番外+大結局第1306章 還有十 -至- 第1307章  彼岸全文閱讀

文 / 詠苼芝戀

章節錯誤/點此舉報 點擊/收藏到桌面
    天才本站地址:[]s..!無廣告!

    第1306章還有十七年

    目光劃過大廳中眾人,落在麥冬身上,貝基揮手讓血衣狼衛的兄弟放開麥冬。東方寞吟上前說:“麥冬,在學校的那些日子寞吟很開心,那段時間是我最快樂的,也是最難忘的,可經歷了這么多,寞吟只能說抱歉了,以后,咋們”

    “寞吟”

    “你聽我把話說完。”東方寞吟淚流滿面,抬手制住麥冬,聲音沙啞開口:“你我相識是緣,可我們也只是有緣卻無份,愛到無音已是盡頭了,我們都在成長,成長的路線不一樣,我不否認我曾經很喜歡你,可喜歡是一回事,愛和婚姻又是另外一回事。”

    眾人沉默,靜靜的聽著,貝基也沒插嘴,因為他感覺到妹妹長大了,自己應該尊重她的選擇。

    東方寞吟笑了一下,又對麥冬說:“我想一直都呆在燕京,一是靠自己打拼,二是想用下班時間跟家人呆在一起,幸福就是生活中的這些小事積累起來的,你明白的!分開之后,我希望你能找到屬于自己的幸福,有時間你去燕京的話,打電話給我,我會好好招呼你的。”

    話已至此,麥冬知道自己跟東方寞吟已經沒有可能性了!

    其實,在他麥冬身份,回到血族的那一刻就已經知道跟東方寞吟這段情到了盡頭,有緣無份,不可能成為神仙伴侶的。

    眼淚滑下一滴清淚,麥冬點頭說:“以后,你要照顧好自己!我會記得你的。”

    “恩。別繃著個臉了,這么的結果都我們的預料中!”

    麥冬和東方寞吟,可真的好聚好散!

    東方寞吟轉身對貝基說:“哥,你不要為難麥冬,不是我拋棄他,也不是他拋棄你妹妹,是我們有緣無份;剛才他因為我擅闖防線,你也不要傷害他,好嗎?”

    “哥什么都答應你,哥也尊重你的選擇!”

    “謝謝哥!”

    撲進貝基懷疑,東方寞吟小聲抽泣起來,片刻之后,松開貝基,轉身淚灑如雨的跑了。

    東方寞吟離開了她的哥哥,離開了她認為可以生活一輩子的人,可等她思想成熟之后,才發現大學里的愛情,真正能走到一起的,太少了,好不現實。

    貝基大步走到落地窗前,拉開窗簾,目送妹妹離開!

    好久,這才走回大廳拍了麥冬肩膀一下。盡直朝電梯方向走去!

    兩天后,貝基他們所有人離開了gz,是深夜走的。

    那些想著該怎么才能搭上貝基這條線的人,等找到借口時,才知道貝基等人已經離開了gz,眾人大為失望!

    然,貝基離開gz,離開這個國度后,沒有人知道他的去向,狼軍那些留在z國的人也隨著貝基的離開改頭換面。

    此后,有關于貝基的事再無人知曉,貝基和他的那些兄弟們一夜之間就像人間蒸發了一樣,徹底的消失!

    世界所有大家族大佬也不知道貝基哪兒,十大超級家族中是有人知道貝基的大概位置,可他們也只是知道而已,關于貝基之名,列為這些家族中最機密事件。

    而狼族,雖沒有公開,但這個家族還是傳了出去,傳出去之后也只是一個傳說;而對于狼族的傳說,說什么的都有,還有人說貝基死了,又或者說貝基在某個小島上跟他的女人逍遙快樂去了。

    而貝基呢?他到底在哪里?

    一年后,貝基在狼族跟跟他的女人們團聚,千年前四大家族的事已經用不著他心了,狼族的事有西門劍他們那些人打理,他是樂得清閑,有時候就讓雷穎弄幾十張人皮面具,他們帶上后滿世界玩。

    婕坷滿世界的跑,還有一個原因,就是打聽他兒子東方岳的下落!

    關于東方岳,早的時候狼族高層都沒在意,以為小公子是在奶媽那里的,可后來他們發現奶媽消失不見,白偉、火焰他們買了很多武器,準備給小公子完,這才知道小公子已經不在了。

    什么時候消失的沒有人知道,西門劍曾經悄悄問貝基東方岳的去向,可貝基是兩眼一抹黑,什么都不知道。

    貝基也想知道自己的兒子現在在哪里!

    東方岳消失的事在狼族高層秘密傳開,知道的人就只有十六狼衛老大和鐵漢,其余人不知。西門劍他們知道東方岳消失不見,但他們沒有驚慌,相反,很鎮定,靜的可怕。

    十大狼衛首領沉思過后,都明白這怕是貝基

    的安排,盡管他們不知道族長在謀劃著什么,可不難發現,小公子不在狼族,也不在千年前四大家族;因為冷洛、貝爾、雷穎、小琳曾暗中詢問過他們是否知道東方岳去了哪里。

    深思熟慮之后,十大狼衛首領都有一個幻想,小公子回到狼族的那一天,怕是會直接繼承狼族族長之位,于是,他們在貝基的默許下開始為狼族暗中尋找新鮮血液,只要兩歲以下的嬰兒,培養下一批狼族頂尖高手。

    至于年齡超過兩歲的,則是酌情處理,但是這些被他們從孤兒院挑出來、且腦海中還有以前記憶的孩子,則是全部被洗腦,不能進入狼族,只得在狼族附近的地方進行培養。

    狼族制度極嚴!

    然,貝基每天都瀟灑的活在花叢中,這倒是讓安然他們感覺貝基就是甩手掌柜,當然,這只是安然和程誠這些人的想法,西門劍、白偉他們十大狼衛的首領可不會這么想,狼軍所有事瞞得過貝基嗎。

    這天,夜風的腥月衛一個姐妹奉命來到族中,告訴貝基燕京的一些事,說東方寞吟在過去的這一年勤奮努力,在一家小公司上班,找了個家庭條件很貧窮但很有上進心、又孝順的人做男朋友。

    對此,貝基派人暗中調查妹妹男朋友的身份背景,反復確定沒問題后,這笑了起來。心想妹妹是怎么想的,怎么找了個窮鄉僻里老實巴交的人,還準備結婚,這可不是自己印象中的妹妹的擇偶標準。

    后來聽說東方寞吟的男朋友,也就是現在的老公,他對東方家之事完全不知,更不知道東方寞吟有一個超級牛x的哥哥;他只知道東方寞吟的大伯住在宣樂胡同,整天就鼓搗花花草草,定點看新聞,看報紙,或者是出去溜達一圈,鍛煉身子什么的。

    可他疑惑大伯不是喜歡清靜嗎,怎么身邊莫名其妙的出了一個管家,幾個負責打掃衛生的人

    在東方寞吟老公的眼中,他的岳丈東方雄就是個茶樓甩手掌柜,還很無賴,有時候脾氣更大,莫名其妙的被罵了,他也不知道是怎么回事。

    記得婚禮那天晚上,有人很晚送來一些賀禮!那幾個人離開之后,他看了一眼禮單,差點沒被那些賀禮嚇死,隨即他發現東方寞吟哭了,可不管他問什么,東方寞吟都沒說這是哥哥派人送來的嫁妝,只是找了個借口搪塞。

    不是東方寞吟有心欺騙,而是不想讓自己這個條件困難的老公知道自己有那么一個權勢滔天的哥哥,從而他們心中自卑,把他們努力的第一個目標定得遙遠;還有,她要一份干凈的愛,不想參雜其他什么。

    自從東方炎那里多了幾口人之后,東方雄有事沒事就往東方炎那里跑,蹭吃蹭喝,用他的話說,你東方炎現在是太爺,什么事都不用慣有人做吃的,我東方雄是你老弟,你的這份幸福我也應該跟著享受一下。

    對此,東方炎也只是無奈搖頭,感情東方雄把他這小院當養老院了,這就也罷了,可東方雄竟要搬到他這里來住,最后,東方炎把東方雄攆走,免得這個賴皮弟弟打擾不分日夜的打擾他清靜生活。

    不過,東方炎和東方雄經常在一起,大家心中都很高興的!東方鵬飛不需要他們擔心觀念,唯一的東方寞吟也已經有家了,這兩位父輩可是無事一身輕。

    特別的東方雄,那日子不知道讓燕京多少高官羨慕著呢。

    深夜了,東方炎還在院中!一個人靜靜的坐著,目光凝望浩瀚蒼穹,喃喃的說:

    “還有十七年!”

    澳洲,海底長亭!

    與龍擎天決戰已經是兩年前的事了,狼族早已步入正規,澳洲被戰火波及的地方也已經重建完畢,如今的澳洲,還有以前那樣,澳城也比以前繁華多了。

    海底長亭正中央,也是當初那樣,一點都沒變!各種膚色游客也是絡繹不絕。

    凝望從身邊游過的金魚、海豚,夢境般的感覺。

    而在這夢境般感覺的澳洲海地長亭,一位男子正陶醉于其中。

    男子冰冷孤傲的眼睛仿佛沒有焦距,深黯的眼底充滿了平靜,像是個無底洞,讓人看不到深淺;那半邊白發,散在耳邊。

    耳鉆發出幽藍的光芒,俊美得不得不使人暗暗驚嘆,其身邊還有圍一股冰涼的氣息圍繞著。

    膚色白皙,五官輪廓分明而深邃,刀刻般俊美,猶如希臘的雕塑,幽暗深邃的冰眸子,顯得狂野不拘,邪魅性感;整個人發出一種威震天下的王者之氣;而昔日邪惡而俊美的臉上噙著一抹放蕩不拘的微笑他,此時卻變成深沉淡然。

    而在

    男子所站立的海底長亭的同方位五米開外,一位成人也在這里。

    十足的美女,魔鬼般惹火的身材,一頭大波浪形卷發發出耀眼的光芒,修長的大腿穿著一條鵝黃色的超短迷你裙,顯出身材的完美絕倫;精致的五官,無一不在透露她的高貴和成熟,特別是那光澤的雙唇,極為誘人一品芳澤。

    她也凝望,這個位置,還是四年前那個人離開澳洲前往z國,她送別他的位置。

    他的位置,也是四年前他來這里與她告別的那個位置。

    兩人各自回想著過去的種種,卻不知道彼此間在同一個點到達他們難以忘懷的澳洲海底長亭。

    兩人的打扮都是四年前在這里分開的那一身裝束,就連發型也一樣,從頭到腳都一樣,可見他們彼此對當初那一幕的懷念,時間難以抹滅掉那一瞬。

    好久好久,幾乎是同一時間,兩人深深吸了口氣,一起轉身側臉,準備離開這個能勾起種種回憶的地方。

    然,也就是這一瞬,游客晃蕩的身子離開,兩人目光劃過一個點,瞬間定格在這點上。

    不經意看見彼此,眼中掠過的驚訝之色,顯而易見。

    不管是他還是她,都不會想到決戰之后的兩年某一天某個時候一起出現在同一個地方,世界太大,這中相遇的概率太渺茫,有些人幾輩子都不會有一次。

    他們怎么會不驚訝呢!

    彼此打量,是當初那身衣服。

    熟悉的人,熟悉的場景,熟悉的眼神!一點都沒變,可在彼此心中,那份重要的東西,變了。

    在眾多游客的小聲交談中,兩人相對而立,目光相撞,他和她的眼神都在閃躲,喉結也在動,兩人雙眼都像是被濃煙熏過一樣,一瞬間,蒙上了薄薄的霧氣,變得泛紅起來。

    昔日的牽掛彼此的人見面了。

    決戰之后,他和她都幻想過,如果有一天再見,他們都會見面的那一瞬跑上前相擁而抱。可是,等真正見著了,沒有預兆性的在海底長亭相遇,其情景不是幻想的那樣。

    兩人靜靜的望著彼此。

    這就樣看著對方,看著。

    任由腦海封存的記憶迸射出來。

    他望著他,鼻子忍不住一陣發酸,雙肩有著輕微的顫抖,輕咬著嘴唇,醒目泛點淚花。

    她,也是靜靜的望著他,許久之后,在他嘴唇微啟之前,帶著凄迷的笑容,輕啟紅唇。道:“不要說‘假如’,根本就沒有什么‘假如’,每個人的人生都不可重新設計。”

    這是這么一句話,堵住了他即將吐出的話兒。

    這就是研姐,那個比任何人都要了解貝基的研姐。

    研姐從挎包中拿出一個小本子,遞給貝基。“這是‘圣嬰仙翼’的原本,也是唯一的一本,現在交給你!”

    圣嬰仙翼的原本?帶著驚愣的神色,貝基接了過來,的確是寶藏中的原物。然,看到這本魔功秘籍,一直留在貝基心中的許多疑團,慢慢變得清晰起來。

    “相遇是美,偶遇更美,什么都不要問,什么都不要說,把美留在這一刻。”研姐動聽攜帶一絲憂傷的聲音在貝基收起魔功秘籍時,又響了起來。

    “一個人一生可以愛上很多的人,等你獲得真正屬于你的幸福之后,你就會明白一起的傷痛其實是一種財富,它讓你學會更好地去把握和珍惜你愛的人。”

    恨,能挑起爭端;愛,能遮掩一切過錯。

    貝基已經明白研姐的意思了,雙手插在兜里,淡淡的說:“決戰之后,我沒想過曾經也有一個笑容出現在我的生命里,可是最后還是如霧般消散,而那個笑容,已在此刻成為我心中深深埋藏的一條湍急河流,無法泅渡,那河流的聲音,將成為我每日每夜絕望的歌聲。”

    聞,研姐心口有些輕微的疼痛,可還是笑著說:“歌聲,只是形成的一個空間而已,任憑年華來去自由,依然保護著的人的容顏不曾改和一場龐大而沒有落幕的愛!”

    此話一出,已是盡于此。

    研姐忍著心痛和不舍,靜靜的望著眼前的人,良久開口道:“我數一二三,咋們一起向后轉吧!”

    凄美的分離,凄涼的語氣。

    貝基含情的目光與研姐幽遠的美眸撞在一起,喉結上下動了一次,咬著發顫的嘴角,點點頭。

    研姐嫣然一笑,眉宇間的那一抹憂傷神色更加醒目,她望著面龐滄桑的貝基,鼻子一酸。

    “一。”

    她那靈動悅耳的聲音變得沙啞。

    貝基疼得心兒快碎了,望著研姐美眸中的霧氣加厚,他快窒息了。

    “二。”

    第二道聲音,不但沙啞,還有一種難以掩飾的眷戀。

    貝基左眼滑下一行清淚,研姐右眼也在這一刻滑下了一行淚水,兩行淚痕像是在訴說貝基與研姐已成為平行線!

    情景已經很凄涼了,海底長亭廣播在此刻播放的歌曲,混合著貝基與研姐兩人的心情,特別是那歌詞,更加顯得這一幕的凄美。

    分離在即,誰都沒有開口安慰,因為他們彼此都知道此刻安慰將會成為日后心中穿刺的痛。

    “三。”

    聲落!貝基咬著嘴唇的那一角,溢出殷虹的鮮血,縱然不舍,還是轉身了!

    先轉身的人,是貝基!研姐沒急著轉身。

    望著眼前這道讓她不分日夜牽腸掛肚的身影,她那完美的身軀顫抖了起來,神情讓人看了忍不住心生憐惜之感。

    貝基知道研姐沒有一起轉身,此刻正看著自己的背影,他想回頭的,可他不敢,他怕自己回頭之后看見研姐那極為不舍而又不得不做出這種選擇的決定,忍不住強行將研姐帶走。

    研姐已經拒絕了,不管出于什么因素拒絕跟他在一起,他都不能強求。

    于是,他咬牙抬腳,邁著沉重的步伐一步一步往前走,淚滴與步伐相互配合著。

    望著貝基落寞孤單的背影,研姐也轉身了。

    貝基似乎聽到人群中研姐離開的腳步聲,這才停下,身子稍微偏轉,回眸看了一眼。

    研姐的背影,對貝基來說,忘不了,一輩子都忘不了。

    辛酸淚兒悄然滑下,貝基走了!

    “鵬飛”

    這一喊聲,貝基整個身軀都在顫抖,那饒人心弦的聲音在海底長亭回蕩起來。

    貝基轉身的時候,研姐已經揮著手了,笑容滿面,眼中卻是喊著淚水,緊咬紅唇不斷給貝基揮手。

    研姐喊的是鵬飛,不是貝基,這是研姐在向貝基道別,而不是東方鵬飛,同時,也提醒貝基,別忘了他還是東方鵬飛。

    一時間,貝基猛然清醒,因為他已經明白研姐的意思了。倏地,嘴角涌出一抹炫目的笑容,邊后退便揮手,等著某一天的來臨!

    聆聽海底廣播中的這首歌,別有一番滋味。

    想念就在回憶里變淡

    也漸漸變成習慣

    沒有你的日夜沒有安全感

    曾經牽著你的腕走過海角天邊

    那一年的夏天陽光多燦爛

    仍然記得那一句再見

    當時我多么勇敢

    掩飾傷感和這悲劇的遺憾

    淚水涌上的瞬間太突然

    才體會愛情給我的悲歡

    天空講述著蔚藍海水嘗到了苦和咸

    這個故事再想起總帶一點點酸

    我仍飄在水中間卻總也望不到彼岸

    孤獨過著這幾年總有一些不甘

    天空講述著蔚藍海水嘗到了苦和咸

    這個故事再想起總帶一點點酸

    我仍飄在水中間卻總也望不到彼岸

    夢想和現實總有一些遠

    貝基和研姐朝相反的方向離開,越走越遠

    海底長亭依舊是那么凄美,還有一點彷徨,這里的人都是有著自己的方向,游過海底長亭之后,下一站會是哪個風景區?

    旅游帶走的,是別人的故事;而留下的,是貝基和研姐的回憶。

    人在最悲痛、最恐慌的時候,并沒有眼淚,眼淚永遠都是流在故事的結尾,流在一切結束的時候!(都市血狼全文免費閱讀..158158237)-- ( 都市血狼全文免費閱讀 http://www.xcolqm.live/151/151524/ )

小技巧:按 Ctrl+D 快速保存當前章節頁面至瀏覽器收藏夾。

上書網每天更新數千本熱門小說,請記住我們的網址www.xcolqm.live

去哪网5元火车优惠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