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880章 相似郝晗 -至- 第882章 喜歡與愛

文 / 詠苼芝戀

章節錯誤/點此舉報 點擊/收藏到桌面
    天才本站地址:[]s..!無廣告!

    第880章相似郝晗玥

    皇甫老頭現在對鵬飛這樣的年輕人當真是刮目相看了!這幾天他們閑著沒事就找這里的人切磋武藝,就連一個看門的青年人,他們都必須拿出看家本事才有勝算,那個獨狼,他的身手更是高的嚇人!難怪貝家能在暴風雨中佇立那么多年不倒!

    皇甫老頭的這種想法,其他三位也如此,他們不敢想象當日沒跟貝家少爺合作,會是什么樣的后果!這幾天出現在他們視線里的高手,足夠滅他們四家了!重要的是,他們被貝家少爺的智慧給折服,小小年紀,竟有這么長遠的目光和極深的城府!

    只是這一次鵬飛的變化讓他們這些老人都有些辛酸,在他們眼中,自己活了六七十年,一生的經歷遠遠比不上眼前這個青年,他只有二十一歲啊,要扛起那副萬斤巨擔,這不是手下有多少高手的問題,是要他自己的本事和能力!

    此時鵬飛的輕細語,讓皇甫四位老頭子都心疼鵬飛,特別的看見鵬飛略有些蒼白的臉色。脾氣火爆的上官老頭,看了鵬飛身邊的冷洛一眼,問:“血狼,如今外面的情況怎么樣了?我們四家的那小子們可有長進?”

    “情況不容樂觀,不過一切都在掌握之中!至于你們四家的繼承人,這下可將了我一軍!”

    “怎么回事?”四位老頭那下凹的眼瞳緊盯鵬飛,也繃緊了神經。鵬飛接過獨狼端來的熱茶,品嘗了一口,不緊不慢的說:“想必大家都知道狼軍已經解散,我的地盤基本上被青幫接收了!今天我得到青幫,說皇甫老爺子的孫女皇甫子羽已經跟青幫高手聯合追殺我的部下,皇甫子墨聯合了一大批人針對燕京******;皇甫子墨是皇甫家未來繼承人,我可以放他一馬,可皇甫子羽卻要追殺我的人,我真不知道是要殺她還是要留她,畢竟他手上有我兄弟的鮮血。”

    聞,皇甫老頭花白的眉毛皺得緊緊的!他知道血狼有血狼的難處,可子羽畢竟是自己的孫女啊!在皇甫老頭他們幾位老頭子沉思的之后,一邊跑出一位婦女,到了鵬飛身邊,懇求道:“貝少爺,子羽她不懂事,也不知情,請你看在我一個做母親的面上繞過她吧!她為了的病四處奔波,這些年耽誤了不少事,求求你了!”

    側臉抬眼,鵬飛身旁帶著期待眼神的是一位,或許是因為大病初愈的緣故吧,她的身子骨還不怎么好!可是,鵬飛在看見公子羽的母親的那一刻,身子顫抖了一下,刷了一下站起身子,退到一邊!

    見狀,冷洛警惕起來,獨狼更是擋在鵬飛身前!冷洛在看見的時候,也有些錯愣!

    “怎么了?小子!”六爺他們均是丈二和尚摸不著頭腦。鵬飛吐了一口氣,還拍了一下自己的胸口,揮手讓獨狼退下!鵬飛顯然是被嚇著了。

    不為別的,就因為這跟自己的母親長得太像了!發型一樣,眼睛簡直就是一個模版刻出來,最可怕的就是,聲音也一樣!鵬飛剛才聽到這聲音,側臉的那一刻,還以為是自己的母親呢!母親一直反對自己走現在的這條路,鵬飛最怕的就是郝晗玥了,不被嚇著才怪呢。

    要不是知道自己的母親在燕京,鵬飛說不定上一秒已經拔腿就跑了!冷洛也一樣,她也感覺這位阿姨太像自己的婆婆了。

    敞廳中的氣氛一下子變得緊張起來!鵬飛露出一個笑臉,扶著公子羽的母親,道:“阿姨,您坐!別站著,有什么事您吩咐一聲就行,什么求不求的。”

    這一前一后的變化,讓六爺他們更加的疑惑了!公子羽的母親一見鵬飛這孩子這么好說話,看了皇甫老頭和其他人一眼,坐在了鵬飛之前的位置上。

    “獨狼你還站著干什么,趕緊給阿姨上茶啊!”鵬飛喝了一聲,待獨狼恭敬的把茶端上來之后,鵬飛親自端給公子羽的母親。“阿姨,您身子怎么樣了?以后需要什么直接告訴冷洛,她會派人給你送來的!”說完,鵬飛扭頭對獨狼說:“我記得九哥那里有一根幾千年的人參,你去取來,送到廚房,親自盯著,熬好之后送來給阿姨補身子。”

    “是,屬下這就去辦!”

    皇甫老頭他們望著這一幕,都不知道這是怎么回事!皇甫老頭心想貝家大少爺怎么會自己的兒媳婦這么好,幾千年的人參,那不是錢能形容的,那么重要的東西,血狼怎么舍得送出來!

    公子羽的母親也疑惑,為什么貝少爺會對自己這么好!剛才他看自己的眼神,很顯然是受到了驚嚇,可自己并不認識他啊!剛才若不是公公他們提到哪些事,自己還不知道在幕后縱這一切的人竟然是一個小娃娃。

    “貝少爺,你”

    “阿姨,我叫東方鵬飛!我家是燕京的,您叫我鵬飛就行!”

    鵬飛笑呵呵的,母親在他心中的位置無人能取代,他這一生最怕的就也就是母親了,現在看見有一個跟母親長得相像的人,或許是思念母親的緣故,他在心里把公子羽的母親放在了跟自己母親同樣的位置。

    “這”公子羽的母親很為難的看了眾人一眼。“好吧!鵬飛,子羽她不懂事,她不知情,她報仇心切才會做傻事,求求你放過她吧!行嗎?”

    看見公子羽母親這期許的眼神,鵬飛真難想象公子羽那么冷酷的女人怎么會有這么一個好母親!嘆了口氣,鵬飛點點頭。“好,我答應阿姨!不為難她了,阿姨你不用擔心!在她們眼中我還是殺你們滿門的仇人,不過沒事!”

    “謝謝你,貝少爺!”

    鵬飛憨厚的饒了饒自己的后腦勺。“阿姨,都說了叫我鵬飛,別那么客氣!對了,您身子怎么樣了?之前我聽公子羽說過你常年咳嗽,全靠‘柯麻斗草’來維持生命,這段時間我太忙了,一直都沒顧得上這件事!”

    &

    nbsp;  “你見過子羽?”

    “恩,見過,我們還在一起并肩作戰過呢!”這個時候的鵬飛,完全將六爺等人拋在一邊了!這讓六爺他們郁悶不已,看見鵬飛跟公子羽的母親聊得那么開心,六爺想問冷洛這究竟的是什么事,可冷洛是什么身份,能輕易的告訴他們實情嗎。

    公子羽的母親聽到鵬飛答應放過女人,這才松了口氣!在聽到貝家少爺跟女兒不但見過,還并肩作戰過,她笑了起來!“承蒙貝少爺掛欠,我的病稍微好了一點!那天咳嗽,差點兒就好在那個獨狼用什么內氣的暫時給我壓制,聽他的隊長說,要想痊愈,去掉病根永不復發的話,要玉果才行!”

    “哦”

    鵬飛應了一聲,埋頭沉思起來!六爺他們再也忍不住心中的疑惑了,幾位老頭子開始嘀咕起來;冷洛也在沉思,她從鵬飛剛才的反應和一舉一動都已經看出來了,相公估計是把這位阿姨跟婆婆一樣對待了!現在聽到這位阿姨身上的病需要玉果,相公肯定在想辦法!

    片刻,鵬飛抬眼說:“阿姨,實不相瞞,我手中現在就有玉果,不過一個!唯一的玉果是要提煉成為汁液,用來救我所有重傷兄弟的性命和幫助他們提升實力!我要是給你治病的話,我那上萬兄弟就”

    聞,六爺他們全都呆住了!沒有人會想到玉果能夠提升實力。鵬飛這么說,六爺他們又看見鵬飛著急的神情,顯得是很難做決定!當然了,如果生病的是郝晗玥,鵬飛會不計一切代價救自己的母親的,雖然他把公子羽的母親跟母親一樣對待,始終是有差別的。

    “貝少爺,我這么說不是要你用玉果那種稀世之物來救我,只要你承諾繞過子羽,我的命給你也不為過。”

    “阿姨你說的這是什么話啊!你讓我想想辦法。”鵬飛來回走動。冷洛一見,上前說:“阿姨的病不一定要用玉果才能驅除病根永不復發,霜果也行,效果或許會比玉果還要好!”

    霜果?鵬飛愣了一下,心想自己怎么一著急就把霜果給忘了呢!看來,自己的弱點就是親人!這才是真正的弱點。

    “冷洛,你趕緊聯系小琳,將花妖也叫來!給阿姨治病。”

    冷洛點點頭,走到一邊開始聯系小琳和花妖!而六爺他們,這下完全被鵬飛的話震在了原地,他們這些人都知道玉果,當然知道霜果?那東西,其功效和價值跟玉果有得一比,只是用處不一樣罷了!沒有人能夠想象得到鵬飛手中有霜果,那還拿出來給一個無關緊要的人治病。

    皇甫老頭一家也驚呆了!六爺將鵬飛叫到一邊,眼芒余光瞄了皇甫眾人,小聲的問:“小子,你這是干什么!霜果怎么能隨隨便便的這樣揮霍,你知道一個霜果能救多少人嗎?”

    “我知道,可我不得不救人!”

    “既然知道,那你怎么”

    “六爺,我知道你的擔心,也知道霜果的重要!可這件事我必須做。”

    “為什么?”

    六爺一點都不明白!鵬飛卻是搖頭,什么都不肯說!這時,皇甫等四位老頭子走了過來,公子羽的母親也走了過來,拉著鵬飛的手,說:“貝少爺,我剛才聽幾位老爺子說,霜果跟玉果一樣是稀世之物,雖然我不知道你為什么會對我這么好,可你不能為了我一個可有可無的人浪費霜果那么珍貴的東西,你有這份心就夠了!”

    “是啊,血狼!我們之間本無任何瓜葛,要不是獨孤家一事,我們或許永遠都不會產生交集,你這樣付出,反倒是讓我們四家汗顏了!”

    一聽上官老頭這話,鵬飛雙手插在兜里,搖頭淡笑道:“我跟你們有條件在先,完成我們之間的諾之后,我們誰也不欠誰!至于我用霜果救阿姨,跟你們任何人無關,我也不會在你們身上取什么匯報,這是我心甘情愿的!我這次來,主要是讓你們都安心外面的事,放心在這里提升你們的實力。”

    不求什么回報?所有人都弄不明白這到底是怎么回事!良久,敞廳那邊響起了幾道腳步聲,眾人詢聲望去,花妖帶著幾個兄弟走了過來。

    “少爺。”花妖躬身,鵬飛點頭后,問:“該說的冷洛在電話中都跟你說了吧!”

    “少夫人已經說了,霜果小琳已經派人送過來了,現在就在路上!”

    “好!”鵬飛側臉,對公子羽的母親笑道:“阿姨,這是花妖!以后他會為你治病,需要什么直接告訴他!我還有事,就先走了!”

    說完,鵬飛對六爺身邊的洪濤點頭,帶著冷洛轉身走了!見狀,公子羽的母親上前叫了一聲,可鵬飛沒答應,頭也不回的消失在眾人的視線里!

    花妖到了!霜果也在路上!南方四大家族如今對鵬飛可是發自內心的佩服,鵬飛的這一舉動,更加的贏得他們的忠心和死心。

    走到道的走道上,鵬飛一不發!冷洛靜靜的陪伴鵬飛左右,見鵬飛是要去權威他們所在的位置,冷洛這才說:“別人敵人知道你的弱點,還好這是在道,沒有人可以把這件事說出去!不過這個世上怎么會有跟婆婆長得那么想象的人?奇怪了!”

    “是啊,見到她的第一眼,我以為是老媽呢!嚇我一跳。

    “我也被嚇著了!”

    冷洛確實也被嚇著了!如果說只是鵬飛覺得像,那么她呢!去權威一家所在的道位置,一路上鵬飛跟冷洛聊了一些其他的事。在權威他們那里呆了兩三個小時,大家敘敘舊,鵬飛安排一些事后,這才離開!

    對于鵬飛的到來,權威一家既驚喜又難受,因為他們看見了他們少爺如今的憔悴!回

    想起澳洲發生的種種,權威他們都覺得少爺要肩負的太多了!如今很多人都隱藏了,少爺一個人在外,誰來照顧?

    這一夜,鵬飛和冷洛都在道中奔波!從權威他們那里出來后,又接到了小琳的電話,,龍族大長老吃盡苦頭,享受人間折磨之后什么都說了!小琳現在正在審問,要不了多久就會來找鵬飛。

    小琳的手段鵬飛可是知道的,只要人落在他手中,那丫頭片子沒有什么問不出來的!自己的這個師妹,鵬飛很放心。

    而在鵬飛離開權威他們這邊,乘上道最豪華列車回到s系列道的時候,在s系列道的地牢中,此時正關著一男一女。

    女孩約十八九歲模樣,一米六七左右的身高,扎著兩條小辮子,膚色白皙,雖清秀,卻是有一種鄰家女孩的味道。男孩怕是有一米七五的個頭,短發,身材略有些單薄,五官端正,雙目炯炯有神。他們倆自昨日被關進這里后,就沒人跟他們說過半句話。

    男孩叫麥冬,是燕京大學二年級學生,昨日清晨他在去教室的路上遇到了一個人,那人告訴他,如果想見東方寞吟就跟他走,由于麥冬這幾天都沒聯系上東方寞吟,不管自上次騙了東方寞吟,被東方寞吟逮著正著之后不管他用什么方法東方寞吟就是不原諒他,還說分手,這讓情犢初開的麥冬生不如死,突然間能夠見到東方寞吟,他能不著急嗎!

    于是,便跟隨前去找他的人出了燕京大學門!可讓麥冬沒想到的是,上車之后,車上的人竟對他出手,打昏了他!醒來的時候他就在這里了,身邊還有名字叫“蘭蕙”的女孩!

    麥冬不知道這里是什么地方,昨晚趁著方便的時候他想帶著蘭蕙逃!因為他發現這里的人個個都是高手,找他來這里不是他們說的那樣!可讓他麥冬沒想到的是,這里的人的功夫竟然超出了他的想象,最終沒逃成,反而被打了一頓。

    這個暗無天日的地方,麥冬和蘭蕙一刻都不想再呆下去,麥冬擔心這些人也對東方寞吟動手!可如今自己身陷囹圄,想逃出去是不可能的!

    蘭蕙對失望坐在鐵板的麥冬說:“麥冬,這些人把我們騙到這里來估計是要殺我們,你這幾天沒去給你女朋友解釋嗎?”

    “解釋?還沒等我開口就被她的保鏢轟到了一邊!”

    “那你沒去她家找他嗎?她家到底是干什么,我懷疑這些人就是他家的人做的。”

    麥冬嘆了口氣!說:“她爸爸的身份我給你說你也不明白,知道古代嗎!他爸好比古代軍隊中的將軍,手握重兵,你說她的家我去得了嗎?又去得了嗎?我曾聽寞吟說她沒把我們交往的事告訴他家里,這件事應該不是他爸爸的人做的!”

    “人心隔肚皮,她爸既然是手握重兵的人,你就不應該去招惹這樣的人物,現在好了,咋們有可能永遠埋在這里了!我買了火車票準備回老家去的,現在那票也報廢了,還被困在這里。”

    “我說蘭蕙,你就不要再埋怨我了,我要知道事情會這樣,打死我我都不敢去招惹手握重兵的人的女兒,那時候我也不知道這些啊,何況我已經離不開寞吟了,你讓我怎么辦?”

    一見麥冬泄氣的樣子,蘭蕙也不好多說什么了!而這時,地牢的一邊響起了腳步聲,蘭蕙走到地窗前一看,是那些守衛,他們正抬著一張椅子往自己這邊而來,將椅子放下之后,又離開了!

    見狀,蘭蕙急忙叫過麥冬。“麥冬麥冬,有人過來了!你說會不會是把咋們送上刑場,要殺我們啊!”

    麥冬大步走到鐵窗前,真的有人過來!“應該不會吧!我想是有人要詢問我們什么了。蘭蕙,不管別人問什么,都不要說,記住沒有?”

    “我記住了,我不會透露任何事情的,你放心好了!”

    片刻,一道修長,略有些滄桑的身影出現在麥冬和蘭蕙的視線里!他們兩人不認識走在前面的那個人,麥冬卻覺得這個人有些熟悉,似乎在哪里見過,只是一時間想不起來了!

    跟在那青年身后的人,就是之前審問他們的人!由于某種因素,他們什么都不說。現在看到這個人跟在別人身后走了過來,麥冬不難看出那個滄桑的人才是正主。

    鵬飛走到地牢前,將麥冬和蘭蕙打量一便,旋即,坐在了臨時搬來的椅子上,翹起二郎腿,似笑非笑的玩弄著自己的手指甲。

    見狀,麥冬跟蘭蕙相視一眼,這個人,表面看起來根本不起眼,可他的那雙眼睛,真如黑夜中的血鷹,太鋒利了!可他既然來了,為什么不詢問那些事,他究竟想干什么?

    “這位兄弟,是你派人將我們抓來這里的嗎?”

    “是。”

    “我告訴你,我什么都不知道,你要殺便殺,我是什么都不會告訴你的!”

    什么都不會告訴我的?鵬飛密濃的劍眉微微一皺!寒光射向一臉抱著必死之心的麥冬,心想這人的話怎么回事。“麥冬是吧!在此之前我連你是誰都不知道,我們之間沒有一絲的瓜葛,我為什么要殺你!”

    麥冬一聽,立即側過臉頰。問:“既然如此,你為什么要派人抓我們!”

    “難道你不知道你近日來做錯了什么嗎?”

    我近日來做錯了什么?麥冬沉吟了一下,猛然抬眼,目光緊緊的盯著鵬飛。不確定的問:“你是為寞吟的事抓我們的?你跟她是什么關系?”

    鵬飛拍起來巴掌。“反應夠快的!你既然已經猜到我是為了東方寞吟的事請你來這里,你又跟東方寞吟交往,難懂她沒跟你提起過我?”

    麥冬

    聞之,愣了一下!自己并不認識這個人,而他卻知道自己跟寞吟的事,想必是寞吟家的人了!對了,曾經聽寞吟的室友無意中提起過,寞吟有一個哥哥,叫東方鵬飛,燕京太子堂的太子,北方黑道霸主!是個手段極其殘忍狠毒的人。媽呀,這個人不會是東方鵬飛吧!

    “你你是寞吟的哥哥東方鵬飛”

    “是,我就是東方鵬飛!怎么?現在知道自己做錯了什么!晚了。”鵬飛的臉色慢慢陰沉下來,麥冬一見,急道:“寞吟她哥,你聽我解釋,事情不是寞吟看見的那樣,你聽我解釋!”

    麥冬恨不得穿過這鋼柱,給寞吟的哥哥說清楚!可鵬飛一聽,冷聲道:“不必了,我妹妹長那么大還沒有人敢如此戲弄她,愚蠢的人是要付出代價的。”目光看了驚訝的蘭蕙一眼,鵬飛道:“這人不是你寧愿欺騙我妹妹都要帶出去曬曬幸福的人嗎!好,我現在就讓親眼看看她是怎么受到凌辱而你又無能為力的。你們想做苦命鴛鴦,我偏不給你們這個機會。”

    聞,又看見鵬飛身后的卓刀泉已經打開了地牢的鐵門,麥冬急忙將嚇得小臉發白的蘭蕙拉到自己身后。大聲道:“寞吟她哥,你聽我解釋,我沒有背叛寞吟,我沒有做出任何一件對不起她的事,我愛她,我真的愛他!”

    “你流到陰曹地府去給閻王解釋吧!”

    卓刀泉揮手叫來幾個兄弟,麥冬這下著急了!面對這么多的高手,這里又是機關重重,他逃不掉的!他沒想到寞吟她哥會是這么殘酷的人。當即,將蘭蕙保護起來,說:“你們有什么事沖著我來就行,別傷害我堂妹滾一邊去啊,別傷害我堂妹!”

    堂妹?鵬飛見麥冬快發瘋了,道的兄弟已經將蘭蕙拉到了一邊,突然聽到這個蘭蕙是麥冬的堂妹,立即喝道:“住手。”走上前,鵬飛護手讓道中的兄弟退下,問麥冬:“你剛才說什么,她是你堂妹?”

    麥冬將嚇得花容失色,臉頰上還有淚痕的蘭蕙拉到一邊,說:“是,蘭蕙是我堂妹,我叔叔的女兒!我們的老家在西南,蘭蕙從小就在鄉下長大,沒見過世面;這不,就來燕京找我了,她看見什么都很稀奇,那天我趁著什么有時間,就帶她出來玩,那時剛好接到寞吟的電話;堂妹第一次來燕京那樣的大都市,她玩幾天后就要回老家,我不能少她的興,我可真的沒想到寞吟在會大街上看見我們,還誤會了!”

    鵬飛一聽,心中一陣好笑!md,搞了半天,自己也誤會了,要不是自己讓卓刀泉嚇嚇他們,他們會向自己道出兩人的關系嗎

    “既然是誤會,事情不是我妹妹看到的那樣,你為什么不去解釋?你堂妹來燕京看你,你直接告訴我妹妹,她不是不懂得體諒別人的那種大小姐!”

    “她不聽我的解釋!”麥冬埋下了臉龐。鵬飛沉吟之后,說:“好了,事情既然是這么回事!我也不為難你,我可以放你們離開,但你必須得離開寞吟,從此以后別去打擾她的生活,你配不上她!懂嗎?”

    麥冬一聽,愣在了原地。“寞吟她哥,我是真的喜歡寞吟,愛寞吟;你說我配不上她,我可以證明給你看,但是,請你別貶低我的人格!”

    “哈哈哈人格?”鵬飛仰頭狂笑起來。“你知道人格值多少錢嗎?你說你喜歡寞吟,愛寞吟?你知道什么喜歡,什么是愛嗎?幼稚!”

    “我”

    “既然你不知道我告訴你!”鵬飛厲聲道:“喜歡,是一中心情,一種直覺,可以停止;愛,是一種感情、感覺,沒有休止;同時,愛,還是一份責任,你有那份責任嗎?所以,你最好離寞吟遠一點,否則你不但在燕京呆不下去,你的家人還有受到牽連,相信我有這個能力!”

    鵬飛的話在麥冬腦海中回蕩著!在鵬飛讓他永遠遠離寞吟的那一刻,他快要奔潰了!怒指著鵬飛,道:“我沒想到寞吟那么好的女孩子竟有你這樣的哥哥,東方鵬飛,我瞧不起你!我”

    “噗哧”

    麥冬話沒說完,卓刀泉閃電般的出手,一掌擊在麥冬肩上,當即,麥冬身子像是受到重物撞擊似的,撞在了鉄墻上,一口血水急涌而出!

    “麥冬麥冬”蘭蕙跑上去,一見麥冬面色蒼白,怒吼一聲“我跟你們拼了”變朝鵬飛襲來,見狀,鵬飛身子微微一側,一記砍刀擊在蘭蕙脖子上,蘭蕙軟軟的倒了下去。

    “東方鵬飛,你對蘭蕙做了什么?”

    鵬飛冷哼一聲。“喜歡一個人是看到了她的有點,愛一個是包容她的缺點,而我就是寞吟的缺點,這一點你失敗了。給我打!”

    鵬飛丟著這么一句話,轉身離開了!一直在轉角處等鵬飛的冷洛,在聽到鵬飛剛才的那些話,心底像是被什么東西觸動了,她現在終于明白自己是真的愛上貝基,不是喜歡!

    看到鵬飛陰沉著臉走過來,冷洛上前,眼角的芒光瞄了慘叫聲傳來的方向,道:“既然已經知道這是一個誤會,是寞吟誤會了麥冬,為什么要要這么對麥冬呢!是不是他們兩人的身份相差太遠,你覺得一個鄉下野小子配不上寞吟。”

    鵬飛搖搖頭。“我不是那種勢利眼!只要是寞吟喜歡的,別說是鄉下野小子,就算是一個叫花子,我也不會反對!”

    “那你為何”

    “我這是考驗那個麥冬,寞吟的幸福是我最在乎的,我不能讓我的妹妹沒有一個好的歸宿!如果麥冬真的愛寞吟,只要他用心,我不但不會反對,還會送上祝福,我會盡我所能給寞吟制一份嫁妝!幸福的生活,不是大富大貴,而是簡簡單單,油鹽柴米!沒有物質做基礎,今天就為明天的一切開銷和孩子的奶粉錢擔憂,那樣的生活我能讓寞吟去嗎!”(都市血狼全文免費閱讀..158158237)-- ( 都市血狼全文免費閱讀 http://www.xcolqm.live/151/151524/ )

小技巧:按 Ctrl+D 快速保存當前章節頁面至瀏覽器收藏夾。

上書網每天更新數千本熱門小說,請記住我們的網址www.xcolqm.live

去哪网5元火车优惠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