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0章

文 / 盈澈逝雪

章節錯誤/點此舉報 點擊/收藏到桌面
    page_top;

    從洗手間出來的時候,休息時間也到了。

    森川跟幾個制片商量了一下,最終遺憾的放棄了剛才那張兩人緊緊相擁,兵戎相向的劇照,重新定下了兩組新的海報造型。

    一張是岳朝歌月簡潼最初相識時,誰都不知道對方的身份,彼此引為知己,舉杯相視一笑的樣子,第二張,則突出電影“廝殺”的主題,簡潼閉著眼睛坐在龍椅之上,岳朝歌在背后用一把利劍鎖住了他的咽喉,唇角帶血,目光森然的看著鏡頭,而兩人背后,則站在電影中幾個重要角色,仿佛為了展現陣容一般,一字排開。

    這兩組造型對駱丘白來說不算困難,他絲毫沒有受剛才孟良辰那些話的影響,認真投入到拍攝當中,繼續把某人當成空氣。

    而孟良辰自從走出洗手間,整個人就有些飄忽,整整一下午,沒有再繼續找茬,只是沉默的坐在那里,一直看著駱丘白,目光深沉不知道在想些什么。

    到了下午六點,海報終于順利拍攝完成,因為劇組的工作人員彼此都是第一次合作,也不知道是誰提議一起照張相,得到了所有人的支持。

    駱丘白這時候連身上靛藍色戲服都沒來得及脫下來,挽著長長的袖子就湊到了人群之中,這時葉承被后面笑著要簽名的女工作人員追的有點狼狽,大步邁過來的時候,差點撞到駱丘白手里的長劍上。

    他“嘶”一聲捂住鼻子,劍眉一挑,佯怒道,“岳朝歌,你看不見我被追的這么慘嗎,現在竟然還趁機偷襲,真是好歹毒的心!”

    駱丘白也被他撞了一個踉蹌,見他這副耍寶的樣子,舉劍一揮擺出個招式笑著說,“你知道什么,我這叫趁你病要你命,不服來戰啊?”

    “嘿,你個反賊還來勁了,今天就讓你知道當今江湖誰怕誰。”說著他擼起龍袍袖子,兩手一伸,作勢就要跟駱丘白比個高下。

    周圍人一聽這個來勁了,紛紛嚷著要看大戰三百回合。

    兩個人本來就是愛玩的人,拍戲的時候又很聊得來,短短一天就已經稱兄道弟,這會兒玩性上來,笑著鬧成了一團,周圍的工作人員也加入戰局,分成“反賊黨”和“擁帝黨”兩派,一邊加油助威一邊笑著拍照,現場一時間無比的熱鬧。

    這時候森川跟孟良辰從遠處走了過來,所有人瞬間鴉雀無聲,不是因為害怕,而是因為孟良辰的扮相。

    他換了一身跟岳朝歌一模一樣的衣服,長袍襤褸,長劍入墨,高大挺拔的身材,冷硬強悍的氣質,瞬間再現了三年前那個經典到無法超越的角色。

    駱丘白頓了一下,接著一張臉迅速冷了下來。

    他這個“岳朝歌”還沒有退場,孟良辰又穿成這個樣子出來,算什么意思呢?

    孟良辰像是沒有看到他的目光,側身占到了駱丘白身邊的位置,森川滿意的點了點頭說,“之前有制片提議讓新舊岳朝歌一起做宣傳,我還覺得沒什么必要,如今才覺得這真是個好主意,良辰,這次要委屈你這個大投資商給電影多吸引點眼球了。”

    孟良辰笑了笑,余光在旁邊的駱丘白身上停了一下說,“看你這話說的,丘白跟葉承那張海報既然被我給廢掉了,我總要做點什么來彌補你碎了一地的玻璃心,是不是?”

    聽完這話,眾人臉上的表情不一。

    駱丘白在心里嗤笑一聲,孟良辰斃掉他跟葉承的合影,自己親自上陣,這是故意演給他看嗎?難不成他對付不了祁灃,只能來找個假想敵使勁?

    駱丘白惡劣的想著,這時就聽站在后排的李天奇突然嗤笑一聲,裝作開玩笑似的說,“孟影帝,你太壞了。你這一出場不就立刻把新版岳朝歌給秒殺了嗎?到時候所有小姑娘都只顧得上看你了,誰還顧得上咱們的丘白啊?”

    這句話聽起來的確是個玩笑話,但是由李天奇的嘴巴說出來,卻帶著濃濃的幸災樂禍。

    孟良辰只是笑了笑,沒有回答他的問題,葉承瞥了他一眼,輕微皺起了頭,往旁邊站了站。

    駱丘白黑著一張臉,始終不發一,這時鏡頭對準了所有演員,孟良辰抬起手,仿佛哥倆好一般摟住了他的肩膀。

    快門聲這時響起,把駱丘白和孟良辰比肩的樣子定格了下來。

    相片照完,一天的任務終于完成了,葉承笑著跟身后所有工作人員說,“大家今天辛苦了,晚上誰也不準走,我請客吃飯。”

    一句話讓現場沸騰了起來,誰都沒想到第一天開工就能蹭到影帝的飯。

    “葉影帝,你真的大放血啊?那鮑魚海參魚翅必須來雙份,咱吃一份,仍一份,才能顯示出這頓飯的高端大氣上檔次!”

    “去,都別給我挑三揀四,再廢話,今天晚上就只給看不給吃,活活饞死丫這些嘴賤的!”

    葉承啐了他們一口,看了一眼抿嘴不說話的駱丘白,一把摟住他的肩膀,“岳朝歌,剛才那一局咱還沒分勝負,咱們酒場上見,你可不許不去。”

    其實駱丘白真的沒打算去,孟良辰今天攪合的他一天都心情不佳,好不容易收工了,他恨不得立刻回家睡大頭覺。

    恰好這時孟良辰像讀懂他的心似的,笑著開口說,“葉承,你沒看出丘白累了嗎,你這大影帝不給新人面子啊,酒場上誰是你的對手?”

    “話可不能這么說,我這個‘皇帝’哪能缺了‘反賊’呢?你這個‘岳朝歌’現在可是投資商,我又不敢請你去,只能找丘白,這樣怎么叫不給面子?”

    一句話堵得孟良辰無話可說,順便讓他再也找不到參加的理由。

    駱丘白捕捉到葉承發壞的表情,看他對自己眨了眨眼睛,一時沒忍住笑了一聲,這家伙一定是故意的。

    看到孟良辰不悅的表情,駱丘白心里舒坦了。

    看都沒看他一眼,笑著對葉承說,“行,那咱們就酒場上見高下,這次一定讓你戲里戲外都輸個屁滾尿流。”

    葉承笑噴,“來啊,誰怕誰。”

    兩個主演笑鬧著離開,一群工作人員浩浩蕩蕩的跟著,孟良辰的身份逼得他沒法拉下臉皮跟上去,只能眼睜睜的看著駱丘白的身影消失在眼前,緊緊地攥住了拳頭。

    坐上劇組的車子,向著酒吧進發。

    駱丘白看了看時間,已經過了晚上六點,腦袋里突然蹦出祁灃暴躁的樣子,下意識的拿出手機,手指按在了“祁灃”兩個字上。

    差一點就要按下去的時候,他頓住了手指。

    不行,他不能跟原來一樣時時刻刻都遷就著那個大鳥怪,以前是他好脾氣,愿意包容這個脾氣古怪的男人,也愿意做個合格的配偶,想盡辦法照顧他,讓他高興。

    但是現在已經不一樣了,他已經決定讓祁灃吃點苦頭,在他交付真心之前,絕對不再主動倒貼,只是做個有職業操守的“道具”。

    那個家伙,那么惡劣,明明在利用了自己,還天天擺出一副高貴冷艷的樣子,脾氣那么臭,也只有自己忍得了他,所以他不過是去跟劇組吃個飯,為什么還要想著跟他報備?

    點開手機信箱和聯絡簿,沒有任何一條關于祁灃的短信和未接來電。

    證明這整整一天,大鳥怪壓根沒有聯系過他一次。

    虧他今天早上還給他做了早餐,親手穿了衣服,真是沒良心。

    駱丘白撇了撇嘴,重新把手機塞進了口袋,最終決定不把這件事情告訴祁灃了。

    反正按照合同,他只要對金主做到逆來順受,絕不反抗就好了,但凡金主說的,他就乖乖去做,無論是做飯穿衣還是其他事情,祁灃敢說他就敢做。

    但是今天金主大人壓根沒鳥他,也沒給他下任何命令,說明現在是“下班時間”,他有權利支配自己的時間。

    車子絕塵而去,駱丘白卻不知道此時正坐在辦公室里的祁灃,一張有多么的臭。

    他翻來覆去的看著手機,這個動作已經持續了整整一天,從妻子給他系上領帶,目送他出門的時候開始,這個動作都不知道重復了多少遍了。

    時鐘已經指向晚上八點,手機仍然安靜的躺在桌上,一聲不吭。

    他皺著眉頭,冷著臉,抄著口袋在辦公室里踱著步子,心里別提有多不悅了。

    他不明白自己的妻子到底要玩到什么時候,難道他就沒有發現自己的丈夫到這個點還沒有回家,就是為了給他足夠的時間來欲擒故縱嗎?

    想起早上起來,在廚房里看到駱丘白為了給他準備早餐忙前忙后的樣子,祁灃的嘴角終于有些松動。

    駱丘白的腰很柔韌窄細,想起來就讓他忍不住想要從背后把他摟進懷里,食物的香氣似乎還在鼻子下面飄來飄去,就像那該死的芙蓉勾的聲音和笑容一樣,整整一天,無時無刻不在撩動著他的腦神經。

    他的身上有很淡的香味,不是化工品合成的味道,祁灃形容不出來,但是他就是很喜歡。

    駱丘白站在離他很近的位置,手指在他的喉結處活動著,領帶發出布料摩擦的聲音,他只要低下頭就能吻到妻子的發尖,最可惡的是他這時候竟然還抬頭看了自己一眼,那雙眼睛一挑,簡直讓人把持不住。

    祁灃抿著嘴唇,扯了扯領帶,似乎呼吸有些困難。

    窗外的風吹在臉上,他想起妻子柔軟濕潤的嘴唇落在皮膚上的感覺,明知道他最討厭色=誘了,還偏偏用這么惡劣的手段,難道他看不出來自己最想讓他親的是嘴唇嗎?

    這種赤=露o=露o的勾引完全是不合格!早上起來他就應該呵斥他一句,讓他再重新做一遍。

    手機突然震了一下,祁灃目光一亮,接著拿起來。

    祁少,好久不見了,今天晚上有空跟兄弟喝一杯嗎?——章煦

    祁灃的臉瞬間一黑,把手機往桌子上一扔,嘴里暗罵一句,早不來短信晚不來短信,偏偏選在這時候,現在誰有空陪你這家伙鬼混。

    手機落在桌子上發出“砰”一聲響,接著滑出去很遠。

    祁灃喝空杯子里的咖啡,又仔細翻看了一下通話記錄,仍然沒有駱丘白的任何消息。

    他深吸一口氣,覺得作為丈夫,若是無法滿足妻子的需要實在是很丟臉,既然駱丘白想勾引他,他就給他欲擒故縱的機會,所以這一整天他都強忍著沖動,始終不聯系駱丘白,就是給他機會他主動來找自己,畢竟早上起來那么賣力露=骨的勾引了他,接下來肯定還會有其他的動作。

    但是整整一天,別提是他設想已久的中午送飯、突然出現在自己的辦公室,想要讓自己滿足他的欲=望,甚至連一通電話到現在都沒有,作為丈夫他覺得自己被忽視了。

    若是妻子就在眼前,他一定毫不猶豫的把他按在門上使勁親幾口,親的他只能在自己懷里軟成泥,逼得芙蓉勾發出好聽勾人的聲音,讓他明白這就是勾引自己還不負責的代價。

    就在這個時候,他隨意的翻開網頁,公司的微博突然跳出來,他隨手點開,突然在最上面浮動的娛樂新聞上看到了駱丘白的名字。

    下意識的打開,看到上面的內容,祁灃的臉瞬間又黑了一層。

    通知:作者有話要說:}轉告樂文小說網這一章其實沒寫完請互相轉告唯一新地址為。y.....……祁公子后面還有好多戲份q。]但是今天來不及了,先更這些,明天多寫點_(3」乙)_ps:后面是甜的,作者菌保證,絕壁不是什么加深誤會梗……ps:謝謝西西魯扔的手榴彈、小龍子扔兩個地雷、染彤、兮兮鮮、el摸巖海苔扔的地雷,(叮一3幾叮 ( 巨星之名器爐鼎 http://www.xcolqm.live/9/9173/ )

小技巧:按 Ctrl+D 快速保存當前章節頁面至瀏覽器收藏夾。

上書網每天更新數千本熱門小說,請記住我們的網址www.xcolqm.live

去哪网5元火车优惠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