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23退讓,所以太子死了

文 / 阿彩

章節錯誤/點此舉報 點擊/收藏到桌面
    秦寂言在北齊有探子,可消息卻是季諾派人送來的。

    “季諾,他到底要做什么?”秦寂言半依在車廂里,把玩著顧千城的長發。

    “不管他要做什么,這個消息對我們都非常有用,我們可以提前做好準備。”顧千城枕在秦寂言的腿上,身子微蜷。

    馬車雖大,可真的沒法讓兩個人都躺下。

    “此人,不可不防。”面對季諾的示好,秦寂言沒有喜只有驚。

    西胡三公主、北齊皇帝,季諾轉身就能賣了他們,難保不會同樣對他,秦寂言從來不認為,自己魅力無邊到能換來季諾這等人的絕對忠誠。

    “他根本不在意在你面前暴露本性。”顧千城轉了個身,面朝秦寂言,“你說他這是什么意思?不怕你揭穿他嗎?”

    “他知道本王不會揭穿他。”秦寂言應的干脆,“不管他想做什么,我們做好自己該做的就行了。”

    “也是,不知皇上收到炸藥包的配方沒有。”決定在北齊大面積使用炸藥包后,秦寂言就讓顧千城改良了炸藥包的份量,拿出威力更強的配方,提前派人八百里加急呈給老皇帝。

    算算時間,配方早就到老皇帝手中了,只要老皇帝有一點點腦子,在試驗過后應該就會派人量產。

    事實證明老皇帝雖然年邁,偶有昏庸,但在國家大事上還是很英明的,一收到以秦寂言名義呈上來的炸藥配方,老皇帝就召來封大人、焦大人和兵部、工部尚書,要他們著手成立一家制造司。

    制造司直接對皇帝負責,隸屬秘密機構,所有成員都要精挑細選,不能讓各國探子潛入。

    老皇帝情緒高昂,一連串的命令交待下去,兩位尚書連連點頭,封大人與焦大人卻是沉默不語,直到老皇帝說完,封大人才問道:“圣上,秦王送上來的配方,可經實驗過?是否真有秦王所說的那般威力驚人?”

    老皇帝頓了一下,臉上有幾分不滿,“封卿家,寂言那孩子一向務實,他說有就是有。”也就是說,老皇帝太高興,一時忘了試驗。

    “圣上,臣相信秦王殿下不會夸大其辭。此物制造似乎不難,不如我們先請匠人試造一批,先進行試驗?”焦大人進言,他和封大人一樣半句不提制造司的事,只就事論事,這樣一來老皇帝有脾氣也發不出來。

    “就依兩位卿家所言。”老皇帝情緒有點低,封大人四人極有眼色,立刻告退。

    老皇帝坐在御書房內,屋內只有一個貼身太監侍候,靜悄悄的沒有一絲生氣,好半天才聽到老皇帝開口:“封、焦兩位卿家,似乎不愿局勢改變。”

    炸藥包投入使用,首先武裝的必然是皇帝手中的兵馬,到時候皇帝手中兵馬,就會一躍成為大強最強的軍隊,而趙王與周王必然會不滿。

    有利益的地方就有斗爭。在炸藥包呈上來的那一刻,老皇帝就明白秦寂言要做什么,而他持贊同意見,只是……

    封大人和焦大人的顧慮也不是沒有道理,大秦不能內亂。

    可局勢卻由不得老皇帝說了算。

    焦大人回府后,讓人請來焦向笛。

    “父親,”焦向笛低頭,態度恭敬實則透著疏離。

    焦大人暗自搖頭,說道:“待科考后,你想做什么父親不管你。”哪怕是和秦王走得近。

    “父親你不干涉我的事?”焦向笛不敢置信的抬頭,他老爹什么時候,這么好說話了?

    “不干涉。”

    “哪怕我與秦王走近?”秦王有事,他卻不能幫忙,這是焦向笛心中的痛。

    “哪怕你與秦王走近,為父也不管。”焦大人再三保證,焦向笛這才相信自己聽到的是真的,只是……

    “父親,你沒喝醉吧?”怎么感覺這話,特別像是醉話。

    焦大人很想保持淡定,可聽到焦向笛這話還是忍不住翻了個白眼,“渾說什么,為父沒有喝酒。”

    “沒喝酒,你怎么就說醉話了?”焦向笛繼續犯二,千年老二的名號不是沒有來頭的。

    焦大人恨鐵不成鋼,同樣是半大小子,他家的怎么就比封家那個差這么多?

    而此時,別人家的孩子封似錦,則在與他的父親進行平等的對話。

    “秦王終于朝軍方下手了。”在封似錦看來,秦寂言拿出炸藥的配方,攪動軍方的勢力,絕對是為了趁機謀取屬于他,或者說屬于太子長青該有的那部分兵力。

    “戶部,軍隊,我真不知下一步秦王還會對誰下手。”封大人疲累揉了揉太陽穴,“我一直以為秦王不會爭,原來不是不會而是不愿。”

    一出手,便摟住最重要的兩部,不可謂不厲害。

    “虎父無犬子,秦王本就非常人。”封似錦合上眼,腦中卻是浮現出,秦王與顧千城共乘一騎的畫面。

    怎么想到秦王就想到千城了,還真是……

    “我一直以為,秦王和太子一樣,不會攪亂大秦,現在看來是我先入為主了。”封大人無聲苦笑,他似乎能看到大秦三王一皇子之間的斗爭,一如十五年前。

    “爹,太子顧全大局,一再退讓,所以他死了。秦王還要再退讓,那他就不是太子的兒子。”封似錦聲音微沉,略有幾分嚴肅。

    封大人也沒有在意,只問了一句:“你祖父怎么說?”

    “祖父說,我們封家只需要做自己該做的事。”封似錦低頭,靜靜的坐在那里,封大人無聲嘆了口氣。

    封家以前不插手,現在也不會插手,他懂!

    在老皇帝試制炸藥包時,秦寂言和顧千城面臨北齊一波接一波的追殺。

    這些人對秦寂言一行人的行蹤和布局了如指掌,不管他們從哪里跑出來,最后總能跑到秦寂言面前,將炸藥包丟到馬車附近。

    雖說炸藥包的威力還不足已炸飛馬車,可也給秦寂言和顧千城帶來不小的麻煩,至少在經過七八次的轟炸后,秦寂言那輛專屬馬車已經沒有辦法用了。

    “秦王殿下,馬車已無法再使用,荒郊野外的也找不到合適的馬車給您,末將建議你騎馬。”北齊的將領早就收到消息,這段時間他們一直在看熱鬧,暗中扯扯后退,總之就是不讓大秦好過,不讓秦寂言好過。

    “騎馬?”秦寂言冷笑。

    北齊為了殺他,還真是無所不用其極……

    給讀者的話:許是昨天熬夜熬得太晚的原因,今天特別難受,有氣無力的……先更一章,明天再補齊。 ( 權妃之帝醫風華 http://www.xcolqm.live/8/8812/ )

小技巧:按 Ctrl+D 快速保存當前章節頁面至瀏覽器收藏夾。

上書網每天更新數千本熱門小說,請記住我們的網址www.xcolqm.live

去哪网5元火车优惠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