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年

文 / 安知曉

章節錯誤/點此舉報 點擊/收藏到桌面
    喬東林帶著公關部所有的同事忙了一個晚上,昨晚到場的幾家主流媒體都封了口,唯獨一家小財經雜志把這件事爆出來,并且捅到了電視臺,并且公布了一段宴會上的視頻。喬東林憤怒不已,并不知道消息是如何傳播出去的,到場的媒體他都打點好了,賓客們他也一一溝通,沒想到事情還是敗露,最大的可能是許凌天自己找的媒體。

    信息時代,好事不出門惡事行千里,特別是這些豪門的恩恩怨怨更吸引人眼球,素來低調行事的喬一城被推上了風口浪尖。喬東林找了幾家主流媒體,要求他們出專題,為喬氏集團洗白,為喬一城脫罪。喬氏集團的公關相當的好,又出現了一股反駁的聲音。

    圣誕節后的第三天,喬一城在上班的時候被警察帶走。馮蓉蓉聽到消息后,哭得肝腸寸斷,喬東林安撫她,只是例行問話罷了,當年頂罪的人本來就是癌癥晚期,馮蓉蓉答應給他的家屬一大筆錢,他也愿意扛下所有的罪名,進監獄一年后就病死了,喬一城只要咬緊嘴巴不松口,警方找不到任何證據。

    如果喬一城承認犯罪,過去十四年,早就過了法律追訴的年限,基本也沒什么事情。顧玥微微皺眉,她怎么忘了法律追訴年限,馮蓉蓉聽后不太放心,喬文虎把喬氏集團的法律顧問袁家寧請到家里咨詢。袁家寧說,若是以交通肇事罪來算,肯定過了法律追訴的年限,若是刑事犯罪,法律追訴年限是十五年,尚有一年的時間。

    馮蓉蓉一聽,臉色都白了,喬文虎又詳細咨詢一些問題,送走了袁家寧后,喬文虎帶著喬東林出了門,馮蓉蓉帶喬菲菲和顧玥一起去看守所看喬一城。

    警方扣留喬一城四十八小時,喬一城一直沉默,沒承認,也沒否認,一律不說話,警方也沒辦法,顧玥趁著她們三人在談話,她去找警長了解情況。這件案件牽扯比較復雜,喬一城身份特殊,又是十四年前的舊案件,調查取證非常困難,總而言之,很難找到證據定罪,警長安慰顧玥不要擔心,只是例行問話罷了。

    顧玥靠著墻壁,若有所思,許凌天告訴她當年的肇事者是喬一城時,她認為這是一樁謀殺案,她認定了喬文虎和喬一城有罪,她要報復。

    她要喬一城付出代價,她要把喬氏集團拉下服裝界的神壇,所以,她嫁給了喬東林。

    她也預料過,經過十四年,喬氏集團也今非昔比,若想要定喬一城的罪,并不是一件容易的事情,警長竟然都安慰她不要過分擔心,這件案子想必不了了之。帶走喬一城,只不過是做做表面功夫罷了。

    如顧玥所料,喬一城被扣留不到24小時就被釋放了,早上被帶走,傍晚就被釋放,比起顧玥估算的更要快,她原本以為至少他會在警局留48小時。喬一城回來后,顧玥才知道,喬文虎和喬東林去找了官場上的人幫忙,對方也很痛快,做足了表面功夫就釋放了喬一城。

    中國國情特殊,但凡生意做得好的,都和政府有千絲萬縷的關系,特別是喬氏這樣的大集團,官場的路子自然也特別的寬,王子犯法庶民同罪只不過是一句空談罷了,否則也不會出現我爸是李剛這樣的豪言。

    不管封建社會,還是社會主義,擁有權勢就擁有生殺權。

    喬一城回來后,袁家寧又來家里一趟,喬氏三父子和袁家寧關在書房里談話,馮蓉蓉在客廳坐立不安,喬菲菲接了幾個電話,沒說幾句話就掛了,顧玥知道,那是李明輝的電話。

    這件事沸沸揚揚鬧了五天后,喬氏集團召開新聞發布會,弄成了這樣一個故事,當年喬一城和一幫朋友露營,回程的路上出了事,肇事者是喬一城的朋友,并非喬一城。送喬一城回來的是他的同學,他也沒有喝醉,當年喬一城的同學也出來證明故事的真實性。喬氏收購許氏后,許凌天可能誤會了什么。簡而言之,喬一城是無辜的。

    顧玥冷笑不已,她真后悔那天宴會沒帶一支錄音筆,若是帶了錄音筆,或許,她能記錄下事實,放到電視臺公布,他們竟然如此瞞天過海,這就是喬東林想了幾天后的對策,很完美,毫無破綻。

    喬東林回到家,疲倦地把自己摔在沙發上,一根手指頭都不想動,他已經連續幾天沒有好好睡過一覺,一直都留在公司商量對策,累了困了就在辦公室的休息室睡幾個小時。顧玥坐到一旁,幫他按摩,他身上的肌肉都繃得很緊,像是石頭一樣堅硬。

    “玥玥,你這幾天一直很沉默,是不是不贊同我的做法?”喬東林問。

    顧玥心中一驚,喬東林看出什么了?她一直都覺得自己是頂級女演員,不進影視圈都可惜了,生活分分鐘是戲,隨時隨地帶著面具,她自認從來不露出一點厭煩,不滿,仇恨的情緒,喬東林為何得知?

    “沒有啊,我只是覺得這件事我沒有插嘴的余地,你和爸會處理好,我只要照顧好媽和菲菲就行了。”顧玥淡淡地說道,心中提醒自己,在喬東林面前,務必不能放松警戒。

    “我哥……人不壞,真的。”喬東林依舊閉著眼睛,“他只是無心犯下一次錯誤,我不想他一輩子都在牢里度過,我只想保護我的家人。”

    “我能理解。”顧玥說道,溫柔地按摩他的眉心,“睡一覺吧,你這幾天也夠累了。”

    喬東林入睡后,顧玥一個人在陽臺上拿著手機發呆,今天已經是三號,新年在一片兵荒馬亂中度過,甚至沒有過年的氣息,若不是一號那天,新年快樂在微信,短信里刷屏,她幾乎也忘記了。

    往年的新年,學校都還沒放假,她總是和李明輝,方玲玲一起過,他們一直等著新年的鐘聲,她會在做一大桌好菜,請李明輝和方玲玲,還有一些交談得好的朋友一起過新年。她怕孤單,所以每到節日,她都想熱鬧一些。于她而言,新年比起圣誕節要重要的多,李明輝新年的時候總會送她一份禮物,因為顧玥喜歡收禮物,每逢節日有禮物收,說明有人在乎。

    今年的新年過得非常冷清,新年那一天,公司放假,喬東林和公關部還一直忙著開會討論對策,喬家大宅一片愁云慘淡,沒有一點年的氣氛。舅舅打電話過來時,她避到花園去聽。除夕的時候,她都會回舅舅家過年,新年時,舅舅總會打電話過來問候,叮囑她多吃飯,多休息,不要太拼命。

    電話里,她聽到了小侄女可愛的笑聲,她奶聲奶氣叫姑姑,她聽到表哥的嘮叨,舅媽的叮嚀,這恐怕是她新年唯一的慰藉。她結婚的事情,她還沒告訴舅舅,說起來十分慚愧,舅舅對十幾年前的恩怨絲毫不知情,若是知道她閃婚,肯定會反對,顧玥結婚的時候心想,天高皇帝遠,她復仇后,她和喬東林的婚姻也不會持續太久,舅舅也沒必要知道。

    顧玥心事太重,怎么也睡不著,她突然覺得自己也很悲哀,夜深人靜想找一個人傾訴,拿著手機翻了半天,除了方玲玲竟然找不到第二個人。方玲玲的作息她知道,十點準時上床休息,早就睡覺了,她也不好打擾。

    “老婆,怎么沒睡?”喬東林不知道什么時候站在身后,顧玥嚇了一跳,看了看手機屏幕,都快三點了,她自己都不知道,她在陽臺上坐了這么長時間。

    “我睡不著。”

    “那也不能在這里吹風了,夜里十度,你不冷嗎?”喬東林皺眉,這露天陽臺,視野開闊,夜景很好,風也很涼,一月份的a市都快下雪了,濕冷濕冷的,喬東林拉著她進臥室,開了空調。

    喬東林睡了大半夜,被窩十分暖和,乍然躺進來,感覺一股暖流裹著自己,還帶著一股熟悉的氣息,顧玥有些恍惚,喬東林揉搓著她冰冷的雙手,把她雙腿都夾著捂暖。顧玥剛剛并不覺得很冷,如今卻覺得十分暖和。喬東林捂了好一會兒,她的手腳始終非常冰冷,他有點發火,起身去倒了一杯熱水回來。

    顧玥說,“我身上濕氣重,冬天手腳很冰,你別忙活了。”

    “你這是吹風吹的,前些日子怎么沒這么冰。”

    顧玥一笑,喝了水重新睡覺,或許真的困了,沒多久就睡著了,身體不自覺地往身邊的天然暖爐身上鉆,喬東林無奈至極,只得抱緊她。

    大半夜不睡覺,跑去陽臺吹什么風?

    若不是他半夜醒來沒看到她,她得吹一夜的冷風吧,到底有什么心事,半夜睡不著?

    今天是周末,不需要早起,天氣又冷,小夫妻兩人理所當然地睡懶覺,喬東林睡到九點鐘,懷里抱著溫香軟玉,忍不住心猿意馬,顧玥迷迷糊糊推開他的頭顱,喬東林親著她的鼻子,把人剝干凈,開始一場晨間運動,顧玥半睡半醒被他抱著一起沉浮…… ( 仲夏夜的秘密 http://www.xcolqm.live/15/15043/ )

小技巧:按 Ctrl+D 快速保存當前章節頁面至瀏覽器收藏夾。

上書網每天更新數千本熱門小說,請記住我們的網址www.xcolqm.live

去哪网5元火车优惠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