第76章 錄像廳行房

文 / 葉無花

章節錯誤/點此舉報 點擊/收藏到桌面
    <center><table width="80%" border="0" cellpadding="0" cellspacing="0">

    <tr>

    <td width="50%" align="center"></td>

    <td width="50%" align="center"></td>

    </tr>

    </center>

    [第5章第五卷農村信訪檔案]

    第21節第76章錄像廳行房

    十多年前,在外地工作,單位在農村,離最遠的鎮子步行得走半小時,所以,大家經常的娛樂方式就是去單位旁邊的一個錄像廳看片子。開錄像廳的老板有其它的生意,不常在,所以就請了一個小妹來守店,小妹叫蘭,那年剛好二十。

    蘭來了以后,錄像廳的生意明顯好很多,單位上的男同事們沒事就來,大家心照不宣,看片子是假、找機會和蘭搭訕是真。蘭長得一般,豐滿、有小縣城里女孩的純樸,在這大山溝里,也算是美人了。

    要承認,我和我們單位的那些同事相比,還是有點特別的,一來二去,和蘭走得最近,基本可以找機會下手了。

    一天晚上,大家沒事又泡在錄像廳里,幾部片子放完,快12點到關門時間了,和往常一樣,我的幾個小兄弟們把客人往外請,動手打掃衛生,我和蘭在一邊閑聊。!$%

    “今天是我生日,我帶了酒,等會和我喝點?”!

    “真的?好呀”!

    小兄弟們忙完,擠眉弄眼地走了,剩下我和蘭,把大門關上,我拿出準備好的酒和小菜,和蘭對酌。那天是我在外地過第一個生日,心情很好,和蘭聊了很多,都喝得微醺。

    錄像廳最里面是蘭的小房間,十多平米,一張單人床、幾件簡單家俱,這里一過晚上8點就沒車,所以蘭常在這里睡。我裝著喝醉了,進屋往床上一躺,說“哎,走不了了,我在這里睡一下啊。

    蘭小臉通紅,“那我睡哪兒啊?”!

    “睡我旁邊啊,我們都不脫衣服唄。

    蘭期期艾艾地擠著我躺下,我心說“嘿嘿,你怕也是知道我下一步想干啥吧,今晚搞定了!

    再往下有點俗套了,連哄帶騙,適當的來點霸王硬上弓,都這樣了,哪個妞能不上手啊?蘭的小逼逼和她和身材一樣,豐滿而有緊握感,暗想山溝里也能遇到上品,當夜大戰四個回合,精盡人乏而止。

    這樣,蘭基本成了我的人,我有時在蘭的小房間睡,有時蘭在我單位的寢室睡,雙宿雙飛,快活似仙。

    一個多月后,家里找了人準備安排我調動,我向單位請了一個月假回家梳理關系。那時通訊不發達,蘭要走半個小時到鎮里往我家打電話,打了二次,我怕她一個女孩子一個人往鎮里跑不安全,就叫她別打了,我事一辦完就回去。

    調動的事辦好,回單位等調令。一想到一個月沒和蘭在一起,那逼里緊窄的感覺,小**就暴漲。拿著行李還沒回單位就先奔錄像廳去,當時正是午后,里面三、五個人。蘭見到我,神情卻有點躲閃,說,“回來了,你先回去吧,晚上過來我給你說點事。

    納悶,回到單位寢室,沒一會兒,幾個兄弟過來,告訴我,蘭可能和單位上的z好上了,當時覺得頭一下就大了。

    那時,我雖然不是處男,但和我肌膚相親如此之久的女人,蘭是第一個。回家這一個月里,還找了朋友,想我調回去后,也把她帶到我住的城市,給她安排個工作,也好過在那山溝里守錄像廳。我沒有許諾和蘭天長地久、要成夫妻,但也在為她的未來著想,但真沒想到,女人如此善變

    沒再多問什么,叫著幾個兄弟,到鎮里打臺球、喝酒,直到夜里一點多,回單位,路過錄像廳,看到那間我熟悉的小房間里的燈還亮著,心里貓抓似的。一個兄弟見我眼色,懂事,跑過去拿塊石頭,打在玻璃窗上,屋里傳出一個男人的聲音“誰呀?干什么!”正是z的聲音。

    他不吭聲還好,這一問,我怒火上沖,走過去,直拍錄像廳大門,不一會,蘭來打開了門,見是我,愣了,還沒等她問,我一把掀開她,直奔里屋,見z半敞著衣服,正穿鞋,上去一把抓住他頭發,腳就踹下去了,等他站起來,我對外間正往里沖的幾個兄弟喊道,“你們別上,這事我自己處理”。

    我叫z,“你出來,這屋里太窄”。

    z被我的氣勢鎮住,不由得跟著我到了外面的廳里,我的幾個兄弟拉著蘭,她哭得上氣不接下氣,直喊“別打了、別打了……”

    我操起廳里的一個木橙,對z說,“這屋里的家伙你隨便選,你要空手我也不會客氣”,我見到z眼里屈辱的神情,被逼到懸崖的野獸,也不得不放手一搏了,彎下腰也拿起了一把橙子,還沒等他再動作,我揮著橙子就砸。

    那是我成年以來打架最狠的一次,前幾個月,舊同事聚會,我見著了z,他還指著頭上一塊小疤說“你瞧瞧,媽的,這是你當年打的,現在都長不出頭發來……”,我笑,“那時不懂事……”!

    z在醫院里躺了一個多月,我調動的事也差點因為這個黃了。

    調令終于到了,快動身的幾天里,和同事們胡吃海喝、天天大醉,離愁別意、夾雜著對蘭的些許惱恨。

    第二天就走了,晚上睡不著,一個人坐寢室里發呆,有人敲玻璃窗,蘭熟悉而此時讓我厭惡的聲音“你睡了嗎?”,愣了一會兒,“你走大門進來吧,我去給你開門”。

    蘭坐下,看著我,眼里有淚,“我和z……”!

    我打斷:“你別說他,解釋有意義嗎?有其它什么事你說

    蘭不說話了,抽泣,我站著看著她。

    半晌,蘭抬起頭,輕聲問:“我今晚睡你這里,可以嗎?”

    我頭有點暈了,女人,搞不懂。報復的心理,再一想到她讓我確實有點癡迷的小逼逼,我轉身關了門,說“睡吧”。

    蘭起身去關燈,我說“別關,再讓我看看你。

    蘭乖乖地躺下,我解她衣扣,沒幾顆,動作粗暴起來,蘭喘著。

    脫到內褲,我看到,她居然戴著衛生巾!

    我一下子坐起來,“你媽的!你這樣都還來找我啊!”!

    蘭一下又哭了,說:“我真的是想最后陪你一晚”。

    我腦子里飛快地轉著,管他媽的,你送上門來的,不干白不干,人家都不介意,啥**女人月事行房要倒霉我才不信呢,上!

    我緩和下來,做出痛苦的樣子:“你這樣又何必呢?”

    蘭起身,拉我躺下,說“我愿意”。

    蘭手指輕滑,替我脫下衣服,我握持著她如脫兔一樣的豐乳,在報復的快意里,沒有前戲就插入,蘭曲意承歡、扭動著配合我,我象呼嘯的狂風,在田野里恣意放縱著,蘭的**也來了,大叫著。

    射完,我拿紙隨便擦了下,叫蘭:“來,用嘴來,弄硬了再來”!

    蘭沒說什么,聽話地捧著我還帶著一絲她的血跡的**吮了起來,沒幾下,抬起頭問我:“你真的那么恨我嗎?”!

    我有點說不出話,看著她帶淚的眼,說“別問,過了今晚,我不知道還能不能再見到你

    蘭抽泣著伏下身,更溫柔地吮我那丑惡的小**……

    那晚,蘭**時大叫、完事后又抱著我痛哭,我也迷醉在**的歡愉里,床單上,遍是紅色的血痕。到今天,我真的都回憶不起那天晚上瘋狂了多少次。

    第二天早上,同事們送我時,蘭沒有一起。

    回到我的城市,斷斷續續聽到一些蘭的消息,z也和她分手了、她后來交了一個縣城里的男友……

    去年秋天,原來單位的一個同事結婚,專門叫去吃喜酒,十多年第一次回去,在縣城商場里去給原來的老領導買禮品,出大門外面飄起了小雨,還和十多年前一樣,風里有些甜的味道,天也灰灰的

    余光中,我感到街對面有人看著我,望去,是蘭嗎?我不能確定,雖然十多年忘了很多事、很多人,但她的樣子我卻依稀記得,我看著她、她也看著我,我努力地回憶,街中的車流,象時間一樣無情地穿過,耳邊的喧囂頃刻安靜下來,十平米的小屋、遍是落紅的床單……#

    是雨灑到臉上了吧,有些水滴滾落

    “我就只過去問問她,‘這些年,你還好嗎?’”我決定了。

    我正想要移步過街,手機響了,老婆在那頭問:“還沒買完嗎?……”交待幾句,忙著再看街那面,哪里還有昔日的紅顏

    那晚,回家的路上,我又想起了街對面的她,心里不盡唏噓,拉起旁邊老婆的手,說:“老婆,這輩子我都陪著你。

    老婆說,“神精病,好好開車! ( 花落伴官途 http://www.xcolqm.live/10/10284/ )

小技巧:按 Ctrl+D 快速保存當前章節頁面至瀏覽器收藏夾。

上書網每天更新數千本熱門小說,請記住我們的網址www.xcolqm.live

去哪网5元火车优惠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