團團溺水了

文 / 安知曉

章節錯誤/點此舉報 點擊/收藏到桌面
    “他是我們喬家的骨肉,我就有權要他的撫養權。水印廣告測試水印廣告測試”馮蓉蓉理直氣壯,她又何嘗和顧玥上法庭正撫養權,可她實在太想要孫子了。

    “行,既然您要這么說,那就沒什么可談了,團團的撫養權,我不可能交給您,您若是執意要爭撫養權,別說了一個禮拜見一次,就是一個月見一次,我也不答應。”顧玥態度強硬,“我會帶他回美國生活,彼此各不相干,喬夫人,您要爭撫養權,您爭不過我。”

    馮蓉蓉臉色一白,“你敢!”

    顧玥淡淡說,“若你要打官司,我就敢,我不希望團團長大后面對這些事情,一開始就不讓他知道,最好不過,他現在還小,這些記憶他不會有。”

    “你什么意思?你的意思是,東林都不能見孩子?”

    “如果有人想從我身邊搶走兒子,我不會坐以待斃。”顧玥聲音清冷,她原本就是很有氣勢的人,這么一說,馮蓉蓉臉色不怎么好,心中像是被什么堵住了一般,顧玥是一個說一不二的人,她要報復的時候,一心一意就為了保護,她愛上喬東林的時候,她決定了原諒這一切,她也什么都不再做,若是她逼急了,顧玥真的回美國,她再也見不到孫子,這并不是她所想要的。

    “所以,我想要見孫子,就要同意和東林的婚事,是嗎?”馮蓉蓉咬牙問。

    顧玥搖了搖頭,“除非你哪一天真心原諒我,忘了這些恩怨,否則,我不會再嫁給喬東林,當然,我也不會讓團團叫其他的男人爸爸,這就是我的決定。”

    這是她和喬東林協議的后果,大不了就這么過,他們不結婚,只是一張婚書的約束罷了,人的心怎么樣,靠的是自我約束,一張薄薄的證書什么都不能保證。哪怕領了證,將來離婚了,哪又何必呢?

    兩人的談話不歡而散,馮蓉蓉怒氣騰騰回到家里,正巧喬麗雅也在,她就把這件事和喬麗雅說了,兩人把李明輝喊來,仔細詢問過,爭撫養權的話,她們的確沒什么勝算,正巧喬東林回家,碰上了李明輝,他把這件事情和喬東林一說,喬東林怒不可遏。

    “媽,誰讓你去找顧玥了?誰和你說我要爭撫養權了,我好不容易才能靠近她們母子,是不是非得逼得我妻離子散才開心嗎?”他已許久沒動過這么大的怒火,馮蓉蓉也有點恐懼,她也不是有意要去和顧玥說這些,是顧玥態度太強硬,她不想失了面子才提起要爭撫養權。

    如今被兒子一指責,馮蓉蓉頓時覺得委屈,眼睛都紅了,“在你眼里,我這個媽一點地位都沒有,顧玥說什么就是什么,你都被她迷得沒了魂,你被她牽著鼻子走還不夠嗎?誰知道她又在計劃什么,孩子是喬家的血脈,我要爭撫養權,有什么不對?”

    喬麗雅也在一旁幫腔,喬東林沉聲說,“我再說一次,團團的撫養權是顧玥的,就這么簡單,媽,我本以為你只是恨顧玥害死了爸爸,對她心有芥蒂,沒想到你如今這么不講道理,你太讓我失望了。”

    馮蓉蓉的眼淚瞬間落下來,喬東林氣得回房,剛要給顧玥打電話,顧玥的電話就來了,團團的聲音像是天籟從電話里傳來,“爸爸,我想去水上樂園,你有空帶我去嗎?媽媽說她要去上班。”

    喬東林的心情奇跡般的放輕松,“好啊,爸爸帶你去,我們明天去嗎?”

    “好啊,那我等爸爸。”

    團團把手機給顧玥,顧玥說道,“我明天要見一個客戶,沒辦法帶他去,叔叔今晚要去b市,后天才能回來,明天只好麻煩你帶他了。”

    “他是我兒子,哪有什么麻煩的。”

    “你沒單獨帶過他,不知道他多淘氣。”兩人說了一會兒,顧玥始終沒說今天馮蓉蓉去找她的事情,喬東林卻沒辦法當做不知道,“我媽今天說的話,你別放在心上,什么撫養權的,你忘了吧。”

    “不能怪她一個人,我們都有錯,我態度也太強硬了。”顧玥說道,“明天……如果她有空,也愿意的話,你們一起去吧。”

    喬東林心想,顧玥真是一巴掌一個甜棗啊,不管怎么說,他都很感謝她。

    晚飯時,馮蓉蓉眼睛微紅,想必是哭過了,喬東林也覺得自己說話重了,道了歉,她理都沒理,喬一城和喬菲菲都在一旁說好話,說了半天,氣氛總算緩和下來。(平南文學網)喬菲菲說,“媽,你有事沒事別老是聽姑姑的,她給你出的全是餿主意,就你還圣旨一樣的捧著,撫養權什么肯定是姑姑說的。”

    喬家兄妹對喬麗雅不滿許久,若不是看在喬文虎的份上,他們不會容忍她這么久,如今喬家兄弟主事,畢竟是晚輩,有些事情也不好說,馮蓉蓉還一邊聽喬麗雅出餿主意,喬東林十分難做。

    馮蓉蓉也知道理虧,礙于她是長輩,是他們的母親,喬東林又說得那么狠,她哪兒能不委屈呢。喬東林說起明天帶團團去玩的事情,馮蓉蓉一口答應下來,甚至是興高采烈的,剛剛的不愉快全部都忘記了。

    顧玥和客戶見了面,談了合作的事情,抄襲案還沒過去,顧玥名聲受累,生意差了許多,這名客戶卻是她的忠實客戶,不單相信她,又給她帶來了一筆大生意。他是一名電影工作室的老板,旗下有幾名當紅明星,也有一些剛出道的小姑娘,a市電影節還有半年開幕,他想在電影節上打響自己的名聲,需要顧玥幫他旗下的十名明星設計禮服,他唯一的要求就是,要這十個人站出去就有一種國際明星的感覺,驚艷全場。

    這十名女子的照片他也帶了,各種藝術照,生活照都有,顧玥哭笑不得,她還是第一次接到這種生意,又是一筆大單,老板出手十分闊綽,人也爽快,顧玥也爽快地答應了。女孩子長得都不錯,外形條件好,只要有一件符合她們氣質的衣服,肯定能穿出不一樣的風格,她都有一種小型秀場的感覺。

    客戶先付了定金,顧玥把資料收集好,交給蕭鳴,又開了兩個會議,轉眼就是下午了,她做夢都沒想到,剛開完會想給喬東林打個電話問他們玩得怎么樣,喬東林就來電話告訴她一個噩耗,團團進醫院了,正在急救。

    顧玥瞬間腦海一片空白,差點站不住腳,六月天的a市熱得和蒸籠似的,她卻出了一身冷汗,感覺整個人都在發抖,蕭鳴送她去醫院,喬東林和馮蓉蓉都在手術室外,馮蓉蓉眼睛濕潤,喬東林也煩躁地靠著墻壁,顧玥慌忙走過來,抓著喬東林的手,“團團怎么樣了?”

    “進去半個小時了。”喬東林目光沉痛,死死地握著拳頭,顧玥無法冷靜下來,眼前一片片發黑,所有的聲音都遠去了,心都是空的,只有冷汗不斷地冒出來。

    “怎么回事?”蕭鳴問。

    喬東林簡單地把事情經過說了一遍,馮蓉蓉帶團團去玩滑船的時候,喬東林正好接到一個很重要的電話,他走開了幾分鐘,回來就聽到馮蓉蓉說團團溺水了,小孩子在滑船的時候發生了一些爭執,團團掉到水里去了,工作人員又很遠,就短短幾分鐘的時間,團團就溺水了。

    喬東林已做了急救,他就吐了一些水,人卻沒有清醒,他更不敢告訴顧玥,當時都摸不到團團的脈搏。

    顧玥靠在墻壁上,整個人都是脫力的,團團一直吵著學游泳,她剛剛開始教他,他還沒怎么會游泳呢,雖然是短短的幾分鐘,可那幾分鐘里,團團到底經歷了什么,他該多害怕啊。

    “你知不知道,帶著孩子出去玩,你眼睛一刻都不能離開他?”顧玥雙眼通紅,“你要忙工作,你帶孩子出去干什么?你直接告訴我沒時間,我讓他在家里玩,什么事情都沒有。”

    “對不起。”喬東林沉痛地聽著她的指責,他的確疏忽了,他帶孩子的經驗畢竟太少了,誰知道一時大意就釀成大禍。

    馮蓉蓉說,“顧玥,你別怪東林,是我沒看好他,你要怪就怪我,都是我的錯,這是一個意外,我們都不想發生。”

    “夠了,我不想聽你們解釋。”顧玥抬手,示意馮蓉蓉別再說話,她需要靜一靜,她何嘗不知道這是一場意外,誰都沒有錯,可她一想到團團在短短的幾分鐘里竟然經歷了死亡的折磨,她的心都要碎了,她滿腔心疼和憤怒,除了向喬東林發泄,還能找誰發泄?

    馮蓉蓉也在一旁猛掉眼淚,哭得顧玥更心煩意亂。

    等待實在是太漫長了,好不容易等醫生出來,顧玥和喬東林慌忙迎上去問兒子的情況,醫生說,“孩子沒什么生命危險,已經送到普通病房了,睡一覺就會醒來。”

    顧玥提著的心,總算落到肚子里,長長地呼出一口氣。

    謝天謝地,上蒼沒奪走她的兒子。 ( 仲夏夜的秘密 http://www.xcolqm.live/15/15043/ )

小技巧:按 Ctrl+D 快速保存當前章節頁面至瀏覽器收藏夾。

上書網每天更新數千本熱門小說,請記住我們的網址www.xcolqm.live

去哪网5元火车优惠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