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88章 我鼓勵老婆和其他男人

文 / 葉無花

章節錯誤/點此舉報 點擊/收藏到桌面
    <center><table width="80%" border="0" cellpadding="0" cellspacing="0">

    <tr>

    <td width="50%" align="center"></td>

    <td width="50%" align="center"></td>

    </tr>

    </center>

    [第5章第五卷農村信訪檔案]

    第33節第88章我鼓勵老婆和其他男人

    2010年的十月一號,對於我和女友曉麗來說,是個意義非凡的日子,不只因為它是國慶節,更是我和曉麗結束12年愛情長跑,喜結連理的日子。在這十二年里,我們之間發生過很多很多的故事,有開心,有難過,有酸楚,有甜蜜--但所有的這些元素,都使我們雙方更加了解,更加信任,更加默契,更加珍惜對方。

    婚禮是在老家桂林辦的,因為我家在郊區,曉麗家在市里,本來想辦完一邊再辦另一邊的,但考慮到時間問題,最后決定一起在市里辦,雖然我爸有點不愿意,覺得沒面子,但看我娶到這麼個如花似玉的媳婦,這在村里也是挺有面子的了,他也就將就我了。就這樣,一直忙到8號,才開始我和曉麗的蜜月旅行。

    從廈門沿海岸線一直玩到上海,然后回北京,全程十二天,夜夜旌歌,身體都有點吃不消了,曉麗卻越戰越勇,一路上性致都很高。真不知道她那嬌小玲瓏的小身子,怎麼會有那麼大的能量。

    到北京后,休息了兩天,通知了一些比較要好的朋友和同事23號,到何賢記北大店吃粵菜。我和曉麗兩邊要好的同事朋友加起來就十四五位。因為23號是星期六,第二天不用上班,所以大家都特別放開喝,兩圈下來我都有點打飄了,曉麗和我也差不多。曉麗今天打扮得很性感,像個風情萬種的小少婦。在酒精的刺激下更是十分的誘惑。這樣一邊吃邊聊著,將近晚上十一點才結束。由於曉麗的經理孫哥,和我們都住在農大西區附近,所以我們三人同打一輛的士回去。之前經常聽曉麗談起這個孫哥,比我們大五六歲,人長得典型的山東人體型,得有1米八多,身材很強壯,國字臉,很健談,感挺也挺有安全感的一個男人,像個大哥哥。他老婆在山東老家帶孩子,自己在北京工作。現在和別人合租的房子就在我們的小區旁邊。聽曉麗說他沒什麼領導架子,平時在公司里和曉麗比較聊得來,所以在我出差的時候,曉麗無聊時經常找他聊天,天南地北,公司的事,家庭的事,夫妻的事,性生活什麼都聊。有時聊著聊著,他會半開玩笑逗曉麗說,叫曉麗做他的情人,大家不破壞彼此家庭。曉麗知道他不會強來,所以也不害怕,笑他是有色心沒色膽。曉麗還說他經常向曉麗吹噓他的性能力,有時還問我厲害不厲害。每次聊這種話題時,曉麗都會故意挖苦他。有幾次去接曉麗下班遠遠見過他,但都沒說過話。今天這麼近距離的和他在一起,想起他經常挑逗曉麗的那些話,以及那些**裸的性話題,我心里有點異樣的感覺。但他今晚一直表現得非常紳士大方,倒讓我覺得是不是我自己小氣啦。

    出租車開到我們的小區門口,孫哥付的車費。下了車,孫哥又再次祝福我們百年好合,還和我又握了握手。我的心里又蕩起一圈異樣的感覺,想起他經常偷吃曉麗的豆腐,像有時似無意的搭肩膀,有時裝不經意摟曉麗的腰,有時故意打下曉麗的,雖然每次都被曉麗大拳侍候。但現在他用摸過曉麗后的手又和我這個老公握手,總覺得有點捌扭。

    終於又回到兩人世界了,我覺得自己喝得有點高了,想睡覺。倒是曉麗好像越喝越興奮。今晚有點怕怕,我喝多了就會疲軟,犯困;曉麗喝多了卻會更勇猛,更興奮,更肆無忌憚--。踩著云回到我們的小窩。這小窩是我們年初剛買的二手房,60平米。本來當時是準備貸款買的,自己手上有工作六年攢下來的二十來萬,加上我父母可以贊助的10萬,剛好夠首付。有了房子就可以娶曉麗了。

    但后來曉麗父母不忍曉麗壓力那麼大。借給我們六十萬,說以后有錢再還。

    這樣我們全款夠房,壓力輕松了很多。因為一開始曉麗父母是不同意我倆在一起的,曉麗父母都是公務員,家境比較好,想給曉麗找個門當戶對的。但曉麗一直和他父母鬧,說非我不嫁。他父母后來也沒辦法,放松了條件。說我什麼時候有錢在北京買房子,就同意我們結婚。就這樣,曉麗放棄了在家安逸的生活,跟我在北京漂了六年。

    小窩雖然很小,但曉麗把它布置得很溫馨,裝修房子那段時間,我大部分時間都在外地出差,所以這房子基本都是曉麗一個人在弄。當然孫哥也幫了很多忙,陪曉麗走了好幾次建材城。進了屋,曉麗突然摟住我說:老公,你等一下,給你個驚喜,我說:哦,搞什麼呀,曉麗說:你先在客廳等一下,一會叫你進臥室你再進。看著她俏皮又嬌艷的樣子,我能說什麼呢!!!

    太困了,我把自己摔進客廳的沙發里。曉麗過來把我拉起來,嬌聲說:不準睡著!我用力撐開眼皮說:好的,一定。哎呀,眼皮越來越重了。過了好一會。

    終於聽到曉麗的聲音:老公,進來吧/.我晃著身體去推開臥室的門,wow!!!,昏黃的射燈照在新婚紅色床單的大床上,床單上斜躺著一個穿著情趣黑紗吊帶裙套裝的妖艷小少婦,正用嫵媚的表情勾引我。那嬌小玲瓏,苗條阿娜的身材,白晰光滑的肌膚,以及風情萬種的小模樣,雖然很困,但我的小兄弟還是抬起了半個身子。如此主動,我知道今晚的曉麗一定會非常瘋狂,看情況靠小弟弟是澆不滅她的火氣了。一般這種情況我的手段都是用手,嘴,加語言,讓她先泄身。然后才**侍候。

    我把自己脫個精光,撲了過去,開始親、啃曉麗身上的嫩肉,輕揉把玩她那盈盈可握的一對嫩乳,上下其手撫摸她的每一寸肌膚。再慢慢把右手滑到她的兩腿間,下面已是**犯濫成災,酒精加愉快的心情使曉麗今晚的動情來得特別快,也比平時強烈。像水蛇一樣扭動她的腰枝,我知道她在呼喚我早點進去,但我知道我目前的情況,一進去肯定會馬上一泄如注。到時射了就沒**了,留下她會更難受,所以我用拖延戰術;開始用中指挑、壓、揉、捏、劃她的小陰蒂,曉麗在我的刺激下開始喔喔的嬌叫起來,聲音越來越大,越來越。她的小手開始握住我的弟弟,想要拿去填充她的騷癢的**。但我的jj還是半軟狀態,而且因為困的原因,變得很敏感,曉麗只是輕握,我就有想射精的沖動。如果這時候進入到暖暖軟軟的**里,肯定頂不住幾分鐘的。我掙開曉麗的手,開始去親吻她的**;晶瑩剔透的**正一股股的往外冒出來;我把舌頭當**,一下一下的侵入她的穴里,曉麗興奮得大聲起來,兩手用力緊抓我們的新婚紅色的床單;在我的舌頭和手的功勢下,曉麗漸失理智,開始嬌聲叫道:老公,我受不了了,快給我,老公,我想要,我想要你的大**,小mm想你的大**,快來插我啊,呀呀,啊啊,老公,曉麗的穴穴好癢啊,快給我呀。我依然不理她,一心思想把她弄噴潮。

    繼續刺激她的陰蒂、**,然后把三個手指,扣入她的**內,摩擦她的g點;一分鐘后,曉麗開始急促抽氣,腰身也拱起來,身子輕輕顫抖。終於,曉麗大叫起來:哦……喔,老公,我要~射了……,要~射出來了,繼續……,用力……啊……,對對……,啊……曉麗的身子癱軟在床上,大口大口的呼吸,身子微微抖動,我的手上滿是曉麗的**。我開始輕輕撫摸曉麗光滑的身子,這個時候她最喜歡我這樣摸她;順便可以稍微休息一下,因為我了解曉麗,用手弄出來只算吃個半飽,但不夠盡興,最后還是要用**插一會才會夠爽。

    曉麗喘氣慢慢的平復下來,她那柔若無骨的小手開始挑逗我的**,但我實在是太困了,精氣不足,**始終都沒有堅硬起來。曉麗開始用舌頭從我脖子一路親吻到**,含住**,用舔、吸、打轉、兩手輕撫蛋蛋、大腿根部等手法想我粗大起來,她知道怎麼能讓我爽。果然經過七八分鐘的挑逗,我的**漸漸硬起來,曉麗迫不及待的跨到我身上,用**沾下她穴口的**,就要套進去,但剛要坐下來,**又變半軟半硬的了,都插不進去,試了幾次都這樣,看出來曉麗有點著急,或者說有點氣惱。我有點過意不去,心懷歉意的說:寶貝,不好意思了,今晚酒喝多了,有點困,你是不是還挺難受的啊。曉麗有點失望的嗯的一聲音,手上還是繼續刺激著我的**。我翻身把曉麗的身子抱著壓在身下,開始為她服務,用舌頭親吻她的白嫩的脖子,一手去刺激她的**,**,一手去挑逗她的**,沒幾分鐘,曉麗全身**又燃燒起來,我開始用語言去刺激她:寶貝,你今晚真美,真性感。看你的皮膚,真白嫩,好想吃一口;看你俏麗的臉蛋,細長的脖子,盈盈可握嬌嫩挺立的小乳包,苗條柔軟的小腰,細長圓潤的美腿,老婆,你太美了,每個男人看到你都想把你抱到床去,進入你的身子,享受你這風騷迷人的小少婦的。曉麗感受到我又和她玩夫妻情趣游戲了,她知道她越騷我會越興奮,這游戲我們玩了六年了,從一開始青澀被動,對我們的感情沒信心,到現在她已經變得非常開放主動了。當我**比較低時,她總故意找一些淫妻的故事或語言來刺激我,每次她的刺激都能讓我馬上刺激得威猛起來,夫妻性生活質量得到很大的提高;她高興,我也高興。

    在這六年里,在條件合適下,她也和兩個男人發生過關系,當然主要也是我在背后鼓動和為她創造條件的。

    一開始她剛知道我有綠帽情節時覺得不可思議,覺得我是不是不想要她了,還是想去和別的女人做,在我一再重申我是純綠帽,只喜歡自己的妻子和別的男人在一起,對別的女人是沒有性趣的,而且永遠不會背叛她。

    我對她說,她越我越喜歡。

    不會有嫌棄她的想法,但她還是不相信,覺得世上的男人都怕戴綠帽,怎麼可能有想帶綠帽的男人呢,而且男人都好色,想干女人越多越好,怎麼會不喜歡別的女人呢。

    但在隨后的日子里,每次一講起她以前的**,我都會很興奮,做得時間又長又猛,而且會更愛她,慢慢的她有點信了,就開始時不時的挑我一下說:追你老婆的人多著呢,認識我的男人哪個不想和我上床,只要我同意,多的是男人想上你老婆。你表現好了,我的驚喜會很多哦。

    然后當那些男同事和身邊的男人對她曖昧時,她開始不避諱,開始和那些男人玩曖昧,吊那些男人的味口,然后回到家后時不時的拿出來刺激我。

    搞得我經常焚身。

    然后就和她乾柴烈火的來一場。

    當然,那個時候她只是想著玩曖昧,逗我開心,為生活增加點情趣而已,沒有想過要和那些男人去上床。

    而有時刺激得我沖動起來了,就要求曉麗:去答應那些曖昧的男人去約會好不好。

    曉麗一般都會一口回絕。

    她想都沒想就說:不要,我就是想看他們吃不到流口水的樣子,我不喜歡和他們做,只喜歡和老公做。

    我是又高興又失望。

    但常在河邊走哪有不濕鞋的,六年里,在我的精心設計和鼓動下,她半推半就的和三個她也比較有好感的男人發生了關系。

    我們的感情還是如熱戀般的好。

    到現在她已經非常了解我的心理需要了。

    當我一提別的男人,她就馬上配合上來:是啊,老公,好多男人都想干你風騷老婆。你要滿足我哦,要不我就讓他們都來干我。

    我問:江哥和房東大哥現在還經常和你聯系嗎,曉麗:有啊,他們倆還經常叫我出去開房呢,我都沒理他們。

    我問:怎麼不理他們了,曉麗:和他們不好玩了,江哥結婚后,總是要按時回家,叫他陪吃個飯都沒時間,每次都是做完就走,不好玩。

    房東大哥倒是有時間,但他年紀太大了,一起出去也沒什麼好玩的。

    我笑著說:哦,原來是他們不好玩了,怪不得我說我那麼漂亮的老婆怎麼都一年多都沒給老公找刺激了。

    我又問:那不是還挺多男的追你嗎,目前沒有合適的啊。不給他們點機會?。

    曉麗:有幾個是挺好玩的,不過我還不想答應他們,先吊吊他們味口,你們男人都一個樣,吃到了就不珍惜了。

    我:呵呵,那在這幾個中目前哪個最合你心意?曉麗俏皮的賣個關子:

    不告訴你!哪有你這樣的老公,總想老婆和別的男人上床。

    我討好的說:我就喜歡你風騷的樣子嘛,你不是說你最喜歡像劉嘉玲一下可以風情萬種的出去玩,我像梁朝偉一樣安分的在家嘛。

    老婆開始動情的說:那你真的不要介意哦,如果你到時候介意我會恨你的,因為是你讓我出去玩的,你要是不要我了,我會看不起自己的,如果你一直這樣愛著我,我會覺得自己很幸福。

    我堅定的回答曉麗:老婆,能和你在一起是我這輩子最幸福的事。你知道我是比較悶的人,我喜歡你的開朗,喜歡你的活潑,喜歡你的風騷,喜歡你的一切,你的一切都讓我覺得生活像做夢一樣美好。

    我聽完曉麗的驚喜,感覺內心有點顫顫的,**快速升起來,**也變得堅硬起來,曉麗的手還在我**上,她當然能感受我的變化。

    我喉嚨有點氣堵的感覺問孫哥的那個大嗎?曉麗:看起來挺大的,他的和你的有點不一樣,你的是頭大根細,他的是都一樣粗。他說他有18厘米。

    我:哇,那不是比你老公長6厘米。

    曉麗嬌聲說:那我還是最喜歡我老公的,最合適我。

    我不知道曉麗是說真的還是因為讓我高興說的,但不管哪樣,其實我一點也不介意。

    在曉麗的刺激下,我的精神煥發起來,**越來越硬,我分開曉麗的雙腿,用力插了進去。

    曉麗滿足的嬌呼啊一聲,開始扭動她的,以得到更大的刺激。

    我有也有點瘋狂起來,嘴巴開始喘著氣對曉麗說:老婆,你太騷了,我最喜歡你這種風騷的樣子,好喜歡你。你那麼嬌小白嫩身子,孫哥那麼高大強壯,如果他在把你壓在他的身下,用力干你,會不會被干壞啊/。

    曉麗也動情說:啊~~~~,我不知道哦,啊~~,他的那麼大,他可能會把你老婆干壞的哦,老公,呀--好爽,老公,用點力,啊~~~。

    我用力插幾下后說:我現在就是孫哥,壓在你身上,開始插你的小嫩穴。曉麗配合我故意叫道:不要啊,孫哥,不要啊,不要在我和老公的婚床上干我,這是新鋪的床單,我老公都沒在上面干過我呢。

    我**被充分調動起來,狠狠的,深深的,瘋狂的一次次沖進曉麗濕滑的**里。

    老公今晚真的好想孫哥過來愛愛你,看我們這臥室布置得那麼喜慶,紅色的婚床,掛著亮亮的彩紙,衣柜上紅紅的大喜字,像洞房一樣,你就是今晚最美麗最嬌艷的新娘子,漂亮迷人,充滿誘惑。

    在洞房花燭夜里,你讓一個強壯的淫棍爬上我們的婚床,親吻著你性感誘人的小嘴,摸著你嬌嫩嫩的乳包,用他那粗大的大**撐開你本來只屬於你老公的**,大力的**著,然后把一股濃濃的精液射進你的里,今天23號,你上月是28號來的月經,應該是安全期,沒有關系的老婆,今晚就盡情的釋放吧。

    曉麗還是不同意:嗯,不要~~,今晚我就想和老公在一起,今天剛鋪的新床單呢,不想別的男人睡上來。我還是不放棄繼續洗腦:孫哥只是我們夫妻情趣**的調味品啦,今晚老公想和你做久久的,但今天有點累了,需要一點刺激,你看,老公的小弟弟又軟下來了,你讓孫哥過來陪你一會,不做也可以,然后你就說我快回來了,就他回去。然后我們就又可以瘋狂的做了。

    老婆有點點被打動:哼,那麼晚叫他過來,他有那麼好,會不干你老婆我討好的笑道:那你就讓他干一下下唄,干完馬上叫他走,然后老公接著再狠狠干你剛被他插過的的**,哇,想想真的好刺激啊,老婆,插著剛剛被孫哥大**插過的**,一定很滑,很爽。

    邊說著,邊加快刺激她。

    曉麗又有點迷離起來。

    嬌聲說:都快一點了,他都休息了。

    我說:那你給他發個短信,如果他收不到,那就算了,算他沒艷福,怎麼樣。

    曉麗在**的狀態下終於下了決心,說:我不知道發什麼,要發你發。

    我像得到圣旨一樣,拿過曉麗的手機。

    想了想打上睡了嗎?在通訊錄上找到孫哥電話發過去。想想,要是睡了,就當沒緣份了。沒想到剛發完,馬上就收到孫哥的回復。我有點激動起來,曉麗卻變得不好意思起來。我開始模仿曉麗的口氣和孫哥聊起來,一邊當然不忘繼續撫摸挑逗曉麗,不讓她**消停下來。

    孫哥:沒睡,你怎麼也沒睡。

    我模仿老婆說:他被他朋友拉去k歌了,我不想去,一個人在家,睡不著。

    孫哥:他怎麼舍得把你這麼個可人兒丟在家啊。

    我:人家的朋友比我重要唄/,你那麼晚還不睡,干什麼?

    孫哥:想你唄,你今晚很漂亮,很性感,想著你就是睡不著。我把孫哥發的短信給曉麗看。曉麗最喜歡別人夸她,她忍不住對我說:你說他吹牛吧,想公司里別的小mm還差不多。我把老婆這話發過去。

    孫哥:我發誓,真的在想你,我的**都硬一晚上了,擼都擼不出來。曉麗看了又叫我發:那你不找小娟去啊,你們平時在公司不是挺好的嘛,眉來眼去的。我感覺曉麗有點吃醋!!

    孫哥:我們可是清白的啊,那是她經常找我,我也沒辦法啊,應付一下而已,我心里想的全是你。

    還是曉麗說我來發:去,少來,你那花花腸子,我早看穿了。表面老實,里面都是壞東西。

    孫哥:壞也全是對你壞,誰叫你那麼誘惑人呢?你老公什麼時候回來,我去陪你吧。

    老婆看了說:誰要他陪,想得美,我換了種說法發過去:想得美,才不要你陪你呢。

    孫哥:別啊,妹妹,真想你了,讓哥陪你一會吧,就一會。曉麗看了不說話,我問怎麼回答,曉麗有點害羞說:不知道。我看出來她有點不反對了。我想了想學曉麗口氣回道:我有點餓了,那你過來給我做碗面吃吧,不準想歪。

    孫哥:好,馬上到,好妹妹。我不會想歪的。我看著老婆說,孫哥馬上到了,我到儲物間去躲起來曉麗拉著我的手不依說:嗯,老公,我今晚就想和你一個人在一起。我哄她道:孫哥只是個小小插曲嘛,為我們加點開心的小節目,如果你不喜歡,你讓他做完面就走就可以了。這樣曉麗才不得不說:那這是你叫他來的,一會他真干你老婆了不能怪我。我馬上討好曉麗說:當然了,我怎麼會怪你呢,是你讓老公開心的。我要躲起來了,他估計馬上到了。

    我看著老婆床上性感的情趣套裝說:一會你就穿這情趣裝給孫哥開門。

    曉麗馬上反對:不好,這明顯是勾引他嘛,這以后他怎麼看我啊。我好說歹說曉麗就是不同意,最后只同意把情趣裝穿里面,外面披上紅綢的睡袍,這樣正常一點。我看穿著紅綢睡袍的曉麗,也極有誘惑,感覺像自己的新娘正等著別的男人來奸淫,我莫名的興奮,**出奇的硬。

    我看時間差不多,躲進儲物間里,老婆在我進去時,打了我一拳,裝著氣呼呼說:你今晚就在里面坐著睡吧,我一會和孫哥睡我們舒服的大床。還讓他把精液都射進來,給你生個胖胖的兒子。我的心又被刺激的顫抖起來。

    沒過幾分鐘就聽到門鈴聲響起來,然后是開門的聲音,隨后聽到孫哥小聲夸曉麗:哇,你這睡袍真性感,好美啊,里面不會是真空的吧,曉麗嬌聲罵他:

    你流氓,快點給我做面去,一會我老公就回來了。孫哥笑著說:好的,好的,先做面吃,吃完才有力氣干活,呵呵。曉麗:誰要和你干活了,做你的夢去。想著穿著性感紅色睡袍妖媚的曉麗俏生生的站在高大的孫哥面前,我的**跳了幾下。

    聽著曉麗和孫哥你來我往的逗嘴摻著廚房里廚具和水聲,我自己在一間小而黑的儲物間里意淫著。一會聽到他們又走到客廳來,聽到孫哥說:你老公怎麼想的啊,放著個那麼漂亮的美人兒在家自己出去玩啊,要是我啊,不到腿軟肯定不下床。曉麗嬌聲說:你個大流氓,都和你似的啊,怪不得你老婆受不了你,整天都想這事。孫哥:那是她滿足不了我,要是她能滿足我,我還總想嘛,真的,我都從來沒有玩滿足過。你是飽漢不知餓漢饑啊。

    曉麗:說得自己很厲害似的,吹牛。孫哥:真的,不信你試試,不過你這小身子骨,我看也滿足不了我。曉麗:流氓,不和你說,你找你的小娟去吧,在公司里你都只和她玩,總不理我。孫哥:她不是我喜歡的類型,那是因為對她沒感覺所以才不介意和她鬧,也不怕別同事誤會,但我心里一直想著你啊,和你玩怕控制不住讓別人看到,毀你名聲。曉麗:就會說好聽的,平時總喜歡氣我。孫哥:冤枉啊,我那會氣你啊,喜歡都來不急,就是喜歡和你逗逗嘴而已。

    這樣過了幾分鐘,他們又進去廚房。一陣子,聽到孫哥說:面煮好了,現在燙,涼一下子再吃吧。

    曉麗調侃的語氣說:好了,那你的任務完成了,可以回去了。

    孫哥:太絕情了,你一個人吃多沒意思啊,好人做到底,我陪你吃完再走。

    曉麗:不要你陪,你這大流氓,整天沒正經的。

    孫哥:總說我流氓,看來我不流氓一下對不起我這名聲了。

    然后聽到曉麗嬌呼起來:啊,放開我,要不我叫了。孫哥:你叫啊,把鄰居都叫醒起來,看你老公回來怎麼解釋?然后就是聽到曉麗的嗯嗯的掙扎聲音。然后曉麗:快放開我,我老公真的馬上回來了。

    孫哥:去那麼晚,哪會有那麼快,這會說不定剛開始呢,不到三四點回不來。妹妹,哥哥真是很喜歡你,喜歡很久了,你又不是不知道,成全哥哥一次好嗎?“曉麗:不行,我有老公了。

    孫哥:那有什麼關系,就一晚上,他不會知道的,也不會有人知道的。

    曉麗還是在掙扎不同意:不要……不--要-這樣。突然感覺嘴巴被東西堵住。然后是兩人都急促的喘氣聲,和曉麗時不時的抗議聲音。

    然后聽到孫哥:哇……,妹妹,沒想到你里面穿那麼火辣,那麼風騷,好性感啊……!是為哥哥準備的嗎?。

    曉麗聲音已經有點發顫:你想得美,這是穿給我老公看的。孫哥笑道:那你老公沒有艷福了,今晚就讓哥哥讓你舒服吧好嗎。

    曉麗的嘴好像又被堵上了,傳來嗯嗯啊啊的聲音。一小會又傳來曉麗比較重的嬌呼:啊--!

    然后是越來越多的嬌聲傳來,看來曉麗已經有點動情了,雖然聲音在壓抑中發出,但已經能聽出是愉悅的聲。因為我們客廳很小,客廳離我也比較近,所以就算聲音比較小我也能聽得比較清晰。

    慢慢的聽到的都是喘氣和輕輕的聲音。我在想他們可能在客廳的沙發上親熱起來了。

    這時孫哥的聲音想起來:你的皮膚好白好嫩好滑,南方姑娘皮膚就是好,人長得水靈,皮膚還那么好,比我老婆美多了,和你做了后,以后都不想她了。曉麗嬌喘道:你們男人都是大流氓。

    孫哥:你的**怎么還是粉色的,老公不經常摸它嗎。

    老婆沒回答只是輕聲的。

    孫哥又說:你這小細腰太細了,兩手一抓都抓完了,軟軟肉肉的,手感真好。哇,你的**怎么那么多水了,是不是想哥哥了。曉麗嬌喘道:才沒有呢,想我老公了。看來孫哥已經把手伸到曉麗的**里了,因為剛才和曉麗有過前戲,曉麗的身子又異常敏感。所以**很快就會濕得一塌糊涂。隨著孫哥一步步的侵犯,曉麗的聲越來越起來。

    孫哥的聲音又響起:妹妹,哥哥要進去了哦。

    曉麗嬌呼:啊……,輕點……,好大……孫哥:你和你老公做那么多了,怎么穴怎么還那么緊啊。

    曉麗嬌聲道:你的好大……,要慢慢來……孫哥調笑說:怎么剛剛開始就受不了。

    曉麗現在也進入狀態說:少得意,看一會誰求饒。

    啊……,啊……,喔喔……好漲~,好爽~,啊……輕一點,啊~快一點,啊~慢一點!

    曉麗的聲越來越愉悅,聽聲音是越來越投入了,隨著**被挑動起來,曉麗也放開了,終于想起來我這老公來了。

    曉麗故意風騷的對孫哥說:你這淫棍,趁人家老公不在家偷干人家的新娘子。

    這套小衣服第一次穿,本來想穿給我老公干的,沒想到被你捷足先登了。

    這話其實我知道也是說給我聽的。

    孫哥淫聲說:那你老公應該感謝我哦,我幫他入洞房,照顧他的新娘子。

    曉麗:你個大色狼,得了便宜還賣乖。隨后又是曉麗一陣悅耳的動情傳來。

    孫哥:今晚就讓哥哥來做你的新郎,做你的老公好嗎,妹妹。

    曉麗可能是為了讓我刺激,提高聲音**回到:嗯,好的,那你要好好干我,讓我舒服……好嗎。孫哥可能都沒想到這嬌小迷人的小少婦會講這么的話。也激動的說:妹妹放心,要不是怕你老公回來,干到天亮都沒問題,那你叫我老公好嗎。孫哥再一次要求道。

    估計是孫哥加快了**的速度,曉麗又急促**的淫叫起來。沒有聽到曉麗的回答,孫哥明顯在使全力讓曉麗淪陷在**里,讓她臣服在他的跨下。終于在孫哥大棒一輪又一輪的沖刺下,曉麗逐漸失去理智,嘴巴開始語無論次起來:啊……,啊……受不了,好漲,-啊……,啊……你干死我了,啊……,你好厲害,比我老公厲害……,啊……,我喜歡你插我,快……快……用力插我~.

    孫哥:那你叫我老公,我給你更爽的。

    曉麗這時已完全被**控制,也可能是為了刺激我,開始動情的叫道:啊~老公,大**老公……,你插得我好爽,好舒服,我從來沒有那么爽過,啊,今晚我是你的老婆,我是你的新娘子,你要好好干我哦……,把我干得舒舒服服的。我老公從來沒干過我那么爽,用力……,啊……,啊……,好爽啊~.孫哥也被曉麗刺激得又是一輪猛烈的**,**的撞擊聲在客廳里回蕩。

    聽到孫哥說:小老婆,我要到你們的婚床上干你,好嗎?曉麗已經被插得瘋狂,居然忘了剛才說不讓別的男人上我們婚床的話,顫抖的對孫哥說:嗯,好,那是我今天新鋪的床單,我要你在新床單上狠狠的干我,今天是我的安全期,我要你把精液都射我小mm里面去……啊……,然后聲音從客廳移到主臥,從聲音聽出來,應該是孫哥邊抱著干她邊移動到主臥的。

    主臥與儲物間只隔一堵墻,聲音還是比較清晰的,曉麗的嬌聲又響起:大**老公,我美嗎?喜歡干我嗎?孫哥:你太騷,太迷人了,爽死我了,平時都看不出來,早知道你那么騷,哥哥早就干你了,害我單相思你那么久。之前每次晚上和你qq聊天時,我都邊意淫你邊打手槍。

    曉麗嬌喘道:嗯,那以后你想了就來找我好嗎,我老公經常出差,你要經常來陪我。

    孫哥:好妹子,你放心,哥哥平時也是一個人,有的是時間,就怕你吃不消。愛死你這騷妹子了。

    在曉麗的聲、孫哥的喘氣聲和**的撞擊聲中過了一個多小時。感覺曉麗已經泄身好幾次了,我平時很少能用**插到曉麗**,一般都是用手,嘴等技巧先讓她射,然后再用**做一會,她也可以有七八分滿足。而且我一般重技巧,動作是比較溫柔的。像今晚這樣連續**撞擊一個多小時,還真只有在a片上見過。曉麗從沒經歷過那么長時間的劇烈運動,身子又那么嬌小,怎么能受得起。

    果然,不一會,曉麗就求饒了:壞男人,你怎么還不射啊,我不行了,被你干散架了,我明天肯定走不了路了。

    孫哥逗她:這么快就求饒了,那我還沒出來呢,怎么辦?

    曉麗有氣無力的嬌喘道:那你想怎么辦?孫哥說:那你用嘴幫我弄出來吧。

    曉麗嬌聲說:不要,我嘴巴是給老公親的。

    孫哥又是一陣猛插,**的撞擊聲霹劈啪啪的響起來,曉麗不得不又一次求饒:嗯嗯,不行了……,不行了……,我又要射了……,啊啊啊……-,曉麗又一次達到**。聽到曉麗像哭聲一樣的,今晚可能是曉麗做得最劇烈的一次了。

    平靜了幾分鐘,孫哥的聲音傳來:恩,對,再含深點,嗯,對,好舒服。

    嗯,你嘴巴好厲害,舔得我好爽啊。曉麗的**技巧是非常好的,她為了我爽還專門上網找**技巧的文章來學習。今晚孫哥是賺大了。曉麗不知是累了還是忘了我了,也不說刺激話也刺激我了,就聽到孫哥不停的叫爽和夸曉麗,我都有點想睡著了。要不是想到我可愛的老婆正給她的經理孫哥**,我肯定是睡著了。

    這樣大概又過了半小時,孫哥的叫爽聲急促起來:妹子,快……,喔~哥要出來了,對對,快點,噢——。然后就是老婆一陣被嗆著的咳嗽聲音。

    曉麗喘著氣說:你怎么射那么多啊,差點嗆死我了。

    孫哥歉意道:不好意思,妹子,哥忍不住了,你你的小嘴舔得我太爽了。

    曉麗嬌聲罵到:討厭,誰叫你射到我嘴里的,我老公都沒射過呢,好腥,臭死了……!。

    孫哥一個勁的陪不是:妹子,你弄得太爽了,哥忍都沒忍住,對不住了。

    曉麗裝著氣乎乎的語氣說:討厭!然后曉麗叫起來:哇,都快四點了,我老公快回來了,你快點走吧。曉麗終于想到我了。

    孫哥也說:那么快啊,想多陪你一會呢。都舍不得你呢。曉麗:沒想到你真的那么厲害,我都快被你玩死了。怪不得你說你老婆怕你,我也怕你了。

    孫哥:別啊,妹子,下次哥輕點行吧還不行嗎。

    曉麗爹聲說:哼,還想下次呢。

    孫哥:剛才誰說老公出差時要我多陪她來著。

    曉麗耍賴說:我有說過嗎,我忘了。

    孫哥:那我們再來一次,看你記得不記得。

    曉麗嬌笑起來,然后又一聲驚叫,估計又被抱住了。然后聽曉麗嬌聲叫道:

    你怎么那么快又硬了。

    孫哥笑說:天生的就這么厲害,沒辦法。

    曉麗:我老公真的快回來了,你先回去,回頭再聯系。

    孫哥這才不舍的說:好吧,你是28號開始上班吧,這兩天你好好休息吧,有什么需要隨時打電話,嘻嘻!

    曉麗:好了,你快走吧,被我老公撞見就不好了。

    孫哥:嗯,那我走了,今晚太爽了,我會記住一輩子。

    然后聽見開門關門聲。我這才輕輕的擰開儲物間的門,窩了近三個小時,我的腿有點發麻了,身心經過那么大的刺激,現在都還有點微微發抖。打開門,看到曉麗就在門口全裸著看著我。160的個子,嬌小玲瓏,凹凸有致,白析的皮膚,清秀的臉蛋,那凌亂的頭發,和身上一塊塊紅色的印跡,說明她剛經歷過一次劇烈的**運動。

    她似笑非笑的看著我說:臭老公,這會你滿意了吧,你老婆哪個地方都被他玩遍了。她這么一說,本來有點軟下來的jj又挺起來。我走到曉麗面前,把她抱在懷里,她經過這么劇烈的運動,看出來有點兒疲憊了。

    我把她抱起來走向主臥,親吻她的臉說:寶貝老婆,謝謝你。曉麗把腦袋埋我懷里輕聲說:只要你以后別嫌棄我就行。

    床單已經濕了幾大片,我找了一邊沒有濕的把曉麗放下來。她是那么的嬌美動人,像一朵嬌艷的花兒一樣。我低下身想吻她,她嗯的一聲把頭扭開,紅著臉低聲說:我還沒刷牙呢,嘴里不干凈。我雙手捧住她的頭,吻了下去,舌頭強行進入她的嘴里,她一開始有點抗拒,隨著我的舌頭在她的嘴里探索幾圈后,她開始迎合我。她的嘴里還有一點淡淡的精液味,我知道她是不想我聞到這種味道,但她不知道這種味道讓我有多刺激。一輪熱吻后,我告訴她:可愛的老婆,你的小嘴好性感,好迷人,我好喜歡它。她臉紅紅的說:真的嗎,真的喜歡嗎?我說:喜歡,它剛剛親過孫哥的大**對嗎。曉麗嬌羞著不說話。我說:沒有關系啦,老公又不會介意,想著你這么性感的小嘴親過孫哥的大**,我更愛它了,覺得它更迷人更誘人了。

    說著又深深的吻下去,瘋狂的舔著她的嘴唇,吃著她的舌頭,以及還有點精液味的口水津液。手有點激動的撫摸她柔軟的**,和整個性感的身子,曉麗被我吻得慢慢動情起來,也開始撫摸我的身體。慢慢摸到我堅硬的**上。然后開始猛烈的回吻我,捧著我的臉親。嬌聲說:老公,我愛你,我只愛你,只想要你。我也動情說;老婆,我也是。我越來越愛你。我覺得你讓我欲罷不能,天天都想你。想著你嬌嫩的身子被男人壓在身下,想著你的小嘴含著別的男人的大**,想著你的**灌滿別的男人的精液,都讓我瘋狂不已,我一邊動情的親吻挑逗曉麗一邊顫聲說:我就喜歡你被男人灌滿精液的**,喜歡吻你親過男人大**的小嘴。喜歡你的風騷,喜歡你的。曉麗被我動情的表達感染。也跟著說:

    老公,我就是你的小嬌妻,剛剛孫哥把他精液都射到我的嘴里了,射了好多,我都吞進去了,你聞到孫哥精液的味道嗎。我為了鼓勵她這的行為,又瘋狂的親吻她的小嘴,吸吮她的口水,非常激動的說:嗯,我就喜歡你這樣騷,老婆,我喜歡親你有精液的小嘴,我喜歡這味道,真的好喜歡,老婆,愛死你這小嘴了,嗯嗯,一輕猛烈的吻后,曉麗**又起來了。

    老公,我想要你,給我。我激動的緊緊摟著她說:好的……老公給你,我握著**插入曉麗濕滑的穴中,感覺比以前寬松很多,一點也沒有阻礙就沒入最深處。我一邊親吻著曉麗,一邊溫柔的插動著。曉麗動情的說:老公,我還是喜歡你的**,你插得我最舒服。我故意逗她:那孫哥插得不舒服嗎/。

    曉麗撒嬌的說:孫哥弄太刺激了,爽完過后好累,還是我老公的好,又舒服又不累。我問:那以后老公出差了,你還想孫哥過來干你嗎。曉麗俏皮的回答:老公想我就想,老公不想我也不想。我知道這時不能再過多的聊別的男人了,應該多表達我對她的愛,剛和一個老公以外的男人做完,曉麗心理多少有點負擔。我說:好老婆,你太好了。老公要好好疼你一輩子,你讓老公享受到別的老公享受不到的快樂,老公覺得好幸福。曉麗嬌聲說:老公開心我也開心。我說:那你實話告訴老公,老公讓你這樣和別的男人做,你心理會不會難受。曉麗:嗯,像今天這樣,我感受到你對我的愛,我覺得不難受,而且挺開心的。

    就覺得是和老公一起玩的情趣游戲,老公開心,我也覺得挺開心的。只有有時候你對我關心不夠時,我才覺得有點難受。覺得自己怎么那么放蕩啊。我說:那以后老公要更加愛你關心你。那今晚你真的開心嗎。曉麗不好意思的嗯的一聲。我繼續笑著問:告訴老公嘛,老公想知道。曉麗低聲道:開心,他太厲害了,我現在都感覺全身都散架了。我說:知道你開心,老公更開心。說著我激動的插起來,但可能是真的太累,剛快速十來下,就控制不住,全噴到曉麗的穴里了。我有點不好意思的對曉麗說:老公忍不住了,寶貝。曉麗很通情達理的說:老公,我今晚已經吃得非常飽了,我夠了。經歷一晚上的折騰,我和曉麗都累得不想動了。也懶得去清洗了,兩人抱著就睡了 ( 花落伴官途 http://www.xcolqm.live/10/10284/ )

小技巧:按 Ctrl+D 快速保存當前章節頁面至瀏覽器收藏夾。

上書網每天更新數千本熱門小說,請記住我們的網址www.xcolqm.live

去哪网5元火车优惠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