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78.豪門寵婚310<br/>

文 / 九月的桃子

章節錯誤/點此舉報 點擊/收藏到桌面
    [第1章初入豪門]

    第378節豪門寵婚310

    “想的美,你害怕,我等會兒隨便給你找兩個安保員陪睡。”葉子墨輕緩地說,酒酒縮了縮脖子,連連搖頭:“還是別了,我不怕了。”

    夏一涵和葉子墨又是相視一笑,酒酒則識相地說:“得了,你們肉麻著,我先走一步了。”

    說完,她就加快了腳步。

    葉子墨便摟著夏一涵的腰,緩緩往前走。

    “你真打算要跟那丫頭睡?”待酒酒走遠,葉子墨輕聲問夏一涵,語氣很是酸,夏一涵忍不住一笑。

    “對啊,我跟她好久沒見面了,有說不完的話,真想晚上和她一起睡。”

    “我看你是欠收拾了!”葉子墨說完,俯下身就霸道地吻上她的唇瓣兒。

    知道她是玩笑話,某人還是醋意大發,非要好好再宣布一次占有權。

    在紫丁香的那條路上,他吻了她很久,隨后晚上把已經被她親軟了的女人抱起,便疾步回主宅。

    “放我下來吧,你這么抱我回去,還走的這么急,誰都知道你要做什么了。”夏一涵壓低聲音,祈求。

    “知道更好,省的有人打擾。”

    葉子墨不在乎地說,不僅不放她,反而還加快了腳步。

    夏一涵害羞,就只好把頭埋到他胸前,閉上眼誰都不看。

    進了葉子墨的臥室,他甚至來不及把她抱到床邊,關好門就把她壓到門上一頓啃咬,她的裙子也被他不耐地撕爛。

    這家伙,他就是有病,色情狂綜合癥,總喜歡撕她衣服,又總喜歡在門口就對她各種侵犯,夏一涵暗暗地想。

    剛要反抗,他的大手就開始往她身上亂揉起來。

    “我明天還有工作……唔唔……”她的話再次被他封到口中。

    剛被吻住的時候,她還想著逮著機會就跟他說說軟話,讓他今晚放過她一次。

    誰知道葉某人已經了解了她的想法,一絲一毫的機會都沒給她,就已經完全地占有了她。

    男人的想法有時就是這樣,今晚夏一涵為他做的,讓他心里有所觸動,他感激她,就想要好好地跟她恩愛,讓她滿足。

    到了床上,兩人更是極盡纏綿,身體很快迎來了狂歡,兩人的心里也都極甜蜜幸福,仿佛世上所有的煩惱都不存在了。

    宋婉婷這時一個人在房間里看著熟睡著的孩子,心情異常的煩躁不安。

    葉浩然的行為讓她更加感覺到了危急,他肯定不知道她最近有什么壞心思。即使他不知道,他還是這么防著她,看來她現在什么都不做,也是等死,她必須得拿出行動了。

    葉浩然再硬氣,他也不會不顧慮他兒子的感受。

    只要葉子墨愛的是她,或者他不愛她,只要他能選擇她,她又是葉正恒的生母,到時候葉浩然和付鳳儀還是會接受她的。

    她一定得想出一個辦法來離間夏一涵和葉子墨的關系,利用莫小濃是個好主意。可惜的是她現在沒滿月,不能四處走動,再加上她母親讓葉子墨派人送回去了,根本就沒人能幫的了她。

    此時她在葉家真是孤立無援,葉子墨太陰險了,現在連門都不讓她出去。

    寶貝兒,你說媽媽還能有什么辦法呢?她看著孩子,長長的嘆息了一聲。

    對了!她不是還有孩子嗎?孩子就是她的依靠,也是她勝利的籌碼啊。

    宋婉婷,你真是糊涂啊,以前的聰明都到哪兒去了?竟然連這么淺顯的事都才想到。

    夏一涵不是想要表現她喜歡孩子嗎?她不是跟葉家人說她要對孩子視如己出嗎?正好她宋婉婷也當眾說了她走后會把孩子交給她,何不從現在就開始做呢?

    若是孩子真的有點兒問題,那么夏一涵一定就會做的多,錯的多。

    怎么說葉子墨也是孩子的親生父親,要是夏一涵做的事讓他覺得她不合格,葉子墨總會有所表現。他只要生氣,夏一涵就會覺得她是費力不討好,兩個人還有不鬧誤會的嗎?

    等到他們之間出現了裂痕,她估計她月子也差不多坐完了,到時候尋個機會她出去把藥準備好,就可以用上莫小濃了。

    完美的計劃!

    宋婉婷在心里為自己和孩子歡呼,不覺露出了久違的微笑。

    夏一涵,你等著,你的甜蜜不會有多久了。

    第二天一早,葉子墨就來看孩子,夏一涵也跟他一起來。

    “一涵,你來抱抱吧,他剛吃完,現在應該不會哭。”宋婉婷說。

    “好,我來抱抱我們嘟嘟。”夏一涵微笑著上前,小心地接過孩子。

    宋婉婷因為有了想法,確實早給孩子吃了奶。孩子的規律她也摸清楚了,他只要不餓,基本是不會哭的。

    在他們來之前,她還吩咐月嫂給孩子換了新的尿片,衣物也調整過。

    宋婉婷要讓夏一涵剛接觸孩子的時候零壓力,讓她有信心,這樣她才會愿意更親近孩子。

    夏一涵抱著孩子,在椅子上坐下,葉子墨看孩子在她懷抱里玩兒的還算愉快,心情也不錯。

    “墨,你再來抓抓他的小手,看他還會不會反抓你。”夏一涵愉悅地說。

    葉子墨上前,伸出手,又被小家伙抓住。

    氣氛很好,小家伙不哭也不鬧。

    “嘟嘟,一涵媽媽要去上班了,跟一涵媽媽再見。”逗弄了一會兒,夏一涵跟小家伙告辭,李月嫂忙上前接過孩子。

    “這兩三天我不在,你要照顧好孩子。”葉子墨對宋婉婷交代,她從他臉上還看到了一句話:出了問題,你看著辦!

    “我會的,子墨,我一定照顧好他,你放心吧。”宋婉婷輕聲說。

    兩人一起出門后,下了樓,葉子墨對夏一涵說:“寶貝兒,今天我要出差,去的地方比較遠,可能要兩三天才能回來,你跟我一起去吧。”

    他的決定是突然做出來的,今早上他才得知,凡萊國那邊的石油項目出了些問題,他必須要親自去。

    夏一涵搖搖頭,說:“我要上班,就不去了。再說,你不在,我要是也走了,孩子就交給宋婉婷一個人,我還是有些不放心。”

    葉子墨其實對宋婉婷也確實不太放心,不過他已經叮囑了管家,讓管家照應著。

    何況他此行,可能相當忙碌,也未必有時間照顧夏一涵,他只是把她留在家里也很不放心,才要帶上她。

    “有管家呢,這次我可是去凡萊,你不跟著,不怕我被雅惠公主給引誘走了嗎?”葉子墨笑著問。

    “還真怕,不過我還是要考驗考驗你。要真能被勾走了,我就把你送給她了,我再找一個更帥的。”夏一涵仰頭笑,對她男人,看得出她是充滿信心。

    “這輩子你是別想有機會找別的男人了。”葉子墨的表情卻是一本正經。

    “你永遠都只能是我一個人的。”他靠近她耳邊低聲說,還趁機把她的小耳垂吸到口中啃咬了兩下。

    酥麻迅疾傳遍了她的每一個細胞,夏一涵輕輕一顫,葉子墨更圈住她的小腰,把她緊緊的抱住。

    他很舍不得她,哪怕只是幾天的分開,對他來說,也是無比的漫長。

    夏一涵也一樣,她渴望時時刻刻的跟他黏在一起。可她知道,他有工作,她自己也有工作,他們適當是該有些分離的,不是說愛要堅持半糖主義嗎?

    可是還沒等分開,她就感覺她已經要堅持不住了,根本就不想讓他走,或者她根本就想跟著他。

    尤其這家伙還是要去凡萊,想著那勾人的雅惠公主,她心里總有點兒不太安定。

    她對葉子墨有信心,但她對雅惠公主沒信心。她看得出她是那種為達目的不擇手段的人,萬一她要是給他下藥什么的,怎么辦?

    要是他和雅惠公主有了夫妻之事……不行!她絕對不許他們之間發生那樣的事。

    “寶貝兒,跟我去吧。”葉子墨在她耳畔嘆息,引誘她。

    夏一涵覺得臉在發燙,心也在發燙。

    “墨,要是我跟你去,這邊真的不會有問題嗎?”夏一涵仰頭問他。

    看出他的小東西在糾結,葉子墨微微一笑,說:“不會有什么問題的,跟我去吧。”

    夏一涵真想去,她摟緊他的腰,想著她要是開了這個頭,怕以后她永遠都不會放心他一個人出差的。

    她要給他空間啊,男人不都是最討厭被束縛嗎?

    “我還是不去了,又要請假,麻煩死了。”夏一涵輕聲說。

    葉子墨吻了吻她的發,說:“聽你的意思,不去就不去吧,我怕我抽不出時間陪你,你一個人會很無聊。你在東江,處處要小心,除了上下班就不要外出了,盡量待在家里。”

    夏一涵點頭,也囑咐他:“你也是,路上要小心,也要小心那個雅惠公主。”

    兩人依依惜別,葉子墨的時間安排的很緊張,早讓人備好了直升機,直接非到別墅里來接他。

    他走后,夏一涵在夏義清和其他幾名安保員的陪同下去上班。

    葉子墨也吩咐過管家,又給夏一涵多增派了兩個人保護她的安全。

    夏一涵去上班有些無精打采,不過跟李和泰打招呼時,她還是盡量提起精神,不想讓他為她擔心。

    “怎么,姓葉的一離開,你就沒魂了?”李和泰調侃道。

    “你怎么知道他離開了?”夏一涵奇怪地問。

    “他給我發了信息,說讓我幫忙照顧你兩天。今天開始,我就全職做你保鏢吧。”李和泰笑著說。

    “這家伙,真是越來越夸張了。”夏一涵小聲念叨,她的神態讓李和泰看著覺得相當可愛。

    “不怪他緊張,是我我也會緊張的。好了,你安心上班,晚上我送你回去。”

    “那怎么行?你還要和云裳姐約會呢,現在正在熱戀期,你送我回家,怕她有什么想法。”夏一涵知道鐘云裳不是個小心眼的人,女人卻終歸是女人,要是葉子墨對鐘云裳太好,她心里不也會有一點點的吃醋嗎?

    “沒事,云裳是你姐姐,她也希望你安全。”

    夏一涵還想要說什么,李和泰看了看腕表,說:“該開晨會了,就不多說了。”

    到了晚上下班的時候,李和泰果然等在夏一涵的車旁,他自己開了一輛黑色賓利,打算為夏一涵保駕護航。

    夏一涵再三說不用他送,李和泰還是堅持。

    “放心,不耽誤我的約會。最近云裳也上班了,我和她約好七點鐘吃飯,現在還早。不過,你要是再不走,可就不早了。”

    夏一涵只好說了聲謝謝和泰哥,上了車。

    早上葉子墨走后,宋婉婷就在琢磨她能趁他不在做些什么。

    上次孩子哭了,葉子墨就從樓下上來,她覺得孩子可能確實是有些問題。過后想想,她又覺得畢竟葉子墨是在家,孩子哭了上來看看,也未必就能說明什么問題。

    她思來想去,又喂了一陣奶,全身熱的厲害,這次想起母親曾經閑聊時跟她說過的話,頓時計上心來。

    到中午天正熱的時候,管家帶著傭人親自給她送來了飯菜。

    為了保證乳汁豐富,她吃的湯湯水水也很多。

    “管家,我很渴,又熱的厲害,天天吃這個,一點兒胃口都沒有。你去給我多準備些綠豆湯,我要解暑。”宋婉婷吩咐道。

    “這……您的飲食都是有專人配好了的,您要喝綠豆湯,這個主,我做不了啊。”管家說。

    “哎呦,你是不知道我心情好,奶水才會好嗎?還是你不知道我奶水不好,孩子餓著子墨會不高興?”宋婉婷拉下臉來,一臉的不高興。

    管家心想,你就自己在這里鬧騰吧,反正出了事你自己負責。我已經當眾提醒過你了,出問題,葉先生也未必會怪我。

    “是,宋小姐,您既然這么說,我就只好去準備了。”管家恭敬地說完,轉身出去了。

    宋婉婷見他答應,自然是高興的。

    管家出于謹慎,還是給葉子墨打了個電話。他知道這次葉子墨路途遙遠,可能還在飛機上,未必方便接聽,他打過去也就是要讓他明白,他是要請示的。

    果然,葉子墨的手機關機了,他沒打通。

    到了廚房,管家吩咐廚師做好綠豆湯,親自端著又給宋婉婷送進房間。

    “宋小姐,您看,您一定要喝嗎?我是不贊成,怕對孩子不太好。”管家勸道。

    “有什么不好?別啰嗦了,你該干什么就去干什么,我的孩子,我還不知道要為他著想嗎?”

    管家卻不動,湯還捧在手上,硬是不送到她面前。

    “宋小姐,我是怕葉先生怪我,您看,他萬一怪我,我該怎么說呢?”

    該死的管家!你不就是怕擔責任嗎?

    宋婉婷沒辦法,她要是想成事,這時還就只能忍著管家,不然她什么都別想做到。

    她長嘆了一聲,輕聲說:“一碗綠豆湯,不會有什么的,又不是毒藥。就是真的有點兒什么問題,這么多人都在場,都可以為你作證,是我非要吃的,不與你相關。如果葉先生要問,你就說我實在沒胃口,什么都吃不下,你看著著急,為孩子想就行了。葉先生為人你又不是不知道,他是最體恤下屬的。”

    管家的目的已經達到了,才懶得再管她的閑事呢。

    “既然這樣,宋小姐慢用吧,我外面還有很多事,就先失陪了。”管家把綠豆湯放到床頭柜上,就轉身離開了。

    他走后,宋婉婷卻看著那碗綠豆湯沒動,那位機靈的月嫂上前,對她說:“宋小姐,您不趁熱喝嗎?”

    她其實是想要提醒她,產婦吃東西都要趁熱。

    宋婉婷怎么會不知道她要趁熱吃東西呢,她是為了達到目的,才特意想要吃冷的啊。

    “熱,透透涼再吃。”宋婉婷有些不耐煩地說,那女人見她態度如此就再也不敢多說了。

    李月嫂也在房間里,見宋婉婷要吃綠豆湯,還是涼的綠豆湯,她覺得不妥,就走上前勸她。

    “宋小姐,綠豆是帶涼的,要是冷著吃,怕您坐月子腸胃吃不消吧。而且小少爺還吃您的母乳,您要是腸胃不好,我怕也會影響到他。”

    宋婉婷要的就是不好的結果,她把眼睛一瞪,冷冷地掃視了一眼李月嫂,更加不耐煩地說:“你怎么那么多事?你們這些個窮苦的人在家里都是照著書本吃東西的嗎?還什么帶涼,你懂的倒不少。我就問你,難道我做個月子就得像個犯人似的,什么都不能吃了?越來越過分了,還輪到你教訓我了,你是活膩了吧?”

    …… ( 豪門寵婚:酷總裁的新歡 http://www.xcolqm.live/26/26004/ )

小技巧:按 Ctrl+D 快速保存當前章節頁面至瀏覽器收藏夾。

上書網每天更新數千本熱門小說,請記住我們的網址www.xcolqm.live

去哪网5元火车优惠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