44

文 / 盈澈逝雪

章節錯誤/點此舉報 點擊/收藏到桌面
    祁灃喉結上下滾動,旁邊帶著熱氣溫泉水撲到臉上,讓他臉色潮紅。

    一下子拍掉駱丘白他身上作亂手,眉頭緊皺,胡亂攏他前襟,嘶啞開口,“你給我穿好衣服!老實點!”

    祁灃不敢看駱丘白,手掌只是胡亂抓,駱丘白看他忍耐樣子,故意往前湊了一下,粗糙手掌一下子碰到了一粒凸起,駱丘白悶哼一聲,祁灃臉當即又紅了一層,像被電到一樣,猛地把手抽回來,卻被駱丘白一下子按住。

    “哎,你這人講不講理,說讓我穿衣服,還故意我身上亂摸,沒你這樣耍流氓。”

    駱丘白似笑非笑瞥他一眼,接著把他手按胸口小幅度磨蹭起來,高熱了一天皮膚被祁灃碰到時候,欣喜幾乎戰栗,駱丘白仰起頭“唔”了一聲,低啞開口,“這才叫耍流氓,大鳥怪你學著點……”

    胸口大片皮膚露外面,r==尖被刺激挺立起來,嫣紅顏色跟紅色衣擺交相呼應,黑色頭發落下來摩挲著祁灃小臂,引起一層麻癢。

    掌心被蹭,芙蓉勾嘴里傾瀉出斷斷續續喘息,祁灃只覺得腦袋嗡嗡作響,全身情潮被一點點撬開閘口,洶涌涌了出來,從牙縫里擠出一句,“你找死是不是?”

    嘶啞聲音耳邊響起,像是野獸發起攻擊前后警告,駱丘白斜眉瞥他一眼,很輕笑了一下,靈活雙手把祁灃襯衫下擺拽出來,手指碰到了男人敏=感堅硬部位,“不是我找死,是你……找死。”

    后幾個字他幾乎貼著祁灃耳朵說出來,高熱身體整個都倚男人懷里,被水汽浸透黑色瞳孔波光粼粼看著他,一字一句啞聲說,“我這么碰你舒服嗎?你不是只對我硬起來嗎,現是不是該表現一下讓我看看了?”

    說著是腰帶扣子被解開聲音,一根皮帶被駱丘白抽出來,扔到地上發出“砰”一聲響。

    黑色nei=褲里面,大家伙已經抬頭。

    被谷欠望折磨了一天駱丘白,看到這東西時候,全身涌起一股古怪戰栗,連帶著嘴唇都干了。

    他實不想承認自己竟然那么迫不及待,可是他控制不住,好像一看到祁灃就變成了這個樣子。

    修長手指隔著布料上面揉,本來就已經有反應大家伙被他一碰便不受控制跳了一下,駱丘白幾乎抓不住,驚訝笑了笑,“你他媽怎么大成這樣……”

    妻子贊美無疑是濃烈助=興=藥,祁灃猛地把他推到對面墻上,扒掉駱丘白衣領狠狠地啃上來,咬牙切齒道,“你就這么欠x,穿成這副銀=蕩樣子,連回賓館都等不及了?”

    駱丘白抬頭咬他耳朵,發熱芙蓉勾就像被蒸發美酒,每一個音都能醉人,“你不覺得外面比屋里刺激嗎?”

    說著他猛地一掐手里器官,祁灃痛呼一聲時候,突然靠著墻垂下去,用牙齒咬住黑色nei=褲一腳,往下一拽,當即埋濃密草叢中紫紅色器官就露了出來,他毫不猶豫伸出舌頭舔了一下。

    祁灃倒吸一口涼氣,露外面六塊腹肌猛然繃著,喉嚨里控制不住發出一聲粗重低吼,手掌完全不受控制,只是遵循雄性侵略本能,一下子按住了駱丘白腦袋。

    居高臨下,他看到了半跪地上妻子,紅色戲服半脫半掛他身上,修長肩胛骨向下延展,腰窩出被紅色布料遮住,兩團緊致肉因為這個姿勢翹起來,頭發垂落,半遮住他臉,黑色發絲之間,一雙丹鳳眼帶著似明似暗光澤,并不是多美,但就是勾魂攝魄。

    這就是尋找肉鑰芙蓉勾,內媚像打翻酒壇子,醇厚味道傾瀉而出,祁灃根本沒法想象,如果這時候他不這里,駱丘白會不會把這樣一面也露給別人看。

    想到這里,他心里涌起一股洶涌獨占欲,剛要把人掀翻地,直接教訓了再說,駱丘白卻咬了他前端一口氣,笑著說,“你急什么?是我懲罰你,你可別忘了。”

    “你再敢多說一個字試試!”祁灃被谷欠望燒紅了眼,口氣嘶啞又帶著氣急敗壞。

    結果駱丘白也不害怕,不輕不重挑眉撇他一眼,接著一張嘴把大家伙完全吞了進去……

    “嘶——”祁灃低吼一聲,按著駱丘白手臂上都跳起來青筋。

    “你給我住嘴,誰教你做這么銀=蕩事情!”

    他簡直像發狂野獸似喝斥駱丘白,但是身體卻控制不住戰栗,嘴巴雖然又臭又硬,可是全身命脈都被駱丘白死死地掐著。

    他不知道還可以這樣,他妻子以前也沒有現銀=蕩,但是被高熱口腔包=裹,一條柔軟舌頭撥來晃去,時而描畫著溝壑,時而往前端小孔里頂,讓他全身情潮都噴=涌了出來。

    他知道妻子舌頭有多柔軟,這是他以前用嘴巴親口嘗試過得,可是現,那些以前他從沒放眼里小粒味蕾,卻成了致命兇器。

    一下又一下刮著、纏繞著他,滾燙溫度隨著喉嚨里軟肉顫抖,那是能發出讓他神魂顛倒聲音地方,如今卻含住了他……這么臟地方。

    男人兇器尺寸可觀,駱丘白費力很大力氣也吞不到深處,只能用舌頭一點點舔著,津液不受控制淌下來,發出嘖嘖水聲。

    隨著一個吸口允,祁灃低吼一聲,器官青=筋纏=繞,又大了一圈,漲得駱丘白嘴唇生疼,可是看著祁灃雙目赤紅,喉結滾動樣子,他又加賣力舔著,僅僅是這樣,他全身熱度都仿佛飆到了沸點,褲子里是濕一塌糊涂,恨不得立刻把這個男人拆骨入腹。

    隨著重重一吸,祁灃喉嚨陡然發出一聲沉悶嘶吼,像是野獸滿足時嚯嚯聲響,接著前端不受控制身寸了出來……

    駱丘白躲閃不及,被狠狠嗆了一下,躲避瞬間,白色污液灑臉上,沾濕了黑色頭發和紅色戲服,微微腥=膻混合著水汽彌漫開來。

    祁灃粗重喘著粗氣,全身肌肉隆起,面色潮紅看了駱丘白一眼,接著生氣擦他臉。

    駱丘白一躲,抬手抹了把臉,祁灃眼皮子底下,把污濁舔進了嘴里,笑著撇了撇嘴,“好苦……”

    祁灃臉紅幾乎滴血,從牙縫里擠出一句“不知廉恥”,接著暴躁壓上來,扯開駱丘白衣服,一口堵住他嘴唇,雙手胸口凸起上使勁掐弄,驚得駱丘白叫了一聲,后腰都軟了。

    冰涼地面上,紅色布料鋪了一地,黑色頭發凌亂粘臉上、脊背上,還有平坦光滑胸口。

    祁灃掐玩著還不夠,埋下頭一口咬住,上下兩顆虎牙一對,咬駱丘白又哆嗦了一下,“嘶……媽,你輕點咬!”

    “那也是你自找!誰讓你故意勾引!”祁灃咬著牙撕扯著駱丘白衣服,手掌一探進去立刻摸到了駱丘白早就濕漉漉器官和泥濘股==間。

    “你……嗯……才發現嗎?”駱丘白嘴里溢出一聲悶哼,挑釁時看他一眼,兩條修長腿掩映紅色裙子下面,有一種性別錯亂又讓人血脈賁張畸形美感。

    祁灃呼吸急促,暗罵一聲,抬手撕他腰下衣服,抬手抽他屁=股,憤恨說,“我讓你發=搔!讓你發=搔!”

    “啊!操……衣服是劇組,你別撕了!”駱丘白趕緊抓著下擺,卻聽到“刺啦”一聲,紅色綢緞裙擺硬生生被祁灃撕破了。

    駱丘白來不及罵他,腿間就頂進一條腿,祁灃用膝蓋骨磨蹭著他早就抬頭流水前端筆挺,月夸下他肚臍和小腹頂撞著,發出茲茲水聲,“你又不是真女人,還怕我撕你衣服?”

    祁灃低沉開口,一下子讓駱丘白臊得不行,全身高熱,兩條腿都興奮地打哆嗦。

    “你怎么流了這多水?不過就是摸了摸你鳥,就把我褲子都弄濕了。”祁灃膝蓋往前用力一壓,駱丘白陡然拔高叫聲中,抽回腿,故意壓低他他腦袋,讓他低頭看。

    鐵灰色西裝褲上真留下一大片水漬,有些還沒來得及滲進布料前=列月泉液,沾上面,跟白色污濁混合一起,糜==爛不成樣子。

    駱丘白臉紅了,伸手抓他后脖子,氣喘吁吁說,“你哪兒這么多廢話……趕緊辦、辦事……我難受死了……”

    持續了一天一夜古怪高熱,一直憋身體里面沒出發=泄,這會兒被祁灃這樣玩==弄,他早就抵抗不住,仰著頭抓著衣服,嘴里不斷地冒出沙啞喘==息。

    特殊時期芙蓉勾,對肉鑰谷欠望是驚人,他主動抬起一條腿架祁灃肩膀上,把自己隱秘部位露了出來,舔了舔發干嘴唇,一瞬不瞬看著祁灃,“趕緊進來……我要憋死了……”

    這一眼就足夠祁灃發狂,他盯著神秘嫣紅入口,因為呼吸不由自主收縮,每一個褶皺都羞恥蜷縮起來,前=列月泉液和腸==液混合一起,把那里染得水滋滋,手指一碰接著往里一縮,竟然就這樣吞進去了一點。

    祁灃再也受不了刺激,手背上青筋都繃了出來,暗罵一聲,接著猛地把自己刺了進去。

    “呃啊……!”駱丘白陡然發出一聲短促叫聲,尾音卻帶著舒爽顫抖,像是滿足又像是痛苦。

    全身白皙光滑皮膚剎那間染上一層濃墨重彩紅暈,熱潮滾滾襲來,身體內部掀起了驚濤駭浪,全身血脈跟著咆哮,肌肉猛然收縮,緊緊纏住侵入大家伙。

    祁灃只覺得像是被吸住一樣,僅僅是埋進去一半,腸==肉就層層疊疊吸附上來,比兩個人任何一次都要美妙,像是早就期待已久一般,熱情好客把他不斷地往里吞,像一張吃不飽嘴,又像一張期待獵物良久密網,絞得祁灃全身涌出一股戰栗。

    “你就不能松一點!”他羞憤又暴躁拍駱丘白屁=股。

    駱丘白正是難耐時候,仰著頭噗嗤笑了一聲,故意使壞用力一絞,“嗯……我要是……不緊一點,還他媽……真感覺不到你進來了。”

    一句話點燃了,祁灃臉當即黑了,接著冷笑一聲,把自己抽=出來,接著狠狠連根而入,把駱丘白一下子貫穿了。

    “啊!”駱丘白哆嗦了一下,硬=塊正好頂他癢一點,當即像被閃電劈中,腳趾都蜷縮起來。

    “這次感覺到了,嗯?”祁灃一下又一下往關鍵處丁頁弄,駱丘白分兩邊腿跟著晃。

    “沒……沒感覺,嗯……你跟牙簽似,誰能感覺到……!你再重一點,對,就那里……”

    駱丘白嘴硬,可是終于解了渴身體卻愉悅輕顫,狂躁熱度鋪天蓋地,他覺得自己要被煮熟了,只有把祁灃吃干抹凈吞進肚子里,他才好像涼了一點。

    祁灃表情幾乎猙獰了,被自己妻子質疑這種事情,是個男人都忍受不了。

    他下了狠勁往里面死命丁頁弄。每一下都連根拔==出,只留石頁大一個前端留里面,接著駱丘白還沒喘過氣時候,又猛地送進去,畫著圈里面攪弄,刺激駱丘白不停地發出口申口今,死死地抓著紅色衣擺,連手背都因為用力過大而泛出了青白色。

    “祁灃……祁灃!”

    芙蓉勾一聲聲喚著,聲音沙啞柔韌,全身因為巨大甘美而縮一起,腦袋不停地晃動,嫣紅唇角沾著津液,沾濕了紅色錦緞和金色鈴鐺。

    這是一壇開封醇酒,早就已經嘗過滋味,可是當品過之后,才發現竟然內有乾坤,醇厚酒液見過空氣發酵出加濃烈香氣,只有識酒知音才能察覺,再嘗一次就醉了,也不知道究竟是人嘗酒,還是酒勾人。

    祁灃呼吸急促,看著被自己折騰起起伏伏妻子,心悸又咬牙切齒。

    他覺得自己就像一個等待檢閱替補,究竟能不能被芙蓉勾選中還是未知,哪怕他現讓他這么愉,沒準還是選不上,一想到以后駱丘白可能還會對其他人袒露這樣一面,祁灃就無法忍受,目光赤紅,瘋了似頂進去,像是恨不得頂進他胃里。

    “啊……太……太深了!祁灃……”

    駱丘白嗚咽一聲,石物已經闖進了前所未有深處,他頭皮發麻,混亂之下咬住了自己手背。

    “舒服嗎,嗯?你想要是不是只有我?”

    祁灃密集戳著,手指按住駱丘白試圖捂住嘴巴手,低下頭用舌頭撥弄著他r==尖,用力吸口允,像是篤定要里面吸出來點什么。

    “嗯啊!你別吸了……操,疼死了!”

    駱丘白使勁搖晃,手掌祁灃按下掙扎,卻死活掙不開他束縛,身體里巖漿掀起了巨浪,眼前一片昏黑,他覺得自己被活活烤焦了。

    “點回答我!你是不是只對我才浪成這樣?”

    祁灃瞇著眼睛,目光凌厲,看他不回答,咬著牙把自己抽了出來。

    駱丘白身體已經到了極限,好不容易把祁灃吃進嘴里,這會兒剛要攀到頂峰就被強硬拽下來,身體涌出巨大空虛,比之前還恐怖熱量讓他焦躁來回晃腦袋,咬著牙紅著臉,自暴自棄點頭,“是……是!只有你,我只對你……對你浪……”

    祁灃嘴角勾出一抹不易察覺笑容,接著加分開駱丘白腿,把他狠狠地貫==穿了。

    駱丘白睜大眼睛,這次連聲音都發不出來,高高揚起脖子,露出了凸起喉結。

    肩胛骨向后展,中間形成一條深深地線,無聲媚像蒸發酒,溫泉池邊氤氳開來,勾祁灃口干舌燥,緊緊地摟住他腰,把人抱懷里,一口咬住他嘴唇。

    突然改變姿勢,讓硬塊進得深,駱丘白發出一聲悶哼,全身熱浪匯聚一起,被戳到身體里那脆弱一點時,陡然爆炸,火熱碎片涌進四肢百骸,刺激他猛地蜷縮。

    陡然緊致禾必處,像層層疊疊絞木主身上繩子,一圈一圈把他纏住,接著一剎那間同時收緊,祁灃喉嚨里發出一聲嘶啞低吼,接著再也控制不住,頂深處猛地噴==發了出來……

    灼==熱稠液涌進身體里,帶著一股沖力,打壁上燙得駱丘白一個哆嗦,跟著也身寸了出來。

    身體里盤旋了許久熱浪終于偃旗息鼓,祁灃慢慢里面磨著,一股清涼感覺鉆進兩個人身體里,駱丘白累得幾乎虛脫,下巴擱祁灃肩膀上,大口喘著粗氣,享受著巔峰過后余=韻,一時沒有睜開眼睛。

    腦袋里像被攪渾漿糊,一時沒法思考,駱丘白仿佛聽到了骨骼發出咔嚓咔嚓聲音,就一把鎖找到了鑰匙,身體被打開一剎那,腦海里留下了無法磨滅印象,鑰匙每一個紋路,每一個棱角,他都記得清清楚楚,甚至連胸腔里五臟六腑都像是為了這把鑰匙而特意改變了形狀。

    除了肚子還古怪發著熱以外,駱丘白全身高熱總算是平息下來,連精神都比剛才好了許多,要不是因為股==間異物感太過明顯,他都忘了自己剛才做了什么。

    這時,兩片炙=熱嘴唇突然落下來,拉回了他神智。

    “不許走神!”祁灃不悅瞥他一眼,自己這個丈夫還眼前,妻子就敢胡亂走神,這不是剛才故意勾引他時候了?

    緊緊盯著駱丘白,他心里有些許不安。

    看這芙蓉勾也沒有什么變化,這樣到底算不算達成了鎖鑰之契?

    看著祁灃潮紅兩只耳朵,駱丘白笑了一下,挪了挪身子磨蹭著祁灃大家伙,垂著頭不好意思摸了摸鼻尖說,“那個……你還干得動嗎?我好像……又有點想要了……”

    他很詫異自己這一次竟然沒有因為劇烈情==事而累到虛脫,反而加舍不得離開男人,甚至一看到他結實胸膛和英俊臉,身體又開始騷動了起來。

    但是現他已經管不了這么多,只想再把男人從頭到尾吃一遍。

    情==事過后芙蓉勾帶著還沒消退媚,慵懶聲線絲絲縷縷飄耳邊,讓祁灃一下子又有了反應。

    他狠狠地瞪了駱丘白一眼,耳朵潮紅,一句廢話也沒說,直接把他按倒地,又一次頂了進去,駱丘白笑著驚呼中,用實際行動告訴妻子他到底行不行。

    兩個人顛來倒去折騰了很久,胡天胡地又說了很多不找邊際話,駱丘白從沒發現自己這樣渴望過祁灃,即便是身體熱度已經散去,記憶深處還留著那份欲罷不能==慰,讓他食髓知味似,徹底破罐子破摔。

    本來祁灃就拒絕不了爐鼎邀請,何況芙蓉勾聲音簡直要了他命,兩個人就像脫離了現代文明,躲藏山林深處肆意交又欠野獸,忘記了自己什么地方,也忘記了周圍到底有沒有人,眼里只剩下彼此。

    等到兩個人都腿軟腳軟,再也身寸不出什么東西時候,已經凌晨兩三點了。

    祁灃硬邦邦堅持要給駱丘白洗澡,臉卻始終古怪紅著,被駱丘白笑著指出來之后,就暴躁一拍水面,說駱丘白不僅色盲還有夜盲癥。

    駱丘白知道他脾氣古怪又別扭,偷笑著沒再吭聲,等到泡過溫泉,累得一根手指頭都不愿意抬起來時候,兩個人這才想起來要回賓館。

    一番胡鬧下來,兩個人衣服都臟不能穿了,駱丘白身上那件紅色戲服是被祁灃撕扯成了碎布條,只能勉強掛身上。

    駱丘白瞪了祁灃一眼,露出一個“都怪你”表情。

    祁灃面無表情從鼻腔里發出一個單音,冷哼一聲道,“你覺得我買不起這件衣服?”

    重點錯亂成這樣,駱丘白也懶得再跟他回嘴,脫掉已經臟了戲服上衣,光著上身說,“現大半夜雖然不會有什么人了,但是咱倆還是分開走比較好。”

    “你就打算這樣回去?”祁灃冷冰冰掃他一眼,你有沒有一點做妻子自覺,光著身子樣子只能我看,難道你不懂?

    “那怎么辦?我總不能穿著女裝回去吧,萬一路上碰上個人,再以為我是鬼怎么辦?”駱丘白笑了笑,把戲服卷起來拿手里說,“你先走吧,我二十分鐘之后再走。”

    祁灃不悅皺起眉頭,把剛剛脫掉衣服就要脫了下來,露出一身結實緊致肌肉。

    駱丘白趕緊把目光挪到一邊,避開美色==誘惑,沒好氣說,“我跟你說正事,你又把自己脫光了干什么?”

    祁灃不搭理他,把自己襯衫扔駱丘白頭上,冷冰冰說了倆字“穿上,一起走”。

    駱丘白愣了一下,接著撇了撇嘴,“都是男人憑什么,你可以光著,我就不行?”

    說著他把襯衫遞過去,“你衣服你自己穿,我就這么回去。咱倆要是這副尊容被人看見,明天就可以自掛東南枝了。”

    一句話讓祁灃臉又沉了一下,接著開始面無表情脫褲子。

    眼看著大鳥怪就要把自己徹底脫光了,駱丘白趕緊攔住,他可不想再看一次那個閃瞎眼大家伙,“你夠了啊,大晚上玩什么l=奔。”

    祁灃把褲子扔給他,絲毫沒有一點自己正光==著身子羞恥感,面無表情地說,“要不你就穿上我襯衣,咱們倆一起走,要不我就這么光著自己走回去,你選一個。”

    一句話讓駱丘白半天沒合上嘴巴。

    這家伙到底要不要臉,光著走回去這種話也說得出來。我光是上身,你光可是全身和大鳥啊,這要是路上被哪個小姑娘看見,絕對告你耍流氓!

    瞥了一眼祁灃精壯身體和月夸下大家伙,駱丘白翻了個白眼,實不情愿讓人家看了去,無奈之下只好舉手投降,“行行行,祁少爺說什么就是什么,我穿你衣服總行了吧?”

    祁灃從鼻腔里發出一個單音,“嗯”了一聲,下巴一揚,露出一副“知道了你還不趕穿上”表情。

    駱丘白又好笑又好氣,拿他沒轍,穿上衣服之后,祁灃又要抱著他走,被堅決反對之后,不悅皺著眉頭往山下走。

    一路上祁灃光=著上身仍然氣定神閑,愣是走出了一副精英牛逼范兒,反倒是駱丘白提心吊膽,一邊走一邊警惕到處看,還時不時加速度拉開彼此距離。

    每到這個時候,祁灃就會背后不咸不淡說,“別強撐著,被我x了這么久,你走這么不累嗎?”

    駱丘白一口氣上不來險些要氣死,祁灃從后面走來,強硬要扶著他,敢拒絕就毫不猶豫啃上來,一副“我都如此讓步了,你還不知好歹”樣子。

    兩個人拉拉扯扯,腰酸背痛終于到了賓館,這時候已經太晚了,劇組人早就睡了,走廊上靜悄悄一個人都沒有。

    駱丘白把祁灃腦袋上帽子和墨鏡壓好,提心吊膽往里走,一路上平安無事,眼看著就到了房間門口,駱丘白到處找房卡都找不到,正焦急以為掉溫泉池時候,祁灃面無表情地說,“再開一間。”

    “我沒帶錢……”駱丘白壓低聲音,從牙縫里擠出幾個字。

    祁灃嘴角詭異挑了一下,慢條斯理說,“我有。”

    “不過,用我錢開房有條件。”

    駱丘白真是服氣了,撫額說,“這里全都是監控,你別鬧了,趕緊給我錢,你躲起來,我去開。”

    “親我一下。”祁灃面無表情開口,從褲子口袋里拿出錢包,里面一沓現鈔,“親一下給一張。”

    咱能別這關鍵時刻耍流氓嗎?!

    駱丘白使勁抓了抓頭發,看著男人認真表情,他毫不懷疑他一定會說到做到。

    無奈之下,他湊上去速親了一下,結果抬頭一瞬間,男人突然用力把他按旁邊墻上,猛地加深這個吻。

    “!”駱丘白驚得頭發都豎起來,一邊推他,一邊緊張往兩邊看。

    這時候斜對面一扇門突然打開了,駱丘白心一哆嗦,緊接著就提到了嗓子眼,可祁灃背對著房門,仍然嘬著他嘴唇,壓根不知道發生了什么。

    這一刻,駱丘白真有一種大禍臨頭感覺,眼睜睜看著房門打開,從里面走出來一個人。

    看到這人時候,駱丘白猛地睜大眼睛,而祁灃也感覺到他不對勁,順著目光慢慢回過頭。

    看到了面色陡然變了孟良辰。

    三個人,對面而立。

    就這樣,深夜凌晨,毫無征兆撞了一起。

    作者有話要說:請叫我開鎖匠小能手哦也<>ツ

    老規矩,防止被鎖,想備份妹子留郵箱 ( 巨星之名器爐鼎 http://www.xcolqm.live/9/9173/ )

小技巧:按 Ctrl+D 快速保存當前章節頁面至瀏覽器收藏夾。

上書網每天更新數千本熱門小說,請記住我們的網址www.xcolqm.live

去哪网5元火车优惠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