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11.第292章 鄉村活寡1

文 / 葉無花

章節錯誤/點此舉報 點擊/收藏到桌面
    <center><table width="80%" border="0" cellpadding="0" cellspacing="0">

    <tr>

    <td width="50%" align="center"></td>

    <td width="50%" align="center"></td>

    </tr>

    </center>

    [第7章第七章亂花叢中]

    第111節第292章鄉村活寡1

    江南某縣城外幾十公里處有一個美麗幽靜的村莊,坐落在大山之中,一條清

    澈的河流從村頭繞過。一間老屋孤零零的矗立在離村尾兩百公尺左右的山腳。主

    人李雅瓊是個美麗善良的中年婦女,帶著兒女在這個遠離繁華都市的鄉村生活了

    十幾年。

    雅瓊的丈夫是國民黨的情報官,解放后“三反,五反”運動中被鎮壓。雅瓊

    和一雙年幼的兒女被遣送回原籍。

    如今,當年的年輕少婦已成為風韻的徐娘。文化大革命爆發曾使雅瓊心驚膽

    顫,好在雅瓊的父親當年是個大善人,逢著災害年間雅瓊的父親總是慷慨解囊接

    濟村里的窮苦人家。村里的人念著李家的好處沒有為難雅瓊,安排雅瓊一家住在

    過去李家長工住的這間屋子,還撥了屋后一塊土地給雅瓊作自留地。生活雖然艱

    苦,一家人倒也過得樂融融。

    這天天剛大亮,雅瓊就起床了,今天是趕集的日子,要到自留地摘些蔬菜到

    集上賣,換的幾個小錢貼補家里生活。

    她匆匆洗漱完,做好了早飯,等她把早飯在堂屋的桌上擺好,還沒聽到兒女

    起床的聲響。

    “兩個小懶鬼還不起床,耽誤了趕早市的時間賣不到錢,看你們找我要什么

    錢用雅瓊邊走邊嘟噥著推開西屋女兒的房門。

    十七歲的女兒阿茗穿著一件小汗褂,一頭黑亮的頭發散散的披在肩上,裸露

    著兩只小胳膊正睡眼惺松的坐在床頭。

    “清早天冷,衣服也不穿好,當心著涼女兒是媽的小棉襖,當媽的自然

    心疼女兒。

    “阿媽,你起這么早干嘛?”

    “丫頭記性被狗吃了,今天趕集,要到地里摘菜到集上賣

    “哦,阿哥起了嗎?”

    “和你一樣,你們兩個小冤家捂在被窩里就不想起

    “阿媽說什么呀,把我和阿哥說成睡在一起了,不干了阿茗羞紅了臉,

    “我去喊阿哥起床

    “還是我去吧,趕快把自己收拾好,一會兒和我趕集。你阿哥到學校的時間

    還早,可以緩一緩

    走出女兒的房間,看到兒子春林的東屋還沒動靜,怕兒子睡過頭上班遲到,

    雅瓊只好再去叫兒子。

    推開東屋的門,里面靜悄悄的。

    拉開窗簾回頭一看,兒子整個捂在被窩里還在呼呼的睡大覺。

    雅瓊一把掀開兒子身上的被子,“太陽都曬到了還不起床,你不怕上班

    遲到扣工分

    春林翻了個身四腳八叉的躺著,嘴里含糊不清的說:“阿媽讓我再睡會兒,

    昨天睡得太晚了

    “晚上不睡,早晨不起,你們哪……”男人早上的陽剛氣特別足,春林這一

    翻身,前面那快鼓囊囊的地方立刻落入雅瓊的視線。

    雅瓊嚇了一大跳,頓時羞紅了臉,守寡了十幾年,看見兒子那東西頂得如山

    尖,心里通通的跳。連忙轉過頭,“阿林,不早了,阿媽做好了早飯,等你一塊

    吃啊說完趕快逃出兒子的房間。

    春林和阿茗坐在桌旁,雅瓊端來一鍋稀飯,桌上擺著幾碟小菜,給兒子女兒

    各盛了一碗稀飯,她不敢看兒子,臉上還有點不自在。

    “阿媽今天是怎么了,臉上紅彤彤的象個小媳婦女兒喝著稀飯,看著媽

    媽好奇的開媽媽的玩笑。

    “小丫頭嘴碎,亂說胡話,阿媽一把年紀了,還拿阿媽來開涮

    “本來嘛,在村里就數阿媽最漂亮,就那些小姑娘和阿媽比都要被阿媽比下

    去,我要娶到象阿媽這么漂亮的媳婦,高興得晚上不睡覺了春林接著妹妹的

    話說,他好喜歡看阿媽害羞的模樣。

    阿茗歡喜的拍手,“那阿媽就做阿哥的媳婦好了

    “好好吃飯,就你們兩個小鬼頭,阿媽要被你們氣死了雅瓊的臉飛起的

    紅暈更加通紅,兩小把她說得這么美,心里自然再美不過。

    雅瓊出生于大富人家,自小受過良好的教育,嫁到城里以后,她也是做的大

    家閨秀。沒有什么大的愿望,只想做個賢妻良母。丈夫不在了,這雙兒女更是她

    的心頭肉。平時說笑慣了,兒女可以和她亂說亂講,她一點不在意。不過女兒開

    玩笑讓她做兒子的媳婦卻讓她心頭嚇了一跳,剛才兒子前面鼓囊囊的東西又浮現

    在她的眼前。

    “好啊,阿妹要阿媽做我的媳婦,阿妹愿意不愿意也做我的媳婦春林看

    阿妹把阿媽的臉都羞紅了他也要打擊一下妹妹。

    “死阿哥,你羞不羞,還想要兩個媳婦,現在是一夫一妻制呢,又不是解放

    前,不理你了阿媽的臉羞紅了,阿妹的臉羞得更紅,春林揀到個大便宜,高

    興的端起碗噓噓兩口把稀飯喝得精光。

    雅瓊看著這雙兒女胡打亂說,一家人親親熱熱,一派溫情的氣氛,心中好高

    興,“你們兩個小鬼頭再這樣亂說亂講是不行的,關起門一家人可以亂說,在外

    面千萬可不能再亂說,沒有的事別人還以為是真的呢

    阿茗眨巴眨巴眼,伸出舌頭做出個鬼臉,站起來撲在阿媽的懷里撒嬌的說:

    “阿媽,開開玩笑嘛,又不是當真。再說了,就是阿媽真的做阿哥的媳婦,茗兒

    也最開心了

    “呸呸呸,越說越不象話,改天我把你的嘴巴縫起來,看你還亂說話雅

    瓊刮著女兒的鼻子,一臉的笑容。

    阿媽和妹妹趕集去了,春林在家收拾屋子。這是阿媽傳下來的好習慣。雖然

    家里沒有值錢的東西,卻顯得干凈整潔。屋子是江南農村典型的居室,進門是堂

    屋,分東西北三個房間,春林住的東屋按老規矩是男人住的屋,沒了父親,春林

    理所當然住在東屋。西屋是阿茗的房間,阿媽住在北屋。

    春林朝學校走去。他是高中畢業生,由于家庭成分太差,屬于地,富,反,

    壞,右之列,不允許考大學春林只得回到家鄉小學當民辦老師。在村里春林的學

    問最高,受到村民的尊重,好多女孩喜歡春林,但是村民們不允許他們的女兒嫁

    給春林,都怕女兒嫁過去跟著春林受罪。所以二十一歲的春林還沒有成婚,在鄉

    下已經屬于老大難的問題了。

    “阿林哥一個女孩甜甜的聲音。

    “阿香,一大早到哪去?”阿香是大隊支書的女兒,一個典型的農村女孩。

    春林和阿香秘密談戀愛已有兩年,包括春林的阿媽都不知道,只有阿茗曉得。

    “阿林哥,我專門來找你,在這等了一會兒了。我看見你阿媽和阿茗都走了

    才敢來見你,到你家說說話好嗎?”

    春林想了想說:“好吧,你先到我屋子等,我到學校請假馬上來春林請

    了假匆匆忙忙往回趕。剛進屋子阿香就撲到他的懷里嗚嗚的哭了。

    “好阿香,是什么事,誰欺負你了,給阿哥講,阿哥幫你出頭春林摟著

    阿香,撫摸著頭發輕聲的問。

    好半天阿香才止住哭泣,“阿林哥,我爸要把我嫁給老王村村支書的兒子,

    彩禮已經下了,過兩天就要來娶,我不干,阿爸就打我,還把我關起來,今天是

    我爸到縣里開會,阿媽才把我放出來。就想見見你,我沒有辦法

    春林聽阿香這么一說,頓時懵住了,他放開阿香抱著頭蹲在地上一言不語,

    心情痛苦極了。

    “阿林哥,我就是嫁出去也是你的人阿香抱著春林抽泣的說,“我要把

    我的清白之身給你,我要你把我永遠記住

    阿香說完,坐在春林的床上慢慢解開自己的衣服。農村沒有什么乳罩,天熱

    時一般的女孩在外套里面還穿了件小汗卦,那些大嫂大嬸們就不管那么多了,什

    么大**小**,隨便穿件汗卦在村里由它晃蕩。當地農村有句俗話:小姑娘是

    金**,結了婚是銀**,生了小孩是狗**。

    脫下衣服,那件洗得幾乎變成透明的小汗褂把少女結實的**凸現出來。阿

    香的乳不大,**就象顆小小的枸棘子鑲嵌在**上,從汗褂外看得到那粉紅的

    顏色。

    “阿林哥,你來幫我脫阿香溫柔的又是那么羞怯的說。臉上已經看不到

    剛才哭泣的面容,她顯得很神圣。

    “不行阿香,會害了你的,以后你怎么在夫家做人,我能害你嗎春林擁

    抱著阿香,眼框里含著淚水,他愛阿香,談戀愛以來,春林從來沒有想過傷害阿

    香,總認為應該把愛人的珍貴落紅留在自己的新床上。“我恨自己出身在這種家

    庭,沒有能力娶你,愛你就不能傷害你,是為了你以后能得到幸福

    “阿林哥,只有你能給我幸福,嫁過去我也是活死人,你要讓我一輩子沒有

    享受過真正的幸福嗎?阿林哥,今生不能做你妻,來世即使生為你親妹我也要做

    你妻阿香深情的望著春林,閉上眼睛軟軟的靠在春林的懷中。

    “阿香,謝謝你把我容納在心中,準備好了嗎,我們做一對心中的夫妻

    “嗯

    春林摟緊阿香,雙唇貼上了阿香火熱的嘴唇。

    阿香眼睛緊閉,盡情的讓春林享受她那充滿青春氣息的軀體。

    春林抱著阿香把她輕放在床單上。阿香睜開眼睛,滿臉緋紅,明媚的雙眼充

    滿激情。

    春林側躺在阿香身旁,捧著阿香的手深情吻著,順著手臂春林一路吻到阿香

    那圓潤光滑柔若無骨的肩頭。

    瘙癢使得阿香身子顫抖,她側身面對春林,拉著春林的手放在自己的乳上。

    柔軟的秀乳,堅挺的蓓蕾,春林如被電擊般酥麻流遍全身。把阿香的小褂拉

    至乳上,他的雙唇含住了那顆少女的蓓蕾。

    阿香挺起胸迎接春林,光滑的肌膚泛起無數細小的珍珠。她的喉間發出輕微

    的,身子微微顫動,不時拉扯春林頭發,不時把春林的頭緊壓在乳上。

    春林從阿香的秀乳吻下去,舌尖戳進圓凹的肚臍,嫩肉的皺摺吸食著春林的

    唾液。

    春林跪起近乎粗魯的拉扯阿香的褲子。

    少女的情懷讓阿香害羞,她夾緊雙腿似乎要阻止春林,繼而緩緩的松開并抬

    高身子。

    阿香少女的花蕾展現在春林的眼前。平滑的小腹下一片黑黑的叢林,粉紅色

    花蕾中間那條山谷緊緊閉合,山谷的盡頭滲透出水珠。

    春林口干舌燥,忍不住俯身用舌尖舔那水珠解渴。

    阿香抬高下身迎合阿林哥的親吻,體內亂躥的熱流使她滿臉透紅。躬起身子

    解開阿林哥的褲帶,她也要看心愛的人玉棒是什么樣。

    春林脫下褲子,玉棒雄糾糾的聳立。阿香手握玉棒仔細察看,似乎要把阿林

    哥的玉棒永遠牢記在心上。深情的吻了一下玉棒,平躺著叉開雙腿,“阿林哥,

    進來吧兩只小手指掰開她那神圣的山谷。

    春林手扶玉棒插入山谷,怕刺痛心愛的人,盡量沉穩緩慢。

    玉棒摩擦讓柔嫩的肉壁瘙癢萬分,阿香情不自禁抱緊春林臀部,“阿林哥,

    快快插啊,使勁插,我受不了了

    “啊!媽。痛死了!”春林猛烈的直插入花心,如鋼鐵般的玉棒戳破了處女

    膜,阿香兩眼滿含淚花痛楚的叫出聲來。

    “好阿香別怕,以后不會痛了,過了這關你我就是真正的夫妻了,以后只有

    幸福的感覺,沒有痛苦了

    “阿林哥,我就是要你這樣,我就想懷上你的種,哪怕以后生一窩,也只喜

    歡你我的結晶

    阿香的甜言柔語使春林精神振奮,摟住阿香盡情的聳動,阿香也在盡情的呻

    吟,兩人要把一輩子的**發泄在分離的時刻,他們發誓要永生不忘。

    阿香嫁了,春林變得沉默寡言。

    雅瓊見兒子整天緊鎖眉頭,心事重重,心疼得不得了。

    阿茗理解哥哥的痛苦,她和阿香是好姐妹,一直把阿香當成嫂子對待。現在

    阿香離開哥哥,她替哥哥惋惜,但心里卻產生了一種莫名其妙的慶幸。

    阿茗一個小女孩出生在這個倍受人歧視的家庭,從小就是被那些貧下中農子

    女欺負的對象。但有一個時刻保護著她的阿哥,每次阿茗遭到欺負,阿哥都會出

    頭。阿哥實在聰明得很,他會想盡辦法讓那些欺負阿茗的小子再也不敢去招惹阿

    茗。

    阿茗清楚地記得去年那次刻骨銘心的事。

    才滿十六歲的阿茗出落得如花似玉,她的美麗引來不少好色之徒窺探。當然

    大都害怕春林報復的手段,只敢想不敢做。也有幾個色膽包天的傢伙,總在尋找

    機會把阿茗弄到手。

    這天是秋末的晌午,天氣已經涼下來,阿茗和阿香從田里勞作歸家,一路上

    這對小姐妹說說笑笑,好不開心。

    回家的路上要穿過一片小樹林,兩姐妹只顧說笑,完全沒注意到身后有一只

    色狼在緊緊叮著她們。

    “站住!”一個人橫在她們面前。

    兩姐妹嚇了一跳,看清楚了是村里的民兵隊長,一個三十歲左右的漢子。

    “阿香,我要帶這個狗崽子到鎮里參加學習班,你先回去

    阿茗一家人被管制,參加學習班是經常的事,阿香沒想別的,和阿茗打個招

    呼走了。

    民兵隊長帶著阿茗反身朝樹林中走去。

    “阿茗,想不想不參加這個學習班?到那里可是要受苦的隊長色眼迷迷

    的問。

    “不參加行嗎?強叔有什么辦法,阿媽還在家里等我吃中午飯呢!”阿茗低

    著頭回答隊長的話。

    “有辦法,只要你聽我的話,我保證從此以后你們一家人再也不會參加那些

    鳥學習班

    聰穎的阿茗好生奇怪,民兵隊長的話哪有敢不聽的。

    她抬起眼皮,隊長立在面前,那雙色瞇瞇的眼正盯著她那高高聳起的胸脯。

    民兵隊長著一身骯臟的軍服,一塊已經發黑的紅袖標戴在胳臂上,衣服上佈

    滿油滓傳來陣陣惡臭的氣味。雖然阿茗產極大的厭惡,卻不敢吭氣,只得思量著

    趕快離開樹林。

    “強叔,我去參加學習班,我們快走吧!”

    “站住,這么說你不聽我的話了?”隊長拽住阿茗的胳膊,一手攔腰抱著阿

    茗。

    阿茗掙扎著苦苦哀求:“強叔,請你放過我吧,要別的什么我都可以給你,

    我保證聽你的話

    “好啊,求我呀,誰叫你他媽的狗崽子長得這么漂亮,害得老子心癢癢。讓

    你先參加老子專門給你辦的學習班民兵隊長把阿茗杠在肩上離開小路竄進樹

    林深處。

    再說阿香走出樹林不遠碰上她爸支書。

    “阿香,你一個人,怎不叫人一塊走?”這個動亂年代,支書也怕女兒落入

    壞人之手。

    “阿茗和我一塊的,強叔叫阿茗去參加學習班了

    “沒有啊,辦學習班這事我不知道,怎么回事?”阿爸一臉的迷茫:“你先

    回家,阿爸還有事

    阿香望著阿爸離去的身影心思,不對呀,阿爸是支書,所有的事阿爸都應該

    知道的。糟了,強叔肯定不懷好意,阿茗危險,得趕快到學校通知春林。

    春林聽了阿香的述說,顧不得和阿香說上一句話,正上課的學生也不管了,

    一個心思就朝樹林奔去。

    雖說是小樹林,但要找一個人還是有點難度。春林心急如焚,草叢里的荊棘

    掛爛了衣服,劃破了皮肉,全然不知,他害怕阿妹的處子之身被掠奪。

    終於聽到阿妹的呼叫,悲戚的聲音撕裂了春林的心臟。

    一塊草地上,阿妹赤身**被一個丑陋的男人死死壓在體下,那男人褲子脫

    置腳踝處,一只手很很抓著阿茗那白花花、柔嫩嫩的乳,一只手握著大**正向

    那處女私蜜處拱。

    春林怒火中燒,兩眼噴出憤怒的火花,沖過去狠很一腳踢在隊長的腎上。

    這一腳聚集了春林全身的力量,隊長的腎即使沒破裂也受到嚴重的創傷。

    只見隊長握著**的手捂住腰從阿茗身上滾下來在草地上翻來覆去,痛苦萬

    分幾乎失去知覺。

    阿茗顧不得羞恥,赤身**撲在阿哥的懷里放聲痛哭。

    春林摟著妹妹,盡量安慰花容已失的妹妹。阿妹那白花花的**沒有引起正

    血氣方剛的春林一點邪念,他緊緊盯著草地上圈縮成一團的隊長,他要嚴懲這惡

    棍,要把這惡棍打入地獄,永世不得翻身。

    春林幫阿茗穿好衣服后,用隊長的腰帶把他的手捆成青龍爬背。隊長驚恐萬

    分,嘴里不住的求饒。此時隊長上身還穿著軍服,下體已完全**,剛才還在硬

    梆梆的**嚇得癱軟在肚皮上,兩顆大睪丸墮得長長的掉在草地上。

    春林臉上現出一絲獰笑,解下隊長腳下解放鞋的鞋帶兩根接成一根,一頭捆

    住隊長**下的睪丸,一頭栓在樹枝上。

    “阿茗,到這兒來妹妹正背對社他們不敢看,聽到阿哥的招呼走過來,

    臉還是扭在一邊。

    “你看著阿哥怎樣懲罰凌辱你的這個狗東西!”

    “我不看,噁心!”阿茗確實不愿意看民兵隊長那個丑樣,特別是裸露的體

    下那根讓她差點失去貞操的**。

    “你得看,得讓這個狗日的看到你正盯著他的**,否則,這樣軟弱,以后

    還要欺負你春林一邊給阿妹鼓氣,一邊用一棵尖上帶葉的枝條撩撥隊長已經

    被嚇得軟綿綿的**。

    隊長被踢的那腳還在疼痛不已,兩只手被反捆在背上,他一點不敢動,只要

    一動,已經繃直的鞋帶會把他的睪丸拉斷。瞧阿茗正盯著他的**,俊俏的臉上

    顯現出的是羞怯的神情,這惡棍由不得色心再起,再加上春林不停的撩撥,他的

    **又**如旗桿立起來。

    “阿茗,給我抽!”春林把枝條遞給阿茗“阿哥,我不敢,他是隊長,怕他

    以后更要整我們家

    “別怕,我要他再也整不到我們,要他比我們不如。現在你不報仇,以后可

    能就沒機會,你想想剛才他欺負你的樣子,你還要怕他?”

    回想剛才受辱的情景,憤怒涌上心頭,阿茗拋棄害羞害怕的心理,掄起枝條

    狠很抽向隊長朝天立起的**。

    就像抽陀螺一樣,繞著隊長的身邊阿茗不斷的抽,嘴里不停的叫:“看你還

    敢欺負我,看你還敢欺負我……”

    此時的隊長想護著手被反綁,動一點那根栓在睪丸的鞋帶勒得**下的皮肉

    更痛,一時半會**又軟不下來,阿茗越抽越來勁,那**被抽得紅腫,變得更

    粗更大,隊長別無他法,只有不停的喊著求饒。

    春林笑瞇瞇的看著阿妹抽**的模樣,小手掄著枝條,小臉漲得通紅,那小

    乳隨著身子的晃動而晃動,煞是讓人愛憐。春林心想:我這俊俏的妹妹,誰娶到

    她誰他媽的有福分了。

    阿香氣喘喘的跑來,阿林哥飛快的腳步怎能跟得上,老遠就聽到隊長的叫喊

    求饒聲,跑近一看隊長那東西被阿茗抽得又紅又腫,趕緊抱住阿茗:“別打了,

    他是民兵隊長,你家在他的管制之下,以后你們怎么活啊!”

    “阿香,這個狗日的強暴了阿茗,阿茗不報仇怎能行,你不要管,我自有辦

    法

    “阿林哥,你真的有辦法嗎?我好怕你們家以后的日子不好過阿香望著

    春林,倒是相信春林哥有辦法,因為她的心上人是村里學問最高,最聰明的人,

    不過她還是害怕,畢竟強叔是民兵隊長,村里的掌權派,權利僅次於阿爸,而春

    林他們這些四類分子的家庭又屬於民兵隊長的專管之下。

    “阿香,聽我的話,幫我做件事情,一會兒你就知道他的下場春林拉著

    阿香的手深切的看著阿香,他最希望阿香此時能幫上他的忙。“你到村里去,到

    革委會說我春林把民兵隊長捆起來在毆打隊長,你這樣說他們都會來,另外把所

    見到的村里人不管是大人小孩,統統都請到這兒,我要他們看看隊長是什么樣的

    人

    “阿林哥,我去叫人,不過別打了,萬一出什么事,我怕見不著你

    “好了,我知道,不會讓我的阿香見不著我的,你趕快去吧!”

    聽著阿香要到村里喊人,躺在地上的隊長顧不得栓在**下的鞋帶勒得睪丸

    痛,雙腳不停的敲打地面:“春林小爺爺,阿茗小奶奶,求你們不要喊村子上的

    人來,你們怎樣打我都認了,只求你們不要叫人來,人一來我就完了,我的一輩

    子都完了

    “你知道你要完了,你就不想想我妹妹剛才就差點毀在你手上。我就是要你

    完,我就是要你這一輩子生不如死!”

    春林這幾句話猶如點在隊長的啞穴有話說不出,他知道真的完蛋了。村里有

    人一直盯著他的這個位子,何況現在這種情形,即使沒人搶他的位子,只要村里

    人到這兒就全完蛋了。

    疼痛加上急火攻心,隊長頭一歪暈過去了。

    “阿哥,他會不會死?我好怕……”

    “阿茗別怕,就是把他**割了他也不會死。他是被嚇昏過去了,看著,我

    把他弄醒再來整治他

    春林四處望望想找點水,可是小樹林附近沒有水,這春林似乎忘了妹妹就在

    旁邊,掏出他的**就朝隊長臉上渦尿。“阿哥,你干嘛?”二話不說掏出來就禍害得阿茗都看到了阿哥的**,阿

    茗羞得小臉都紅了

    手機同步閱讀請訪問:i./ ( 花落伴官途 http://www.xcolqm.live/10/10284/ )

小技巧:按 Ctrl+D 快速保存當前章節頁面至瀏覽器收藏夾。

上書網每天更新數千本熱門小說,請記住我們的網址www.xcolqm.live

去哪网5元火车优惠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