40

文 / 盈澈逝雪

章節錯誤/點此舉報 點擊/收藏到桌面
    夜色籠罩大地,窗外華燈初上。[*****$百~度~搜~四~庫~書~小~說~網~看~最~新~章~節******]

    李天奇被警方抓捕的事情猶如一顆原子彈,在娛樂圈里爆炸引起軒然大波,本以為駱丘白被富商包養,囂張跋扈欺壓前輩的丑聞已經是板上釘釘的時候,卻在天黑的時候突然來了一個神轉折,這讓所有人都目瞪口呆,忍不住拿著手機、電腦,在網上刷新了一遍又一遍,全都在期待著后續發展。

    李天奇的負面新聞一件又一件的曝光,幕后就像有一只看不見的手在操控著整個局面,哪怕他背后的運作團隊在網上在努力洗白,也跟不上李天奇丑事的曝光。

    耍大牌、嫉妒心強、排擠新人……這樣的言論甚囂塵上,哪怕“奇粉”死咬著不放,一口否定自己的偶像是這種人,也抵不住潰敗之勢。

    “奇奇肯定是被人陷害了,他平時根本就不泡酒吧,怎么可能幫俱樂部兜售違禁藥物,他肯定是被帶走接受調查,很快就能回來,某些人少話說八道!”

    警察新聞發布會都開了,奇粉仍舊裝看不見裝聽不見,有人忍不住回噴,“你是李天奇他媽還是他爹,他泡不跑吧你也知道?還是說,某些腦殘粉認為警察也是被人買通,可以無憑無據的隨便抓人,何棄療啊!”

    雙方陷入了一片對罵,事情發展到了僵局。

    即便是李天奇的人品真的問題,還被警察逮捕了,最多也就是證明他的話里有水分,卻不能完全洗刷掉駱丘白打人的嫌疑,畢竟李天奇腳腕上的傷沒有偽造,而且如果沒有靠山,他突然被委以“男主角”的重任,也的確解釋不通。

    祁灃大概翻了翻網上的帖子,看到這樣的質疑,忍不住冷笑一聲,瞳孔深邃冷凝,緊緊繃著嘴角,撥通了一個號碼。

    電話接通,他面無表情的開口,“剛才準備的東西可以放出來了,叫鄭淮江準備,是時候該他出場了。”

    電話扣上,他急步去了會議室。

    此時駱丘白正躺在沙發上,跟灃灃一起玩,旁邊的電視一直開著,娛樂頻道滾動播放著今天這樁丑聞的后續發展,而他卻沒什么心思去看,反而拿著手機翻來覆去的琢磨。

    手指一直按在“祁灃”兩個字上,考慮著要不要撥過去。

    大鳥怪從下午一直到現在天都黑了,也不見人影,在今天這個節骨眼上,他作為“緋聞男主角”突然消失,讓駱丘白忍不住懷疑,李天奇被警察逮捕的事情其實就是祁灃一手操控的。

    想到他那張冷若冰霜的臉,駱丘白抓了抓頭發,越琢磨越有可能,忍不住按下了號碼準備一問究竟的時候,電視里卻突然傳出熟悉的聲音。

    一抬頭,竟然是鄭淮江。

    他許久不在公眾面前出現,但是金牌經紀人的名聲在外,一出場,現場的閃光燈就連成了一片。

    他面無表情地走上臺,背后是一塊巨大的熒幕,上面有一串顆耀眼的星星,拼湊出xh兩個字母,這正是星輝公司的標志。

    “……對于近日沸沸揚揚的‘打人門’事件,主角駱丘白和李天奇同屬于星輝,發生這樣的事情,誰都不想,我今天僅代表公司,有義務也有責任,召開這場記者招待會,給各位同仁一個清楚的交代。”

    駱丘白盯著屏幕半天,驚訝的眼睛都睜大了。

    這位閻王爺什么時候決定開新聞發布會的,自己作為他手下的藝人,還是當事人之一,怎么都不知道這件事情?在這個節骨眼上站出來,他到底想說什么?

    就在這時,記者們紛紛舉著麥克風連環炮似的問道,“鄭先生,李天奇和駱丘白同屬于星輝公司,這次鬧出這樣的不愉快,您更傾向于相信誰?”

    “星輝在這時候開記者招待會,是不是要決定兩位藝人誰去誰留?李天奇被拘留的事情,公司會力保他嗎?”

    “駱丘白真的被人包養了嗎?他跟昆侖財團的祁灃到底是什么關系,您能回答一下嗎?”

    ……

    一個又一個問題像潮水一般用來,鄭淮江面色不改,一抬手止住全場的聲音,慢慢的開口,“第一,對于藝人們的私事,公司不發表意見。第二,公司沒有所謂的偏愛,也不傾向任何人,只選擇尊重事實,而現在,我僅代表公司,把調查到的事實給各位一探究竟。”

    說著他揮了揮手,背后的熒幕亮起,畫面晃動了幾下,接著映出來的一幕,正好就是網上爆出來,李天奇被駱丘白推下樓梯的視頻。

    正當記者們以為,星輝公司調查到的事實就是認定駱丘白打人的時候,又突然覺得畫面有哪里不對。

    “電影《殘陽歌》目前還在緊張的拍攝當中,按照規矩并不應該提前公布片段,但這一幕關系到兩個藝人的名聲,公司費了很大的力氣才拿到了事發當時,主攝像機拍下的最清晰的記錄。”

    畫面中駱丘白猛地一推,李天奇腳下不穩,一下子踩空……就在這時,鄭淮江突然按下了暫停,手指點了幾下說,“這就是我們看到的事實,而把播放速度調慢十倍,再看一遍就會發現……”

    后面的話他沒有說,全場的目光都在大屏上,畫面緩慢的動著,就像慢動作一樣,當駱丘白又一次抬起手準備推向李天奇的時候,有人突然驚訝的叫了一聲,“他的手沒有碰到李天奇!”

    這話一出,全場人都睜大了眼睛,鄭淮江暗自勾起嘴角,把速度調慢了二十倍,重新播放。

    所有人的目光像是帶著刀子一樣,死死地盯著兩個人相碰的部位,電影原版畫面太過清晰,每一個動作都逃不出眼睛,被可以放慢的速度把兩個人的一舉一動都放大了無數倍,這時候,駱丘白再次伸手,畫面定格,鄭淮江拉近鏡頭。

    偌大的一面熒幕上,駱丘白的手掌與李天奇的衣服之間真的有一塊幾不可見的縫隙!

    一時間,記者們都愣住了,短暫的失神過后,刺目的閃光燈瘋狂的亮起,一時間整個屋子亮如白晝。

    原本網友上傳的視頻都是用手機拍攝的,畫面即便是再清楚也無法與高清攝像機相比,更何況,上傳視頻的人都是李天奇的粉絲,他們本來站的就遠,拍出來的畫面就更沒有順服力了。

    毫無疑問,鄭淮江拿出來的視頻是鐵一般的事實,駱丘白是無辜的!

    所有記者都激動的沸騰了,恨不得立刻搶下這樁大獨家,坐在電視機面前的駱丘白一口水噴出來,嚇得灃灃“嗷”一聲跳起來,從沙發上掉了下去,滾成一個球。

    《殘陽歌》的原片是機密中的機密,在整個片場連他這個主演都沒資格進機房碰一下,星輝公司就算再財大氣粗也不會隨便在他這種小藝人身上花這么多心思,更何況鄭閻王要是手上真有這么厲害的“證據”,在丑聞剛爆出來的時候他就拿出來了,還會等到現在?

    所以,可以肯定……鄭淮江背后肯定還有一個更厲害的人物在不計代價和花費的幫他洗脫嫌疑,而這個人十之j□j會是……

    祁灃。

    駱丘白的臉紅了紅,一時間坐不住了,拿起衣服就往外跑,可是一想到門口圍追堵截的記者,要是看到他在祁灃的屋子里出來,那更是說不清了。

    忍不住拿出手機,給祁灃打電話,響了幾聲直接掛掉,就像祁灃平時那張臭臉一樣,面無表情也不知道在琢磨社么古怪心思。

    這個時候,記者招待會還在繼續,鄭淮江抖出這個爆炸新聞之后,拿出一份聲明稿。

    “……李天奇作為星輝的一員,違法犯罪兜售違禁藥物的事情,我們表示譴責和遺憾,這的確是公司監管不嚴,才導致藝人出現這種問題。對于他故意制造假新聞,打壓排擠公司下一部大制作電影中重金培養的新人,造成這樣的惡性競爭,我們絕不姑息,堅決對他執行雪藏處理,當然公司也一定會盡力配合警方的調查工作,還請各位同仁以及廣大民眾監督批評。”

    幾句官話套話一樣的說辭,仔細琢磨立刻讓人意味深長。

    李天奇一旦跟違法犯罪的事情沾上邊,他的演藝生涯也就毀了,這時候就算駱丘白真的出手打了人,作為娛樂公司也一定會棄車保帥,扔掉李天奇這個棋子,這時候召開記者招待會,無疑把公司所有責任都洗清了。

    最重要的是,這一番話聽起來像是批駁李天奇,實際上卻把所有人的目光都引到了“下一部大制作電影中重金培養的新人”這句話上。

    果然這話一出,有記者立刻抓住機會站起來問道,“鄭先生,眾所周知,星輝每年投資的大制作電影通通叫好又叫做,按照慣例一直都是由當年最杰出的男女演員來出演,為什么這一次卻破天荒的啟用了新人?這個新人是否就是駱丘白?”

    鄭淮江哼笑一聲,“你也說原來都是按照慣例,既然是慣例而不是條例,就說明是可以打破的,公司可從沒說過大制作的電影只留給影帝和影后,公司需要新鮮血液,培養有潛力的新人才是大勢所趨,演員是電影的靈魂,我們只選對的,不選貴的。”

    說到這里他頓了一下,神秘莫測的笑了一下,“更何況……對于駱丘白,我只能說凡是看過他的表演,就會明白他是個天生的演員,這次公司投資的新片,角色非常適合他,請各位跟我一起拭目以待。”

    聽完這話,全場嘩然,像鄭淮江這種已經站在神壇上的人物,能對一個名不見經傳的三流藝人給出這么高的評價,簡直是前所未有。

    一時間,已經沒有再關心李天奇的去留,所有人的目光都放在了駱丘白身上。

    被當紅藝人嫉妒,被金牌經紀人夸贊,從沒有演過主角第一次觸電就是上億投資的《殘陽歌》,甚至星輝還為他度身定做的角色……

    被老天眷顧一般的好運氣,卻偏偏生了一張那么普通的臉……這一刻,所有人的胃口都被吊了起來,恨不得早一點看看駱丘白這個“新人”到底有多么厲害。

    這一夜,駱丘白從一個灰頭土臉的深陷丑聞的三流藝人,搖身一變,成了最受矚目萬人期待的神秘新人,天與地的差別,讓電視機跟前的駱丘白半天沒有反應過來,拿著遙控器呆呆地看著屏幕,放在一邊的pad上面各種關于他的新聞刷爆了天,而他摸了摸鼻尖,跟胖灃灃大眼瞪小眼,似乎還是沒法理解,自己怎么就變成鄭閻王嘴里“天生的演員”,這家伙到底是收了大鳥怪多少錢,才能昧著良心說出這么肉麻的話來?

    這不科學……

    駱丘白坐在沙發上,仍然沒從震驚中反應過來,這時手機突然響了,他被自己突然咸魚翻身的狗=屎運給砸傻了,這會兒渾渾噩噩的接起電話,都沒仔細看屏幕上的號碼。

    “……喂,你找誰?”

    “……”電話那頭沒聲音。

    駱丘白又喂了幾聲,電話那頭突然傳來不悅的聲音,“背一遍我的電話號碼。”

    “……啊?”

    電話里的聲音更加暴躁了,“啊什么啊,快點背。”

    駱丘白被這一嗓子給叫回了神,聽到熟悉的聲音,眼睛瞬間亮了,“祁灃?!你的電話可算是通了,之前我給你打,你都沒法應,深更半夜的,咱家周圍又都是記者,你跑哪兒去了?”

    他一口氣問出一串話,祁灃那邊沒聲音,但聽筒里卻若有似無的飄出哼一聲,像是沒打算回答問題。

    駱丘白正有一肚子話要跟他說,拿著電話憋不住笑了一聲,“祁灃……你說實話,鄭淮江開的那個記者招待會是不是你指使的?你塞了多少錢給星輝?又是怎么從森川手里拿到《殘陽歌》原片的?你怎么能這么敗家呢,錢要省著點花,否則以后連灃灃的貓糧都買不起了。”

    “你哪兒來這么多話?誰會幫你這些,真是莫名其妙。”祁灃口氣硬邦邦的,駱丘白不用看都能想象得出他皺著眉頭耳朵卻紅通通的樣子。

    他正準備再逗他兩句,接著把人拽回家,可還沒等開口,祁灃卻突然快速的說,“你,現在開電視,咱們家78臺。”

    駱丘白雖然已經適應了他跳躍的腦回路,但是這會兒還是有點懵,“看電視干什么?我都看了一晚上電視了……”

    “亂七八糟的人你看他干什么!現在趕快去開電視!”

    祁灃暴躁的說完這話,就快速扣上了電話,駱丘白在電話扣上前,好像隱隱約約聽到一句“祁先生,可以開始了”

    開始什么了?駱丘白眨了眨眼,又拿起了遙控器。

    而此時,站在會議室門口的祁灃把手機塞進口袋,癱著臉暗罵幾句,接著也不知道是不好意思還是緊張,總之在旁邊驚訝的秘書小姐眼里,頂頭上司的耳朵突然變得好紅……好紅……

    “祁先生,記者們已經到位。”

    祁灃點了點頭,收起了臉上神色,這一瞬間他面色冷峻,一身黑色的西裝襯得他器宇軒昂,再抬起眼睛的時候,目光鋒利沉靜,仿佛剛才那個紅著耳朵的男人只是別人的錯覺。

    大門緩緩打開,偌大一個會議室里,燈火通明。

    祁灃走進去的一剎那,鎂光燈此起彼伏,快門聲響成一片。

    記者們在看到祁灃的一剎那,興奮地手指都快捏不住話筒了,這一天實在是太忙碌,不停地趕場讓他們疲憊不堪,但是昆侖財團的繼承人第一次這樣光明正大的出現在眾人眼前,本身就已經足夠上財經版頭版頭條了,更何況,祁家這時候召集記者,肯定不僅僅是為了亮個相。

    祁灃一直面無表情,懨懨的一副樣子,似乎對什么事情都不感興趣,更不喜歡像猴子一樣被人圍觀,但是現在他有更重要的事情要說。

    他連一句招呼都懶得說,眉眼一挑,主持人點了點頭,打開了麥克風。

    “……最近一則有關祁先生的不實報道甚囂塵上,相信各位已經有所了解,這里不做贅述。祁先生的本意并不愿意理財這樣的不入流的小道消息,但在各位媒體朋友熱情推波助瀾下,不實報道愈演愈烈,已經給祁先生本人,及昆侖財團帶來了負面影響,因此昆侖財團選擇在今日召開新聞發布會,澄清一些不實的報道,請各位如實記錄報道,現在發布會正式開始,如有打擾,保安會主動帶您立場,謝謝。”

    主持人帶著笑容,但是說出來的每一句話都帶刺,分明透出了祁少爺對這次緋聞有多么的不滿,一時間所有媒體都噤聲了,誰也不敢隨便招惹昆侖財團的人。

    祁灃輕蹙著眉頭瞥了主持人一眼,似乎嫌棄他的態度太好,說話太慢,耽誤自己回家。

    主持人被大少爺一瞪,當即后背發涼,拿出事先準備好的材料發到在做每個記者手里,開口道,“眾所周知,祁家每年向福利機構和貧困山區兒童的捐款都超過五百萬,祁灃先生本人更是一個樂于助人不善言說的人,你們手里拿的這份材料是每年祁家的捐款數目和受助者的意見反饋,上面很清晰的記錄了,祁先生救助重病傷者、孤兒的數量數不勝數,這足夠說明,祁先生的樂善好施。”

    聽了這話,祁灃暗自冷哼一聲,真不知道公關組是怎么想出來這么餿的公關方案。

    狗屁的樂善好施,聽起來就像多管閑事,捐款這種事情需要特意拿出來說嗎?

    記者們鴉雀無聲,都聽明白了這話。

    簡單的翻譯過來就是:你們睜大狗眼看看,祁少爺一直是個大好人,救人已經成了習慣。

    這時,主持人又拿出一份醫院的驗傷證明繼續說,“前一段時間,祁灃先生出席t臺走秀,出手救了駱丘白先生,自己重傷入院,相信你們也有所耳聞,但是好心做善事落在某些人嘴里,卻變成了不正當關系,這讓我們覺得非常遺憾,不明白各位媒體人現在是否為了曝光率,連最起碼的道德底線都沒了?希望各位媒體能遵守職業道德,給名譽受到損害的祁灃先生和駱丘白先生登報道歉。”

    祁灃皺了皺眉頭,難得贊同主持人的話,是啊,這些狗仔隊的確是沒有道德底線,把合法夫妻污蔑成非法同居,這是在赤=luo=luo的誹謗他耍流氓,他完全可以追究這些人的法律責任。

    記者們咽了咽口水,這次也領會了精神。

    直截了當的說就是:祁少爺這樣的大好人,救駱丘白只不過是舉手之勞,才不是什么包養關系,你們這些癟三都他媽閉嘴。

    主持人冗長的一段話說完之后,終于到了提問環節,祁灃已經非常的不耐煩。

    如果不是因為妻子不讓他公開關系,如果不是為了洗刷掉妻子被他包養的惡名,他才不會讓這些家伙說出這么自夸的話來,什么助人為樂,舉手之勞,跟他救媳婦有什么關系?

    我自己的妻子,我愿意豁出去這條命救他,別人有什么資格說三道四。

    臺下的記者戰戰兢兢地看了祁灃一眼,面面相覷,所有人都被祁家這樣冷硬到斥責的態度搞得手忙腳亂,這與其說是新聞發布會,不如說是批斗大會,雖然沒有點名道姓,但是意思非常明白,說白了就一句話:你們最好管好自己的嘴巴,不要胡說八道惹到祁家,否則有你們的好果子吃。

    可偏偏這樣強勢的態度讓人不敢反駁,坐在對面的祁少爺氣勢太強,只要看上一眼就覺得快被他的目光凍成了冰疙瘩。

    這時一個記者大著膽子提問,“祁……祁先生,按照您的意思,我是不是可以這么理解,當時在秀場上無論您旁邊站的是誰,您都會不要命的去救?”

    你站在那里我肯定不救。

    祁灃冷冰冰的瞥了他一眼,面無表情地說,“你什么時候成了祁家服裝品牌的代言人,我再回答你這個問題。”

    這句話讓在場所有人都愣了一下,接著睜大了眼睛。

    什么叫……祁家服裝品牌的代言人?難道是說……

    一時間,大家都顧不上周圍站著的冷面保鏢,爭先恐后的問:

    “祁先生,您的意思是駱丘白會是祁家下一個服裝代言人?”

    “您剛才否定跟駱丘白的包養關系,可是現在卻突然指定他當代言人,這難道不是間接承認您對他不一般?”

    “您一直強調媒體的報道不實,那請問您跟駱丘白到底是什么關系?”

    ……

    一連串提問機關槍似的撲面而來,祁灃瞇著眼睛,臉色已經非常的不悅,此時坐在電視機面前的駱丘白一瞧見他的表情,當即撫額,大鳥怪一旦露出這個表情,說明他已經到了憤怒的邊緣,一會兒不會在現場直播之下把所有記者轟出大門吧?

    祁灃此刻的確非常生氣,他非常厭惡別人對駱丘白指指點點,甚至還想追問他們的夫妻關系。

    我跟我妻子,你說是什么關系,你們一直說我們是“不正當關系”,這他媽不叫不實報道嗎?!

    他一直抿著嘴不說話,駱丘白有點擔心他會發脾氣,正著急的時候,就看到男人的喉結上下滾動了一下,抬頭看著正對面的攝像機,目光灼灼,一瞬不瞬,仿佛正透過鏡頭,看著一個對自己非常重要的人。

    這一瞬間,電視機那邊的駱丘白心口跳快了幾拍,就聽男人低沉的開口:

    “不是下一個,而是現在。”

    他環視四周,從秘書手里接過一份文件,面無表情的放在投影儀上,大屏幕上映出來一份上千萬的合同。

    “在我救駱丘白之前,他就已經是祁家簽約的新代言人,那天在秀場,他正是以代言人的身份出席,只不過我還沒來得及宣布,就遭遇了意外。”說著他用手指著合同最后一條,“合同里明確寫明,他在工作時間若是受傷,祁家要賠償他十倍的價款和相應的保險,也就是要賠一個億。”

    “我是個商人,在商言商,不會隨便做賠本買賣,他當時在我力所能及的范圍之內,我為什么不順手救他,反而要白扔了這一個億?”

    說到這里,他冷笑一聲,目光鋒利,一時間刺得在場人都不敢跟他對視。

    坐在電視機面前的的駱丘白,張大了嘴巴,這一晚他受到的刺激實在有點多,以至于現在都不知道該擺出一個什么樣的表情。

    他看著合同上自己名字那一行,有個紅手印,當即哭笑不得,大鳥怪這是什么時候偷偷拿著自己的手指頭按上去的?

    這昆侖財團的代言人可不是說著玩的,祁家旗下的品牌都是國際一線,平時都是國際明星強迫頭都爭不到的東西,但現在這家伙就這樣輕而易舉的說了出來,跟隨手扔了一分錢似的,毫不在意,簡直是敗家!

    為了洗脫咱倆的“丑聞”裝裝樣子也就罷了,不用真的告訴全世界的人吧……到時候你后悔了可怎么跟媒體交差?

    駱丘白摸了摸鼻尖,又好氣又好笑。

    這時候,電視那頭,所有的記者都驚呆了,一時間全場死寂,沒有一個人說話。

    如果在秀場事故之前駱丘白就是祁家的代言人,那么祁灃順手救他完全合情合理,而且駱丘白長得也不怎么樣,普普通通的一張臉,按照道理應該也不會符合祁少爺的胃口,這樣一想,實在是太有說服力,駱丘白怎么都不像是被包養了。

    但是,現在所有人最關心的問題是:駱丘白如果沒有被包養,他又是怎么當上的祁家代言人?!

    祁灃該說的話也說完了,看記者的表情,他就知道自己的話起了作用。

    面無表情的站起來,他沉聲說,“這件事情不僅給我造成了很快的影響,也讓駱丘白的名譽受損,畢竟這件事情由祁家引起,作為補償,祁家會跟他續簽所有產品的代言合同,以后他會是昆侖財團全線品牌、地產的代言人。”

    撂下這話,他轉身就走,留下一屋子目瞪口呆的記者和電視機前所有人的觀眾。

    昆侖財團單獨一個服裝代言就上千萬,若是全線代言就等于……天上下金子,這是連國際大牌巨星都沒有的待遇啊!!

    這一夜,所有的報紙媒體都瘋了,所有的娛樂版頭條全都只有一個名字“駱丘白”。

    一天,二十四個小時的時間,他就從一個臭名遠播、人品惡劣還被人包養的死同性戀,變成了娛樂圈備受矚目的新寵兒,咸魚翻身,摘掉“打人門”和”包養門”的帽子,駱丘白第一次走到了臺前,被那么多人關注,迎來了事業最輝煌的開端。

    作者有話要說:過渡章,小白的巨星之路正式!!接下來可以跟大鳥怪合籍雙修了~~

    寫得快,還沒檢查,一會兒修改l3l4 ( 巨星之名器爐鼎 http://www.xcolqm.live/9/9173/ )

小技巧:按 Ctrl+D 快速保存當前章節頁面至瀏覽器收藏夾。

上書網每天更新數千本熱門小說,請記住我們的網址www.xcolqm.live

去哪网5元火车优惠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