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百零七章 哪個才是真正的他

文 / 淇老游

章節錯誤/點此舉報 點擊/收藏到桌面
    ,精彩小說無彈窗免費閱讀!

    夜里的航班,三個小時不到,抵達s市,下飛機的時候,天色凌晨一點多。

    由南往北,她從悅榕莊出來的時候,走的匆忙,忘記了換衣服,一下子走出了飛機場,冷風瑟瑟地往領口里灌。

    薇薇安還沒有睡,簡童下飛機,便打開了手機,手機一打開,不多時,一大串的未接電話,還有許多短信。

    眼不見心不煩,手一滑,便滑到了下一條。

    頓時,冷涼的心里,暖了暖。

    是薇薇安,“沒睡?”

    “下飛機了?那我來接你。”

    “不用了,我已經在出租車上。”

    放下了手機,她的唇瓣,不免扯動一道諷刺的弧度。

    那所謂的家人,還不如一個毫無血緣的朋友。

    一個短信是逼她,責怪她,怨恨她,一個短信是等著她歸來,為她接機。

    沒有對比的時候,竟無從察覺。何時起,她的沉默,卻是造就他們傷害的助紂者……錯了嗎?

    她,做錯了嗎?

    一路上,女人一直在思考,是否,是她最初的時候,軟弱的錯誤。

    直到司機停下了車,說:“到了。”

    她才回神,熟悉的大樓,熟悉的環境,下意識抬頭看了一眼自己所住的樓層。

    沒有亮光,和周圍的夜色,融為了一體。

    想來,那人是已經睡了,也是,他何必等著一個遠在外鄉的人。

    推開車門,漫步而下。

    乘坐電梯,到了家門口。

    輕巧地開了門。

    屋子里,靜悄悄。

    她沒有摁下墻壁的開關,借著陽臺打進來的路燈,微弱的燈光,但也足夠她在熟悉的環境中,模糊地行走。

    隱隱約約能夠看到屋子里家具的黑影綽綽。

    從三亞回來,直到進到了家中,才緩緩松了一口氣,她往客廳走去,丟了手中的背包,把自己像個無骨的大型球狀物體一樣,正準備把自己整個人拋到沙發上。

    才看到,沙發上一個黑乎乎的人形物體。

    猛然瞇起眼,又定睛仔細觀察了一下……不是像,那就是一個人。

    某根神經繃緊,悄然靠近,熟悉的味道,竄入鼻間,是她盥洗室里洗發水的味道。

    ……是他。

    她出乎預料的沒有覺得奇怪,也反常地沒有去叫那人。

    悄然走了過去,站在沙發旁,靜靜看著,那人整個人躺在沙發上,頭枕著胳膊。

    她沒打擾,轉身去了臥房,捧來一床被子,蓋了上去。

    許是動靜有些大,沙發上那人動了動,翻個身,又睡去了。

    她轉身之際,便看到一旁的吧臺上,擺放著一桌飯菜,腳如生了釘一樣,釘在了原地,望著那一桌子的飯菜,伸出手去……熱的?

    眼底閃過一抹驚詫。

    “童童?”

    身后,鼻音濃重的,那人許是剛睡醒,軟糯地叫了一聲。

    她沒應聲。

    “童童,我又做夢了?”

    “?”

    卻看那人掐了掐自己的手臂,嘶的一聲叫了出來:“不是夢啊,童童,你回來了?”

    “你什么時候回來的?”

    “餓不餓?”

    “阿修給你盛飯。”

    她站在原地沒有動彈,目視那人爬了起來,開了燈,頓時滿是暖光傾灑而下。那人一邊給她盛飯,一邊喋喋不休:

    “童童不知道吧,阿修會做好多飯菜,跟電視里學的。”

    眸光掃了一眼,擺在她面前吧臺上的那碗白米飯,還冒著熱氣。

    “薇薇安說你吃飯很乖,是薇薇安騙我嗎?

    你夜深才吃的飯?”

    “不是。

    阿修吃過了,天沒黑就吃了。”

    天沒黑就吃了?

    她頓時臉色沉了沉:“說謊。飯菜還熱著,天黑到現在,飯菜會熱嗎?”

    她口吻有些嚴厲。

    那人一臉的委屈:“阿修沒有說謊。

    阿修很早吃過。”

    “那我還不知道,我們家的碗,還有保溫的功能。”冷嘲道。

    那人滿臉的倔強:“阿修沒有說謊,阿修才不會對童童說謊。”

    “呵,那你告訴我,這是怎么回事?”

    “熱的。冷了,阿修就重新熱一遍。”

    雖然說的有些不清不楚,但女人聽懂了。

    驀然一顫……“你……飯菜冷了,你就重新熱一遍?……為什么?”她壓著心口忽然跳快的心跳,眼眨也不眨一下,盯著面前那人。

    有個答案,早已經涌出。

    女人捏著掌心,掌心里,卻莫名的一片潮濕。

    她竟然……緊張到出汗?(蝕骨危情..8282790)--(蝕骨危情2424030)-- ( 蝕骨危情 http://www.xcolqm.live/88/88425/ )

小技巧:按 Ctrl+D 快速保存當前章節頁面至瀏覽器收藏夾。

上書網每天更新數千本熱門小說,請記住我們的網址www.xcolqm.live

去哪网5元火车优惠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