豪門盛婚741

文 / 九月的桃子

章節錯誤/點此舉報 點擊/收藏到桌面
    。

    電梯門關閉發出清脆的聲音,夏一涵眼眶里的眼淚終于承載不了傷痛,豆大的淚珠一顆一顆的砸在地上,薛文君伸出手去接,燙傷了心。

    “葉總,需要去醫院嗎?”張豐毅看著葉子墨挫傷的手臂,葉子墨笑了笑,抬頭若有所思的看著夏一涵的方向,淡淡的說道:“留著吧。”

    “夏小姐,今天是主人檢查的日子,你忘了?”卡爾看著有一些不在狀態的夏一涵說道。

    夏一涵無所謂的點點頭,滿頭大汗的驚醒,看著空曠的房間壓抑得難以自拔,整個華府今天晚上剩下的人更少,只有自己和卡爾。

    “吱呀。”拐角處的房間里傳來輕微的響聲,葉子墨朝樓上走的速度慢了下來,自己的房間已經很久沒有被神秘人光顧了,想起照片里的男人,夏一涵下意識摸了摸耳垂。

    空蕩蕩的耳朵上早就沒有了葉子墨親手帶上的祖母綠翡翠耳環,夏一涵嘆了一口氣,房間里的聲響又大了些,夏一涵捏著裙角輕輕的靠近門口。

    悄無聲息的打開門,夏一涵靜靜的走進去,房間里沒有人,只有一頂假發放在梳妝臺上。

    畫好妝的國豪從洗手間里出來,自在的坐在椅子上套著假發,看到身后站著的夏一涵吼猛然慘叫:“圓圓?”

    “你怎么了?”夏一涵看著國豪驚恐的面容感覺有一些不對勁。

    “你不要過來,不關我的事情!”國豪連連向后退著,雙手狠命的擺動著。夏一涵見國豪神情怪異不敢上前,準備開門叫管家過來。

    “不是,我一定要和你說清楚,那件事情不是我的錯,我不在乎我這個樣子被你看到,只是下意識追了出去,不是故意要嚇你的。”

    “圓圓的死和你有關系?”夏一涵凡在門把上的手漸漸的收回,不可置信的看著國豪。

    “沒有關系,沒有關系。”國豪蹲在房間里嘟噥道,夏一涵抬腳,把后退的時候踩到的一包白色粉末撿起來。

    在角落里還有更多這樣的白色粉末隨意的放在了一角,夏一涵知道國豪今天的反常,卻心生了更多的疑惑,圓圓的死一定和國豪脫不了干系。

    “圓圓,這件事情你可不能不管!”艾倫沖進夏一涵的房間,氣氛的拿著報紙說道。

    在報紙上,華府最后一塊地已經開工,陸陸續續已經有宮人到現場施工,艾倫有些陰陽怪氣的說道:“你總不會讓我媽最后的心血毀在葉子墨手里吧。”

    夏一涵不喜歡艾倫此刻算計的神情,淡淡說道:“那塊地也是奶奶親自交給他的。”

    艾倫看夏一涵臉色不高興,換了一副神情說道:“媽媽現在的情況你也不是不知道,就幫人幫到底吧,至少讓她離開的了無牽掛。”

    夏一涵動容,點點頭說道:“我等下和你去看看,我先去看看奶奶。”艾倫不滿意夏一涵的敷衍,但是又沒辦法,只好點頭。

    病房里,瑪麗一直在沉睡著,夏一涵看著老人的面容一直在思索著這樣到底值不值得。

    “你在想什么?”微弱的聲音響起,夏一涵急忙幫瑪麗將氧氣罩拿下來。瑪麗揮揮手拒絕了夏一涵遞過來的水。“你今天似乎很不安。”

    “葉子墨想要收走那塊地。”夏一涵擔心瑪麗情緒波動,但是又不想隱瞞他。

    “咳咳,我猜到了,當初贈送給他的時候就想到了,你怎么看?”瑪麗情緒沒有太大的波動。

    “當初你錯把我當成圓圓,所以才把那塊地給了葉子墨,當初我應該要回來的。”夏一涵說出埋藏在自己心里最原始的想法。

    “傻孩子,現在你就是我的孫女啊,想做什么就去做吧,我也老了,是該放手了。”瑪麗拍了拍夏一涵的手,突然劇烈的咳嗽起來。

    一批又一批的醫生不斷的涌入,夏一涵看著瑪麗身上被插上各種各樣管子痛苦的神情,心里更是堅定了信念。

    工地上,一堆人里有老有少,正在和施工隊對峙,“我們在這里住得好好的,你憑什么趕走我們?”年輕人在人群里喊著。

    “這塊地目前屬于葉氏,之前已經通知你們了,希望各位能夠配合。”張豐毅面無表情說道,內心卻很無奈,這種苦差事真的不想再繼續做下一次了。

    “拆。”張豐毅言簡意賅的吩咐,施工隊上前,人群里不知道誰丟了雞蛋,一下子將整個場面弄得混亂不堪。

    一輛轎車在急速的轉了一個彎,帶起了不少灰塵,人群里有短暫的安靜,看到夏一涵以后又鬧騰起來。“你有是誰!”

    “大家安靜一下,我叫夏一涵,專門就為了解決這件事情來的。”夏一涵安撫著就要暴動的人。

    “夏一涵不就是今天那個女人告訴我們這塊地皮的原主人么?”人群里有人開始嗆聲夏一涵:“你們到底是怎么做事的!說好了這塊地皮的使用年限,現在又賣給別人!”

    張豐毅快速走到夏一涵身邊小聲說道:“夫人,這件事情今天一定要辦下來,你就不要為難我了。”

    夏一涵走到兩方對持的中間,天氣有些炎熱讓本來就懷孕的身體有些吃不消,還是堅持的說道:“這塊地皮不能動。”

    張豐毅咬咬牙對一旁的施工隊使了使眼色,施工隊開啟了挖掘機,一下子沒有人敢上前。

    張豐毅只覺得面前身影一晃,夏一涵已經跑到了挖掘機下張開雙臂護著樓房,“等一下!”張豐毅大吼。

    人群里見夏一涵做到這種地步漸漸安靜下來,還有一些人簇擁到夏一涵身邊。張豐毅咬牙喝退施工隊,拿起手機打通葉子墨的電話。

    正午的太陽有點猛烈嗎,夏一涵堅持著,有些恍惚的看見一輛車疾馳而來,葉子墨穿著西裝冷著臉走了過來。

    張豐毅和葉子墨交談了幾句,夏一涵挺著肚子走到葉子墨身邊,葉子墨冷冷說道:“是不是想死,知道如果不是發現得早你現在已經不可能站在這里了。”

    葉子墨的話在夏一涵的耳朵里嗡嗡的想著,夏一涵頭有些暈卻依然支撐著說道:“他們在這里住了那么久你現在要趕他們走讓他們怎么辦?”

    葉子墨不想夏一涵在烈日下曝曬,有些不耐煩的扯了扯自己的領口:“這里不是你該來的地方。”

    夏一涵剛想反駁就被納入了熟悉而溫暖的懷抱,葉子墨身上的香煙味濃了些,夏一涵嗅了嗅,感覺到一陣天旋地轉,葉子墨已經抱著夏一涵換了一個方向。

    淡淡的雞蛋腥臭味道彌漫著現成,葉子墨一手抱著夏一涵的頭牢牢的把對方按在懷里。“就是這個人,用雞蛋丟他!讓他們這些有錢人在這里囂張!”

    有人拿著雞蛋朝葉子墨扔去,張豐毅急忙上前制止,夏一涵看不到外面的情況,只聽得到葉子墨平穩的心跳。

    葉子墨很快放開夏一涵,冷著臉遠離夏一涵。夏一涵愣怔的看著葉子墨,眼睛里好像看不到任何人,耳朵也聽不到任何聲音。

    越來越多的人沖向施工隊,夏一涵被擠得踉蹌,葉子墨下意識抓住夏一涵的手,一手護住夏一涵的肚子,身體不受控制的朝前傾斜。

    兩個身影被迫黏合在一起,夏一涵眨眨眼睛看著近在遲尺的男人,葉子墨冰冷的唇貼著夏一涵,眼睛微微下看,黑白分明的眼神里倒映著夏一涵吃驚的表情。

    相印的唇很快就分開,葉子墨看了看混亂的四周拉著夏一涵就朝車上走,直到夏一涵回過神,兩人已經在車上了。

    “我···”封閉的空間讓夏一涵感覺有些不自在。

    葉子墨顯現眼皮看了看夏一涵又低下頭看著手中的報紙,“哎呀。”夏一涵捂著肚子突然叫了一聲。

    一雙手立刻伸過來護住夏一涵的肚子,葉子墨說道:“去醫院。”

    車子急速變道,夏一涵抓住葉子墨的手不讓葉子墨逃脫:“你還關心我對不對,那你放過那些人好不好,那塊地如果可以也還給奶奶行不行。”

    “你在假裝?”葉子墨抽回自己的手,葉子墨抽回手就好像再告訴夏一涵,她在他的心里還沒有重要到為了她去改變自己的決定!

    車子一路疾馳到酒店,葉子墨一路脫下西裝直奔浴室,不一會浴室響起了水聲。 ( 豪門寵婚:酷總裁的新歡 http://www.xcolqm.live/26/26004/ )

小技巧:按 Ctrl+D 快速保存當前章節頁面至瀏覽器收藏夾。

上書網每天更新數千本熱門小說,請記住我們的網址www.xcolqm.live

去哪网5元火车优惠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