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3章 (三更)

文 / 盈澈逝雪

章節錯誤/點此舉報 點擊/收藏到桌面
    page_top;

    哪怕身體已經被藥物徹底催熟了,流淌出滑膩的黏=液,但是不適合進入的位置,到底承受不住祁灃巨大的家伙,剛剛進去一點就已經像被撐開一樣,涌出一古怪又疼痛的滋味。

    駱丘白額頭上全是汗,深吸一口氣扶著硬塊往里慢慢的坐,可惜兩人粘膩污濁的兩腿間太過濕滑,堅硬的頂端每一次都氣勢洶洶的逼近,散發出駭人的熱度,可剛要進去的時候,就會馬上滑出來,過家門而不入,直撓得人全身發癢。

    駱丘白劇烈的喘著粗氣,本來就沒什么力氣的身體,更是酥軟不堪,他只覺得像被人拿著一根羽毛撓腳底板一樣,全身上下都難受,但就是怎么也緩解不了。

    巨大的干渴讓他蹙起了眉頭,忍不住低頭看了一眼祁灃的大家伙嘟噥,“為什么長這么大……要是小一點就好了。”

    他的呼吸噴在筆挺的器官上,讓那里更加脹大了幾分。

    祁灃心口脹痛,全身麻痹,唯一靈敏的位置就是前端,以前那里沒有反應的時候吃幾片鎮定就挨過去了,可是如今他已經被駱丘白撩=撥的火燒火燎,那里立起來的滋味就像被人掐住血管,脹痛又酥麻,簡直比沒有反應還折磨人。

    “不是換你來嗎?倒是動啊。”祁灃冷硬的開口,一雙眼睛卻赤紅一片。

    他著急,駱丘白比他更著急。

    無法釋放就永遠無法解開藥性,酒精涌上來,他頭昏眼花,回頭轉身背對著祁灃跪下,破罐子破摔似的說,“你幫我松一松……我沒力氣了……”

    狹窄嫣紅的隱秘處突然暴=露在眼前,仿佛在祁灃身上澆了一桶油,他的胸口劇烈起伏,如果不是這該死的怪病發作,他一定會馬上把駱丘白掀翻,分開他的腿狠狠地頂進去,讓他再也沒法露出這里給任何人看。

    “快啊……我忍不住了。”駱丘白晃了晃腰,聲音像是夾著一層水,每說一個字就留下濕漉漉的痕跡。

    “yin=蕩……”祁灃從牙縫里擠出幾個字,一瞬不瞬的盯著微微收縮的秘處,把手指探了進去。

    高熱緊致的腸=肉一下子裹住他的指尖,讓他頭皮一麻,瞬間想起自己的家伙埋進去的滋味。

    “唔!”駱丘白難耐的悶哼一聲,身后的癢終于被撓對了地方。

    他唯一可憐的經驗就是跟祁灃的那一次,而且當時的神智不比現在清醒多少,如今手指在身體里,他就以為剩下的事情應該就是祁灃來做了。

    可一回頭發現祁灃的呼吸都快噴出火了,手指去因為手臂的麻軟使不上力氣,只能送進去看著銷=魂處干瞪眼,連鼻尖都被紅了。

    駱丘白又想笑又無奈,只好握住祁灃的手指在身體里進出,帶著薄繭的手指摩=擦著最隱秘的位置,沒幾下就帶出了噗噗的水聲。

    他跟著節奏一邊動著祁灃的手指一邊晃動著腰肢,很快就得趣,把祁灃三根手指送進來抵最癢的一點,舒服的揚起脖子,控制不住“嗯”了一聲,此刻一張平凡的臉染上潮紅,汗津津的,無比惑人。

    手指在秘處進出,可身體最痛最難耐的位置卻一直被晾在一邊,就在祁灃忍不住又要發脾氣的時候,突然感覺有什么溫熱的東西舔了自己一下,緊接著巨大的前端被潮濕的入口包裹,一條柔軟的舌頭在上面蹭了幾下,帶著一絲試探。

    駱丘白舔了幾下,覺得有點腥,瞬間吐出來,沒再理會。

    這下徹底讓祁灃怒了,既然都做了這么yin=蕩的事情,為什么不做到最后?作為妻子,你到底有沒有設身處地的為丈夫考慮過?

    “你到底會不會做?是我配合你,你別只顧著自己爽!”

    他沉著臉憋出一句話,腰部使勁向上頂,駱丘白抽出手指,覺得差不多了,便扶著祁灃的大家伙再一次坐了下去……

    這一次堅硬的前端終于完全被吞了進去,披荊斬棘,緊緊被推拒了幾下,接著就被夾道歡迎。

    結婚后的第二次結合,一個是藥效難耐,一個是怪病纏身,貫=穿瞬間讓兩個人干渴已久的人同時舒爽的發出一聲低吼。

    祁灃的喉結上下滾動,感覺自己像被吸了進去一樣,被緊緊層層疊疊的纏繞住,像吸盤樣吸=吮著最敏感的部位,讓他瞬間又脹大了一圈。

    “呃啊!”駱丘白被撐得悶哼一聲,雙手撐著祁灃的胸膛,控制著節奏不停的搖擺,磨蹭著體內最癢的一點。

    他根本沒有經驗,也第一次用這樣的姿勢,力度掌握不好,每一次戳得狠,就揚起脖子發出一串近似于痛苦又愉悅的口申口今。

    黑色的頭發被汗水打濕,隨著他的動作飛濺出來,祁灃看著騎在自己身上顛簸起伏的妻子,只覺得眼睛都要燒了起來,暴漲的情==潮像洪水一樣將他席卷,被阻塞的經脈里似乎都能聽見血液奔流的咆哮。

    頂端越發堅硬,不斷的跳動膨脹,駱丘白劇烈收縮,被頂撞的全身發麻,浪潮般的灼熱也終于達到了沸點。

    鑰匙再次捅==進鎖眼,咔噠一聲打開了封閉的大門,重重的坐下去的瞬間,祁灃感覺到一陣讓人頭皮發麻的緊縮。

    “啊——!”芙蓉勾發出短促尖銳的顫音,聲帶摩擦,前端爆發,將銷=魂=蝕=骨散滿整個房間。

    祁灃悶哼一聲,被阻截的陽氣一剎那間決堤,第一次交融的記憶浮現在眼前,駱丘白全身發顫的趴在祁灃身上,體內灼熱的污液讓他一時回不過神來。

    這時祁灃直起身子,蠻橫的扯過他狠狠地親了一口,舌頭探進來使勁吸吮了幾下,接著翻身把他壓下。

    巔峰后的駱丘白像塊泡發的海綿,根本無力掙扎,渾渾噩噩的腦袋里有什么東西一閃而過,這家伙剛才不是動不了嗎,這會兒身寸了怎么反而精氣十足了?

    可惜這個念頭還沒等琢磨明白,祁灃就分開他的腿再次頂了進來,動作又快又痕,恨不得把他折騰散架似的,狂風驟雨般襲來。

    “嗯……慢、慢點!嗯……啊!”駱丘白全身無力只發出幾個綿軟的顫音,就被祁灃莫名其妙的捂住嘴巴,呵斥一聲,“別逼我把你弄死在床上!”

    撂下這話,堅硬的器官動了起來,像是把剛才由駱丘白拿走的主動權奪回來一樣,把他再次卷入滾滾情==潮。

    藥效再次涌了上來,把駱丘白好不容易找到的一點清明又一次吞噬干凈,他異常的燥熱,身體里空虛的厲害,糊里糊涂喊了許多“再快點”“深一點”“好舒服”之類不著邊際的話,引發男人一次又一次怒火,發起更加兇猛進攻。

    芙蓉勾的嗓子啞了,巔峰再次來臨的時候,他腦袋里一片空白,緊緊攀住男人,感覺到一股炙熱的暖流噴涌在深處……

    縱玉的下場,就是第二天一早醒來,全身酸痛的像是遭遇了車禍。

    躺在松軟的床上,駱丘白揉了揉惺忪的眼睛,屋里只有他一個人,窗外的陽光投到眼睛上,讓他一時都沒想起自己在哪里。

    翻身想要坐起來的時候,后腰突然傳來一陣痛楚,緊接著眼前一陣昏花,腦袋渾渾噩噩的,像是爛醉了一夜。

    等一下,醉……?

    駱丘白愣了一下,接著腦海里閃過無數片段,他記得自己被灌酒、下=藥,當然也記得被孟良辰堵在廁所,還有……跟恬不知恥的纏著祁灃滾了一夜床單……

    昨夜纏綿的記憶沖進腦海,像一記悶棍砸在他的腦袋上。

    那個被祁灃推開好幾次,還不依不饒纏上去,甚至主動給他舔大鳥的人,真的是他?!

    駱丘白被自己的記憶嚇懵了,掀開被子低頭一看,全身上下青紫斑斕,腿間更是糟糕的一塌糊涂,無不昭示著昨晚發生的一起都是真的。

    他哀嘆一聲,猛地用被子蒙住腦袋,恨不得一下子睡過去,發現這只是個噩夢。

    這時房門咔嚓一聲打開了,駱丘白一動都不動,決定裝死到底。

    沉穩有力的腳步聲停在床邊,祁灃居高臨下的看著把自己團成一個球駱丘白,嘴角很淡的勾了一下。

    這算是害羞了?床上小媚==娃,床下賢內助什么的,真讓人無可奈何。

    “喂,起來。”

    駱丘白聽到祁灃的聲音,身體瞬間一僵,不吭一聲。一大早就要見到被自己糾纏一夜的大金主,實在是太尷尬了。

    大鳥怪脾氣那么古怪,見面他要說什么?難不成來一句“不好意思,我昨天強=上=了你,你不要介意啊呵呵呵”?想起來就很蠢好嗎……

    “聽到沒有,別讓我重復第二遍,否則我們就繼續昨天晚上的事情。”

    祁灃從鼻腔里發出一聲,根據駱丘白掌握的規律,這時候他應該心情不錯。

    硬著頭皮掀開被角,他看到了祁灃那張棱角分明的俊臉,頓時臉色有點掛不住,了抓頭發,他也不知道該說什么,干巴巴的憋出一個笑容:“早、早上好。”

    他的臉上還帶著紅潮,脖子里全是斑斑碎吻,頂著一頭亂發,不同意平日里的懶散和床上的風流,顯得傻乎乎的,大大的取悅了祁灃。

    他把桌子上一盤早餐端到駱丘白面前,“洗漱,吃飯。”

    “啊?”駱丘白像來跟不上他的腦回路,一時有點反應不過來,這時候祁少爺不是應該暴躁的指責昨晚他做的事情嗎,突然這么好說話是怎么回事?

    想到這里,他把祁灃從上到下打量了一遍,這才發現他竟然穿了一件淺藍色polo衫,搭配駝色休閑褲,一改過去萬年不變的黑白灰正裝。

    “今天有什么事情嗎?你怎么……換了衣服?”

    祁灃瞧他一眼,把一個紙袋遞給他,里面放著跟他同款同色的休息裝,除了尺碼不同,其他地方連個線頭都一模一樣。

    “今天跟我出門。”

    駱丘白愣了一下,接著搖了搖頭,“你能去的地方,我多半不適合跟著,再說今天我要回公司一趟,電影的合約還沒有簽,我得……”

    “沒有什么不合適,你必須跟我去。”

    祁灃面無表情的打斷他,“這些都可以抽空再做,但今天你不能遲到。”

    駱丘白一頭霧水,“有什么活動是我必須要去的嗎?”

    祁灃很淡的笑了一下,轉了轉自己的受傷的婚戒說,“今天回家吃團圓飯,你可以給爺爺敬孫媳婦茶了,難道我不該帶你去?”

    駱丘白瞬間愣住了,張著嘴半天沒說出一句話。

    他不敢置信的看了祁灃一眼,又摸了摸青紫一片的脖子,就憑他這副縱玉過度的鳥樣,若是見了祁老爺子,豈不是要被活剝一層皮?!

    (.lwxiaoshuo.)作者有話要說:今天的三更一必須腆大臉求表揚。(*刀刀二刀刀*)q作者通宵寫的這一萬字,可能會有錯字,現在困得眼都花了……必須要去睡一會兒了,累趴_(3」乙)- ( 巨星之名器爐鼎 http://www.xcolqm.live/9/9173/ )

小技巧:按 Ctrl+D 快速保存當前章節頁面至瀏覽器收藏夾。

上書網每天更新數千本熱門小說,請記住我們的網址www.xcolqm.live

去哪网5元火车优惠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