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94 綁架

文 / 葉無花

章節錯誤/點此舉報 點擊/收藏到桌面
    <center><table width="80%" border="0" cellpadding="0" cellspacing="0">

    <tr>

    <td width="50%" align="center"></td>

    <td width="50%" align="center"></td>

    </tr>

    </center>

    第113節294綁架

    向陽小區,白色的漂亮的小區,樓下不遠就是從早到晚喧鬧不休的菜市場,

    周邊都是些老房子,在這里生活的人每每從小區前走過都以羨慕的眼光看著雪白

    的樓體。小區建成已經兩年了,但因為房價的關系到現在才住滿。

    “哎喲~”李子鍵把最后一箱東西放在地上,身體向后一仰,倒在沙發上,

    望著白色的天花板李子鍵長長地出了一口氣。東西算是全都搬上來了,只剩下收

    拾了,看看表,李子鍵一咬牙,干完再說。

    李子鍵甩掉上衣,精赤著上身,痛快地仰脖灌了一口水,滿意地看著自己收

    拾的屋子。其實李子鍵沒多少家具,主要是書多。小伙子二十多歲,剛找了一份

    工作,可是老爸老媽有錢,看準了這套房子就給買了。他也是這個小區的最后一

    位入住者。李子鍵住在八樓,是最頂層,頂樓上有一大片平臺。

    光著個上身,李子鍵走上了頂樓的平臺,平臺和李子鍵住的這一層有一段樓

    梯連著。

    “呼!”李子鍵長出了一口氣,手把著邊上的護欄,看著周圍低矮的房子和

    不遠處嘈雜的菜市場里的人群,李子鍵突然有種身在高處俯看蕓蕓眾生的感覺,

    不過這種感覺馬上就被打斷了。

    “呼啦,呼啦,”一陣抖衣服的聲音打斷了李子鍵的思緒,在另一個樓門口

    一個女人正抖弄著衣服往繩子上晾。

    這還是夏天,衣服都穿得單薄,正午的陽光透過女人白色的上衣,立即把女

    人身體的輪廓映了出來,李子鍵馬上就被少婦所吸引了。

    少婦穿了一件月白色的收身襯衣,陽光射在她身上,薄薄的襯衣和少婦圓潤

    的腰身立時分開變得清晰起來,明亮的光在少婦動人的曲線和輕紗一般的衣服間

    隙中輕微的晃動,衣服和**朦朦朧朧地相貼、分開、再相貼,每一次的動作都

    吸引著李子鍵的目光。

    女人把衣服一件件搭在繩子上,這次是晾被單,一邊的晾衣繩子稍微高了一

    點,寬大的被單給女人帶來了點麻煩,女人不得不踮起腳尖,使得一節雪白的腰

    身露了出來,從這個角度可以看到少婦胸罩的帶子緊緊地貼在她豐滿的身上。這

    種偷窺的感覺使李子鍵有了一種奇妙的興奮,他像饑餓的野獸般,貪婪的目光死

    死盯著少婦身體,不自覺中呼吸開始沉重了。

    感應到了異樣,少婦扭頭望這邊看來,正迎上李子鍵色迷迷的眼光。看著這

    個半大的男人正死盯著自己腰身,女人拿起一件衣服沖著李子鍵用力一抖。

    “色狼!”女人瞪了李子鍵一眼,收拾東西下了平臺。李子鍵尷尬地清了清

    喉嚨,看看左右無人才好過了些,興趣索然地下了平臺。

    ************

    星期二,八點,煩人的鬧鐘催醒了李子鍵。李子鍵迷糊地起床,憤懣地壓掉

    了鬧鐘。

    李子鍵在一家電子公司上班,在設計部他還是個小弟,不過除了跑跑腿、復

    印資料以外也沒什么事做,加上公司的老總和老爸是幾十年的關系又是自己的干

    爹,逃個班也是家常便飯的事,可是李子鍵也不想人家說閑話,所以他為自己準

    備了四個鬧鐘。

    “這該死的東西他惱怒地罵著,腦子里回味著剛才的美夢,剛才的夢真

    是甜美啊!李子鍵又閉上了眼睛回想:在敞亮的頂樓平臺上,自己手扶著護欄,

    身下是那天晾衣服的少婦,少婦**著身體在自己的身下,俏麗的小臉上紅

    潤有光,嬌嬌的小嘴輕微地開合發出蕩人的呼喚,李子鍵粗壯的**穿插在少婦

    **中,粘稠的淫液涂滿了李子鍵的**……

    “鈴~鈴~鈴~”又一個鬧鐘響了,李子鍵一把拉過被子蒙在頭上,還想繼

    續剛才的好夢。

    “鈴~鈴~鈴~”,“鈴~鈴~鈴~”,“鈴~鈴~鈴~”

    真是自作自受,本來為了避免自己上班遲到的四個鬧鐘分先后響了,徹底粉

    碎了李子鍵的腦子里的影象。

    李子鍵看了看手機上的時間,十點半,這已經是他整個上午第八次看表了。

    一個上午在乏味中度過。李子鍵趴在自己的辦公桌上,手頭的事情早就完成了,

    整個上午李子鍵的腦子里充斥的都是女人的**,這使他甚至不敢看公司里的女

    同事,因為一看到女的,自己的眼睛就像把刷子一樣,在人家的的胸部和大腿之

    間刷來刷去,為了避免成為大眾色狼,李子鍵干脆趴在桌子上來個眼不見為凈。

    星期五了,吃完了午飯的李子鍵無精打采地回到自己的位子上,周邊同事一

    掃一貫的死氣,說說笑笑地談論著周末的事情。李子鍵依然是一副死像,這連他

    自己都不大明白,他李子鍵也不是沒有經過女人的處男,可怎么自從那天看到了

    那個少婦,一連幾天滿腦子都是她的影子,自己甚至不敢合眼,一合眼出現在眼

    前的就是那天頂樓的情形,連他自己都認為中邪了。

    一個星期的結束對李子鍵來說就像以前在學校里從星期一坐到星期五一樣。

    &amp;n

    bsp;同事們歡喜地收拾東西,一個個地逃離了辦公室——這個資本家剝削了他們的地

    方。李子鍵甩了甩頭,用力不再去想女人的大腿和胸部,出了辦公室。

    回家吧,先好好睡一覺。李子鍵打定了念頭。

    “嘀嘀!嘀嘀!”馬路上汽車的聲音吵醒了因為一個女人本來就沒睡好的李

    子鍵。李子鍵憤然地用被子蒙住了頭,自己的臥室臨著街,當時選它是看上它光

    線好,可是有一利真是必有一弊啊,臨近廚房的那間倒是安靜,但四周都是墻,

    只有一扇窗,憋都憋死人了,整個就像個地牢。

    “哎~什么~東西!”李子鍵翻了個身,突然感到身下濕漉漉的。李子鍵騰

    地站了起來,猛然拉開了被子,盯著床上那一團醒目的暗色。好一會兒他才感到

    下身也濕漉漉的……

    早晨,李子鍵仰面躺在浴池里,腦子里盤算著……

    今天是個陽光極好的日子,李子鍵上了頂樓,這是他今天第三次來頂樓了。

    ************

    又是陽光明媚的一天,老公出去會朋友,蘇惠娟一個人留在了家里。看著一

    個星期積攢的臟衣服,她開始了一個家庭主婦一天的工作。蘇惠娟是小學老師,

    去年和丈夫搬進了新居,老公是一家國有大型企業的工程師,雖說已經三十多歲

    了,可是現在的世道,女人擇偶標準里經濟實力可是首選,老公的人嘛,只要是

    過得去也就得了。

    蘇惠娟很滿意現在的生活,老公雖說是大了自己十歲,可是對自己是百般疼

    愛,凡事都依著自己的意思。那方面嘛,也可以滿足自己的需要,同事們都說自

    己是個有福氣的人。

    “鈴~鈴~鈴~”

    “喂~哦?是嗎?嗯~好,我老公他那里沒有問題,我洗完衣服就去,好,

    拜拜!”蘇惠娟放下電話,是同事約她出游。

    蘇惠娟是個喜歡清靜的人,可是偏偏遇上了一群愛玩鬧的同事。前幾次都拒

    絕了,這次實在沒有什么理由了!再說出去散散心也好。

    蘇惠娟寫了個字條說明了自己要出去一天。字條放到桌子上,她就開始整理

    臟衣服。

    衣服洗好了,蘇惠娟端著裝滿衣服的盆上了頂樓,家里也有晾衣服的地方,

    可是洗了大件比如說被單之類,還是在頂樓上干得比較快。

    天氣實在是太好了!蘇惠娟哼著歌上了頂樓,迎著陽光抖弄著洗好的衣服。

    在身邊兩側的繩子上剛晾好被單,起了一陣風,在身側剛晾好的被單輕柔地把自

    己裹在里面,陽光照在濕的被單上,映射出被單上的圖案和花邊,時而朦朧時而

    明亮。蘇惠娟把臉貼上被單,感受著清涼的接觸,鼻子里嗅著剛洗好的衣服特有

    的味道。

    蘇惠娟完全沒有發現有一雙野獸的眼睛正注視著她,就在離她不遠的地方。

    終于晾好了!蘇惠娟拎著盆兒要下樓了,剛一轉身,出現在她眼前的是一只

    大手和一塊棉布。

    “唰!唰!”幾聲,厚重的窗簾使本來就不是很明亮的屋子立時陷入黑暗。

    燈亮了,十幾個燈泡照得有點晃人的眼睛,屋子里是一副奇怪的景象:這是

    間十幾平米的屋子,屋子里唯一的家具是一張大床,床上一個女人仰面躺著,被

    繩子大字型固定在床上,嘴被膠帶封住了,女人靜靜地躺著,看上去好象是睡熟

    了。

    拉亮燈的是李子鍵,床上躺著的是蘇惠娟。李子鍵心里很很興奮,不過同時

    他也很害怕,不停地交握雙手,眼睛不安地看著床上的女人,以往在小說中看到

    的**手段現在好像都被丟進了太平洋,自己是一點主意都沒有。

    連他自己都沒有想到他會干這樣的事情,他緊張地看著床上的女人,生怕她

    會醒來。時間一分一分地過去,李子鍵的心依然“怦怦怦”地跳。

    床上是令他日思夜盼的女人,李子鍵靜靜地看著她,他發現在睡夢中的她比

    在平臺上時更美麗。

    繩子沒有緊拉著女人的四肢,女人以一個半側的姿勢躺在床上,兩個膝蓋有

    一點并攏,單薄的七分褲緊貼著大腿,小內褲的形狀完全落入了李子鍵的眼睛。

    李子鍵的手慢慢地伸向了那修長的大腿,入手的感覺很棒,質料極佳的褲子

    非但沒有阻礙撫摸的動作,反而隨著手移動,給李子鍵一種偷摸的感覺。這種像

    是在暗中猥褻女人的感覺刺激著李子鍵,使他越來越興奮,手上的氣力也隨著呼

    吸得加重而漸漸變大起來。

    蘇惠娟動了一下,嚇得正在貪婪地愛撫著女人的身體的李子鍵像被蝎子蟄了

    一下,迅速地抽離了雙手。他先是愣了一下,然后急忙從褲兜中掏出了事先準備

    好的東西,套在了蘇惠娟的頭上,同時快速地關了燈退了出去。

    李子鍵沒有關門,因為那個屋子的隔音很好,門關了幾乎聽不到什么聲音。

    他重重地坐在在沙發上,點上一支煙,他需要休息一下。李子鍵的心里一直

    沒有平靜,手上還殘留著女人**的感覺,可是心里是七上八下地亂成一團。

    一根煙完了,在李子鍵準備續一根的時候,屋子有了女人掙扎的動靜。李子

    &gt;

    鍵倉惶地捻滅了煙,沖進了屋子。

    他看到女人在床上奮力地掙扎,李子鍵原本想按住女人,可是……一個想法

    突然間出現在他的腦子里。

    蘇惠娟用力想擺脫束縛她的東西,她不知道自己在什么地方,只知道自己被

    人綁架了。她不知道自己要被如何處置,電視上那些人販子對付女人的手段一個

    個地出現在她的腦中,她心里極度地慌亂,恐懼充滿了她的腦子,這正是李子鍵

    想要的結果。

    李子鍵依然坐著,夾著煙的手指雖然還在因緊張而顫抖,可是神情已經比剛

    才好了許多。

    幾個小時過去了,李子鍵面前的煙灰缸里橫七豎八地塞滿了煙頭。

    蘇惠娟靜靜地躺著,眼淚已經打濕了蒙在眼睛上的黑布,她靜靜地抽噎著。

    屋子里空空的,沒有一點點聲音,自己已經折騰了很長的時間了,可是既沒有人

    來,也聽不到半點聲音。她原本希望能引來綁架她的人,哪怕是聽聽聲音也好,

    黑暗真是可怕……

    靜,靜,靜得讓人感到恐懼。無論自己怎么鬧,就是沒有人,也沒有聲音。

    蘇惠娟感到無力了,恐懼和不安交替占據著她的心,折磨著她。蘇惠娟靜靜地等

    著,時間也不知過了多久……

    李子鍵洗了個澡,時間已經到了晚上十點了,女人還沒有吃東西,可是自己

    實在是沒有膽量在她清醒的情況下喂她,所以李子鍵一直在等待。可是女人鮮活

    的**對他有著太大的吸引力,他輕輕地靠近屋子,他原本以為女人沒吃沒喝一

    定是累得睡了,可是進入他眼睛的卻恰恰相反,女人正極力地扭動身體,而且這

    次比前幾次的幅度都大。

    “她想干什么?”李子鍵在問自己的時候,手在不由自主地發抖,當他想到

    了最壞的結果時,他的全身都開始發抖了。

    女人奮力扭動了一會兒后靜了下來,就在李子鍵暗松一口氣的時候,女人又

    開始扭動了,而且一次比一次劇烈,這種間歇性的掙扎像極了垂死的動物,看得

    李子鍵已經忘記了思考,心臟在劇烈地跳動。

    突然女人被膠帶封住的嘴發出了低啞但是駭人的聲音,同時也停止了動作,

    就像被槍打中了,身體靜靜地落回到了床上,女人的頭側向一邊,除了抽噎再也

    沒有什么動靜了。

    “出事了!”這是李子鍵這時唯一想到的,他也顧不得了,大步沖到床前。

    女人聽到了人的聲音突然出現了瘋狂的掙扎,嚇得李子鍵馬上用帶有乙醚的棉布

    捂在了她的鼻子上,女人停止了掙扎,暈了過去。

    李子鍵長長地出了口氣,疲憊地坐在床邊。

    “咦!”這是什么?李子鍵的手感到了一片潮濕,茫然地在床上尋找,發現

    女人襠部有一大片水漬,瞬時李子鍵明白了女人奮力掙扎的原因。雖然女人的身

    上有一股騷味,可是被尿水浸濕的兩腿之間,那依然在尿水中的臀部令李子鍵突

    然感到一陣莫名的興奮。

    李子鍵實在壓制不住自己了,輕輕解開女人襯衣的扣子。他感覺就像新郎在

    洞房的第一夜,心中充滿了激動和期待。

    女人已經掙扎了很久,加上天氣熱的原因,女人的衣服都緊緊地貼在身上,

    這著實費了他一番功夫。女人的身體整個呈現了,女人的**不是很大,看上去

    就像個小籠包一樣,但是小腹依然是平坦的。黑色的遮蓋著**,大部分被

    剛才的尿水打濕貼在大腿內側。紅潤的**,**微微地張開,白嫩的大腿和手

    臂上是散落的衣服。

    李子鍵用火一樣的目光掃視著女人身體的每一個部分,像一個得到了心愛玩

    具的孩童,雙手更是肆無忌憚地玩弄著每一寸肌膚,甚至連女人最羞恥的部位都

    被李子鍵親吻和愛撫。

    但是他并沒有做下一步的行動,而是端來水,像情人一樣洗干凈了女人的身

    體,替她更換了床單。女人的衣服已經不能穿了,趁著她昏迷的時候,李子鍵松

    開繩子替她換上自己的衣服。做完這一切,李子鍵又重新綁好繩子,把女人抱在

    懷里,口對口地喂她稀飯,只是喂完之后又給她灌了幾大杯水和半顆巴豆……

    蘇惠娟醒了,醒來的第一時間就發現自己的衣服換了,床單換了,身上也是

    干凈舒爽的,再想一想昏迷以前,自己……自己……居然在床上,一個陌生的床

    上放尿了……屈辱的淚水默默地流了下來……

    也不知道過了多少時間,蘇惠娟只是記得自己尿尿的次數是越來越多,而且

    每次尿完就被人弄昏,醒來之后就是干凈的衣服和清爽的身體,本來她的思維還

    在運轉,可是一次次巨大的恥辱已經使她喪失了思考的能力。

    而且前幾次尿尿前她還在用力掙扎,但上一次,她實在是沒有忍住,居然就

    在床上來了個大號。雖說事后還是一樣被那個不知名的人清理得干干凈凈,但她

    的意志已經完全地喪失了,她的大腦已經沒有任何的活動了,她不想想任何人任

    何事,她已經完全崩潰了。

    一個文弱的女人能承

    受多大的打擊?她只是個女人,一個普普通通的女人,

    只想平平靜靜地過日子,但這一切……

    如果說還有一個人能存在于她的大腦中,那就是為她擦屎洗尿的人了。想到

    這里蘇惠娟突然有了個想法:要是這件事情傳出去,自己會比那些妓女更受人鄙

    視。想到這里,眼前仿佛就已經圍滿了人,數不清的人對著自己指指點點……但

    是……

    “我怎么辦?怎么辦?”腦子里只有這個想法的蘇惠娟無法控制地開始用力

    捶打床面。

    李子鍵聞風而來,正想用棉布再次讓女人平靜。可是女人聽到自己到來反而

    停止了動作,只是口里支支吾吾的,感覺告訴李子鍵女人是想說什么,直覺告訴

    他,女人不會叫嚷的。然而即使如此李子鍵也僅是小心地把膠帶撕開了一個只容

    說話的口子。

    蘇惠娟不知道自己在哪里,不知道對付她的是什么人,但有一點是知道的,

    這個世界至少還有一個人是對自己好的,那就是照顧自己的人。

    “你是誰?我在哪里?我……我……”盡管蘇惠娟已經想好了要說的話,可

    是突然可以說話時,想起這個人為自己做的事情,自己的身體……想起這些,蘇

    惠娟不由得悲傷起來。

    突然一陣嗆人的氣味使蘇惠娟清醒過來,“我不會喊的!我只是難過……”

    李子鍵正要往她鼻子捂的手縮了回來,另一只手輕輕將女人額前的頭發理好,這

    個女人實在是受了太多的罪,雖然這些都是自己帶給她的。

    蘇惠娟感受到了男人的氣息,而且還是個年輕的男人,想到這里她的心里開

    始打鼓了,雖然這也是在開口之前自己已經想過的一種可能,但事到臨頭……怎

    么辦?

    在蘇惠娟的心里,一個在陌生人的床上排泄的女人,已經是比妓女都卑賤的

    人了,自己已經沒有勇氣走出去面對丈夫、親人和同事了。

    男人的手很溫柔,輕輕地撫摩著自己的頭發,偶爾在耳垂上捏弄幾下,輕微

    的動作這已經使蘇惠娟明白了男人心跡。

    “他喜歡我!可是……我已經是……萬一呢?”蘇惠娟的心里不停地假設。

    李子鍵可不知道這個女人在想什么,他很喜歡這個女人,羞辱她的方法雖然

    是他想出來的,但是他確實喜歡這個女人,看著女人如此溫順地任由自己撫摸,

    李子鍵知道自己的目的達到了。

    “你……你是……喜歡……喜歡……我吧?”蘇惠娟終于說出來了。李子鍵

    傻傻地愣了神,這……這個結局?

    四周的燈光很強,屋子里只有一張大床,床上有一個女人,她趴在床上,身

    上的襯衣寬松地掛在身上,雪白的高高地翹起,兩個膝蓋分得很開,艷麗的

    **和俏麗的屁眼完全地暴露在燈光下。房間里有一個男人,身上一絲不掛,胯

    下的**高高地挺立,顯示了對女人的**。

    蘇惠娟聽到了男人的腳步聲,因為害羞,身子又向下伏了伏,這一來,她那

    修長的大腿和豐滿的更加地突出了。

    李子鍵溫柔地撫摸著女人白瓷般美麗的,手掌慢慢磨挲著滑嫩的肌膚,

    這是自己朝思慕想的女人,她現在像溫順的羊羔一樣任由自己玩弄,而且可笑的

    是她到現在還不知道自己是誰,不過自己也沒有想讓她知道。

    蘇惠娟柔順地接受著男人對自己的愛撫,她還是第一次和丈夫以外的人做這

    種事,而且……而且是和一個自己不認識的人。這個人從來也不說話,問他也不

    回答,他也許是個啞巴吧?不管是什么對自己來說都沒有意義了,蘇惠娟一邊想

    一邊感受著男人無處不到的愛撫。

    在男人有力地撫弄下,蘇惠娟漸漸進入了狀態,**開始濕潤起來。男人的

    手指輕輕地在**里抽送,蘇惠娟甚至可以感到里有一股液體分泌出來流向

    了男人的手指,在自己女兒家最羞澀的地方玩弄的手指。

    李子鍵一手兩指并攏擠壓著女人的**,一只手在她滑溜溜的大腿和小腹巡

    游,還不時地掠過精巧的小屁眼,女人的身體實在是美妙啊!

    女人身體的反應明確地被李子鍵在她**中的手指所感知,女人的**已經

    完全地濕潤,李子鍵騎上了女人的,從后面看上去,兩人就像是正在交配的

    狗一樣,李子鍵扶正**,緩緩插入了**。

    **兩側的淫肉一下子擠壓上來,**被溫柔地照顧,李子鍵滿意地呼了一

    口氣,接著他慢慢地前后聳動著,把整條**都插入了女人的**中,使整

    條**都被**溫暖地包圍著。

    蘇惠娟在男人的**完全進入的時候,充分感受到了充實,還有一絲緊張和

    慌亂,不過馬上,就被男人用力地**所帶來的舒暢所代替。男人粗長的**堅

    硬而有活力,快速地進出著自己的**,淫液被**一次次奮力地進出帶出,自

    己的下身仿佛在火熱的熔爐中,舒暢一次次地襲擊著自己……

    “用力……用力……用力……”蘇惠娟的嘴巴里開始時低聲地重復,后來隨

    著李子鍵瘋狂地插入,聲音越來越大。

    &lt;

    br/&gt;床上醒目的黃色被單,兩個貪歡熱奸的男女,令人眼紅心跳的喘息和,

    李子鍵頭上滿頭大汗,在身下的嬌娃身上一次次的滿足著,他一邊大力地挺動,

    一邊撫摩著女人劇烈運動而散亂的頭發,愛憐的眼光一直鎖定在女人不停晃動的

    腰身上……

    這邊男歡女愛,在蘇惠娟的家里,三十幾歲的揚不名手拿著妻子留下的字條

    口中喃喃地說:“怎么了?哪兒去了呢?怎么了?為什么呢?”… ( 花落伴官途 http://www.xcolqm.live/10/10284/ )

小技巧:按 Ctrl+D 快速保存當前章節頁面至瀏覽器收藏夾。

上書網每天更新數千本熱門小說,請記住我們的網址www.xcolqm.live

閑書網|最愛你的那十年|蜜汁燉魷魚小說|都市之最強狂兵陳六何沈輕舞|卡森小說網|豪婿免費全文閱讀|煉氣五千年|趙權趙權小說|秦苒程雋小說|在線小說網|葉辰夏若雪孫怡最新章節|林簾湛廉時免費閱讀|葉凡唐若雪|岳風柳萱小說|黃小龍宋雨茹免費閱讀|神都猛虎岳風柳宣免費閱讀|林陽蘇顏小說免費閱讀|元卿凌宇文皓免費閱讀|陳平江婉全文免費閱讀|葉雄全文免費閱讀|葉辰蘇雨涵葉萌萌|江瑟瑟靳封臣全文免費閱讀筆趣閣|顧霆琛時笙全文免費閱讀|蕭陽葉云舒的小說全文免費閱讀|華麗逆襲免費閱讀|沈蔓歌葉南弦全文免費閱讀|秋風瑟瑟解我意免費閱讀|主角是岳風的小說免費閱讀|楊瀟唐沐雪小說|陳歌馬曉楠在線閱讀|戰龍歸來林北免費閱讀筆趣閣|葉辰蕭初然免費閱讀|蘇允柳媛至尊小說在線閱讀|趙洞庭穎兒小說筆趣閣|林亦可和顧景霆全文免費閱讀|葉辰仙武帝尊免費閱讀|重生侯府嫡女沈清辭|沈繁星薄景行免費閱讀|上門女婿韓東韓東免全文費閱讀|
去哪网5元火车优惠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