70

文 / 盈澈逝雪

章節錯誤/點此舉報 點擊/收藏到桌面
    “祁灃!”祁老爺子震驚的低吼一聲。******請到看最新章節*****

    祁灃慢慢的收回腿,這時候才把冰冷的目光投到旁邊的老爺子身上。

    祁老爺子從沒有見過祁灃這樣冰冷刺骨的目光,當即心尖一顫,眼睛里閃過一絲不敢置信。

    從小到大,祁灃雖然脾氣古怪很難跟別人溝通,可是一直對自己這個爺爺尊敬有加,何曾用這樣刺目的眼神看過他?

    心里波濤洶涌,可他的臉上卻仍然不動聲色的,仍然保持著一家之主最起碼的儀態,深吸一口氣沉聲道,“這么久沒有回一次家,連最起碼問候的禮貌都沒了,成何體統?”

    祁灃面無表情,完全沒有說話的意思,把目光收回來抓著旁邊的駱丘白就往外走,直接把祁老爺子的話當成了空氣。

    駱丘白還是沒琢磨過來,祁灃怎么會突然出現,但是他實在懶得再跟老爺子有任何牽扯,看到那張高高在上的蒼老面孔,他心里就一陣厭惡,沒有多說一句話,把疑問壓在了心里。

    “跟你說話呢,沒聽見?”祁老爺子不悅的呵斥一聲,“一進門就打人,你眼里還有我這個爺爺嗎!?”

    祁灃突然頓住腳步,連頭都沒回說,“我打的不是人,而是胡亂咬人的瘋狗。”

    這話一出,祁老爺子的額頭直跳,打狗還要看主人,祁灃不由分說打了他的保鏢,等于是在扇他的耳光。

    “你給我站住!”

    祁老爺子拄著拐杖堵住兩個人的去路,看了一眼面色冷凝的駱丘白和他懷中白胖的小家伙,最終把目光落在了祁灃身上,“如果我就是不放人呢,難道你連我也要打?”

    說著他一揮手,所有保鏢不得不聽命的圍上來,把整個大門堵死。

    祁灃瞇起眼睛,臉色是前所未有的冷漠,他最后一絲忍耐徹底在這個家里耗光了。

    沒人知道他在踹門進來的一剎那,看到駱丘白和兒子被一群保鏢圍毆的畫面時,心里是個什么滋味。

    心口就像是被人死死攥住一樣,憤怒就像狂風暴雨一般,再也無法抑制的涌了出來。

    如果他再晚一步,駱丘白和團團會怎么樣,他連想都不敢想,而這些全都拜一人所賜。

    他冷笑一聲,慢慢的回過頭,目光掃過在場所有膽戰心驚的保鏢,“祁老先生,您以為憑這幾條瘋狗就能攔得住我?今天是您最后一次機會,我的耐心已經用光了,讓您的狗讓路,不要逼我再動手。”

    祁老爺子一聽這個,劇烈的咳嗽幾聲,連聲音都顫抖了,“你……你叫我什么?”

    祁灃閉上眼睛,掩蓋住眼睛里最后一抹失望,口氣冷硬的說,“祁老先生,別讓我重復第二次,叫你的人閃開。”

    “祁老先生”四個字,聽起來很禮貌,可是卻一下子撕裂了爺孫之間的關系。

    駱丘白也因為祁灃這話愣了一下,攥了攥他的手,不敢置信的看他,像是在問:你瘋了嗎?

    祁灃避開他的眼睛,目光強勢又堅定,旁邊的祁老爺子臉色陡然慘白,身形一晃,要不是旁邊的保鏢扶住他,他差一點就要跌倒在地。

    劇烈的咳嗽聲響起,他的胸口劇烈起伏,像是再也壓抑不住火氣,氣的手指都哆嗦,“你為了一個外人竟然……你到底還當不當這里是你的家?!”

    “這不是我的家。”祁灃緊緊抿著嘴角,手掌收緊,握的駱丘白手腕生疼。

    “在您今晚又一次趁我不在算計我在乎的人時,這里就已經不是我的家了。”

    祁老爺子從沒想過祁灃竟然會說出這樣的話來,他以為不論如何,祁灃總不敢真的拿他怎么樣,自己是他的長輩,做的一切事情也是為了他,為了這個家,他總有認錯聽話的一天,可是祁灃竟然對他如此絕情。

    心口尖銳的疼,一口氣憋在心里,祁老爺子的臉色鐵青,捂著心臟幾乎要喘不過氣來,一張嘴聲音都在顫抖,“我不過是請駱先生來問幾個問題,問完就會放他走,對他還不夠客氣!?有孩子這么大的事情,你竟然也要瞞著我,難道我作為孩子的曾爺爺,連搞清楚孩子身份的資格都沒了?”

    一聽這話,祁灃露出一抹譏諷的笑,“原來讓一群保鏢圍攻一個手無寸鐵的人就叫客氣。您到底只是想要孩子,還是單純想問問題,我心里很清楚,您心里肯定更清楚。”

    “在您養的這群瘋狗咬人的時候,你有沒有想過孩子連一歲都不到,還在生病,要是摔在地上,哪兒還有命在!?”

    祁灃最后一句話幾乎是從牙縫里低吼了出來,祁老爺子緊緊咬著牙,聲音嘶啞,“我給祁家血脈驗明正身有錯嗎?如果你早一點來告訴這孩子是你的,我也不必這么大費周章。”

    “那讓您失望了。”祁灃看了一眼團團,瞇著眼睛一字一句地說,“這孩子不管是不是我的,現在都跟您沒有任何關系。”

    祁老爺子面色一僵,手掌顫抖,皺紋密布的臉上帶著震驚,“你……什么意思?!”

    祁灃深邃的眼睛里最后一點溫度熄滅,他面無表情的開口,“從今以后,我不會再認您這個爺爺,至于這個您獨霸轉行的祁家還是自己留著吧,我也不要了。”

    祁老爺子踉蹌了一下,拐杖幾乎支撐不住他的身體,看著近在咫尺,卻又仿佛遠在天涯的一家三口,他嘴唇哆嗦了一下開口,“小灃,你都忘了……從小到大我是怎么疼你的了嗎?”

    祁灃閉上眼睛,駱丘白看到他的喉結滾動了一下,接著再次睜開眼睛的時候,眼睛里只剩下一潭死水。

    他沒有回頭,自始至終沒有再給祁老爺子一個眼神,“疼我的那個爺爺已經被您的所作所為親手殺了。”

    說完這話,他耗光了最后的耐心,強硬的抓著一臉震驚的駱丘白往外走。

    “不許走!咳咳……咳……祁灃!給我攔住他!”老爺子劇烈的咳嗽著,在后面低吼,聲音嘶啞顫抖。

    所有保鏢都圍了上來,祁灃冷哼一聲,視若無睹的繼續往前走,保鏢們誰也不敢先跟他動手,可是又不能不阻攔。

    就在這個時候,一個膽子大的保鏢撲上來,祁家一只手擒住他猛地一拳砸過去,把大門撞開,外面竟然不知道什么時候圍了一圈保鏢,看到祁灃和駱丘白的時候,齊聲叫了一聲“祁先生、駱先生。”

    局面霎時逆轉,兩邊的保鏢對峙,祁老爺子再想阻攔已經無力回天,這時候他看到駱丘白懷里的小家伙醒了,看到站在旁邊的祁灃,“唔啊”一聲,聲音都帶著撒嬌似的軟綿,對著他伸出兩只肉呼呼的小爪子,想要求抱抱。

    這時祁老爺子還是看到小家伙窩在祁灃懷里,偷偷地看了他一眼,接著逃似的別開目光,再也不肯看他一眼。

    自始至終,祁灃和駱丘白都沒有回頭,一家三口坐進車子里,祁老爺子看著自己的孫子漸行漸遠,最終消失在茫茫夜色中,他頹然顫抖的跌在沙發里。

    所有保鏢這時候已經退下,屋外漆黑一片,屋內燈火通明,可是祁老爺子在這時卻感到前所未有的清冷。

    他想方設法留下一個重孫,最終卻連孫子也沒有留住,咳嗽聲在偌大一棟別墅回蕩,噩夢成真,他竟真的成了孤家寡人。

    ***

    祁灃強硬的抓著駱丘白的胳膊,走到車跟前,打開車門把他扔進去,接著也沒有給周圍保鏢任何指示,徑直坐進駕駛座,一腳踩下了油門。

    駱丘白的后背撞在椅背上,團團探出腦袋發覺終于到了熟悉的地方,接著露出小臉在爸爸身上蹭來蹭去,也沒有了剛才的畏懼。

    “剛才那些保鏢……”

    “閉嘴!不要跟我說任何話!”祁灃沒等駱丘白問完,徑直打斷,油門踩到底,車子以更快的速度沖出去。

    直到車子以極快的速度駛離祁家老宅的別墅群,身后再也沒有一個保鏢的時候,車子才嘎吱一聲停了下來。

    車里陷入短暫的沉默,小家伙咿咿呀呀的擺弄著自己的小爪子。

    祁灃一直看著窗外,一句話也不說,拿整個后背對著駱丘白。

    駱丘白有一肚子的話想要問,可是這時候又不知道應該從何說起,忍不住抬手去拍他的肩膀,結果剛碰上去就感覺到祁灃脊背的緊繃僵硬,接著他的手就被祁灃一下子抓住了,然后又像是觸電般古怪的甩開。

    兩個人皮膚相貼的瞬間,都在心里抽了一口氣。

    駱丘白往祁灃身邊靠了靠,越發感覺到他的脊背僵硬,忍不住伸手摸了摸他的肩膀,“祁灃,對不起。”

    祁灃不說話,駱丘白抿了抿嘴唇繼續說,“今天要不是因為我,你跟祁老爺子或許不用……”

    “閉嘴!我不想聽這個。”祁灃回過頭來,眉頭緊皺,臉色非常的糟糕。

    駱丘白一時啞聲,接著苦笑了一下,“你生氣也是應該的,都怪我沒有照顧好團團,出門也不小心,要是我今天請假在家,沒準小家伙也不會著涼發燒,也就沒有后面這多的事情了。”

    提到這個,祁灃的臉色更加糟糕了,猛地一拍方向盤,“你也知道自己不小心!”

    駱丘白愣了一下,沒想到祁灃會發這么大的火,一想到是因為自己才讓祁家爺孫鬧成現在這種境地,他難堪的垂下眼睛,又說了一遍“對不起”。

    結果祁灃更生氣了,“你為什么要跟我道歉?”

    “駱丘白你是傻瓜嗎!?老爺子叫你去談一談,你就跟他走啊?如果不是保鏢告訴我,你傻乎乎的上了車,你和團團出了事怎么辦?!”

    駱丘白愣了一下,一時沒有反應過來。

    “你……是因為我才生氣的?”而不是跟祁老爺子鬧崩了緣故?

    祁灃冷哼一聲,沒打算回答,可是態度已經說明了問題。

    駱丘白慢慢長大了嘴巴,怎么也回不過神來。

    他以為祁灃至少會因為這件事埋怨他,卻沒想到竟然從頭到尾都沒提這件事,反而是因為關心自己才這么暴躁。

    “當時在大馬路上,我還帶著團團,周圍都是保鏢,我要是不跟他走還能怎么辦?”駱丘白隨口一說,突然想到自己漏掉了一個很重要的事情,“等一下,你剛才說是保鏢告訴你的,什么保鏢?我怎么一點也不知道?”

    祁灃瞥了他一眼,硬邦邦的開口,“你以為自己是什么人?就算你是個只有我才勉強接受的丑八怪,也撞了狗屎運成了個小明星,要是沒個保鏢你怎么死的都不知道!”

    駱丘白微微睜大眼睛,忽略掉祁灃別扭古怪的表達方式說,“你的意思是……你派了保鏢暗中保護我?這是什么時候的事情?”

    “既然是暗中保護,有必要告訴你嗎?”祁灃撇了撇嘴,手掌卻緊緊的攥住方向盤,不悅的低聲說,“可惜這樣也沒用,還是被鉆了空子!”

    他猛地一砸方向盤,喇叭發出刺耳的一聲“滴——”

    偏過頭看著窗外,他的脊背僵硬,側臉緊緊的繃住,睫毛顫抖。

    駱丘白不知道他為什么又生氣了,抬手覆蓋住他的手背,輕聲說,“這樣已經很好了,我跟團團現在不好好的嘛,而且要不是你及時出現,還不知道要鬧到什么地步,而且……你何必跟祁老爺子鬧成這樣,不值得。”

    祁灃沒有動,但是駱丘白能感覺到手心里的皮膚在緊繃。

    他看著窗外始終不跟駱丘白對視,過了半響才沉聲開口,“不好,一點也不好。”

    “上一次我一離開,老爺子就在背后對你動手了,那個時候我就告訴自己,以后無論如何不能再讓這種事情發生。可是團團生病,我不僅不在你身邊,還又讓老爺子得逞了。”

    “可是他沒得逞啊,我不就在這里嗎?不過,你說有保鏢跟著我,那為什么一直沒有出現,反而去找你。”

    祁灃沒有回駱丘白的話,仍然沉聲說著自己的,“老爺子的帶去的人太多了,跟在你身邊的保鏢不能硬碰硬,就直接給我打了電話,說什么你是自愿跟著去的,那群廢物連這點小事都做不好!”

    “還有你,你怎么這么笨,他讓你去你就去嗎?”

    祁灃越發的暴躁,看起來像極了發脾氣,可是他瞳孔里的神色卻出賣了他。

    “我要是晚去一會兒,再晚幾秒鐘……”

    想到踹開房門時,那個保鏢兇神惡煞的撲上去的樣子,他猛地砸了一下車窗玻璃,發出“砰”一聲響。

    “祁灃。”駱丘白開口。

    “你又要干什……”祁灃緊皺眉頭,冷著臉回過頭。

    這時,駱丘白的頭已經湊了上來,他最后的幾個字被吞進了彼此的唇齒之間。

    祁灃全身僵硬了幾秒鐘,接著惡狠狠地反壓上來,把駱丘白按在車座椅上,用力的回吻上去,像是把人全都吞進肚子里似的,動作又急又大力。

    “唔啊……”團團一臉驚奇地仰著臉看,大眼睛睜得老大。

    駱丘白悶笑著想要躲,祁灃卻一只手捂住小家伙的眼睛,另一只手把妻子重新拽回來繼續親。

    “呀……?”小家伙胡亂的蹬腿,在駱丘白懷里撒起了歡。

    駱丘白在接吻的空隙里,笑著舔了舔嘴唇,開口說,“別愧疚,你已經做得很好了,謝謝你灃灃。”

    祁灃的臉頓時古怪一僵,接著在濃重的夜色里都能看出明顯的紅色,“不知道你在說什么,真是自作多情,我為什么要愧疚,可笑!”

    駱丘白悶笑了起來,一整夜的煩悶心情煙消云散。

    祁灃不再說話,暴躁的開車回家。

    回到家的時候天都快亮了,駱丘白去洗了個澡,從浴室出來的時候,臥室里空無一人。

    他有點奇怪,轉了個彎去隔壁房間,發現大床上窩著一大一小。

    團團早就睡著了,還香噴噴的打起了小呼嚕,旁邊摟著他的是祁灃,他手里拿了一本連環畫,也已經睡著了。

    自從回國之后,大鳥怪無論回來多晚,只要團團還醒著,他就一定會給他讀睡前故事,也不管團團這么小的年紀能不能聽懂,反正從沒有間斷過。

    駱丘白悄悄地走過去,興許是吵醒了祁灃,他迷迷糊糊的睜了一下眼睛,抬手把駱丘白拽在床上,一條精壯的胳膊一橫,把駱丘白和團團全都摟住,甚至連醒都沒醒,只是下意識的做完這個動作又呼呼大睡了。

    這時候駱丘白看清了他手里壓住的那本連環畫,上面有一個漢語拼音是“爸爸”。

    駱丘白微微嘆了口氣,抬手摸了摸男人線條冷硬的臉。

    以后只有這里才是祁灃的家了。

    ***

    天氣漸漸轉暖,《樂動全球》的最終總決賽也即將來臨。

    駱丘白最近既要忙著拍戲,又要準備比賽,可謂忙的是分==身乏術,經常在彩排室里一忙就是一整天。

    這天好不容易空閑一天,鄭淮江又塞給他一張請帖,原來星輝十五周年慶典就在今天晚上,他作為簽約藝人有義務去捧個人場。

    不過駱丘白并不想去,他是那種寧愿在家里睡大覺,逗兒子和大鳥怪也懶得在休息時間交際應酬的人。

    坐在餐桌前,他一邊吃著飯一邊聽鄭淮江在電話那頭說,“公司里還有大把資源沒有利用到,今天晚上各界名流和圈中大碗都會來捧場,趁這個機會我把你推薦給幾個國際大導,你可得把自己收拾利索一點。”

    駱丘白捏團團的圓臉蛋,聽著兒子“咿咿呀呀”的笑聲,重復了一句,“鄭老師您剛才說什么,我沒聽見。”

    鄭淮江當即冷下臉來,“你每天老婆兒子熱炕頭,能不能有點進取心?今天晚上的慶典你說什么都要去。”

    駱丘白無奈的揉了揉額角,“這種宴會都是大腕的地盤,我這種剛剛混出點名聲的去湊什么熱鬧,您就饒了我吧。”

    正說著這話,祁灃從浴室里走出來,聽到這話躲過駱丘白手里的電話對那邊說,“他晚上會去,就這樣。”

    說完他咔嚓一聲掛掉了電話,完全沒有給駱丘白反映的時間。

    “喂喂,我又沒說要去,你答應他干什么?”駱丘白瞪眼。

    “你不想去?”祁灃瞇起眼睛,似乎有點不悅。

    “不想,是吧團團,你也不想我去的哈?”他點小家伙的鼻尖,團團咯咯一笑,含住了爸爸的手指頭,一副黏糊的樣子。

    “沒得商量,必須要去。”

    “兒子不同意!”

    “蠢兒子抗議無效。”

    祁灃的態度非常堅決,駱丘白一開始還覺得奇怪,畢竟以前自己參加任何公共露面的活動,大鳥怪都極力反對,一副自己要跟別人去私奔的冷臉,這次竟然這么積極還真是奇怪。

    不過這個疑問,當祁灃換了一身黑色的燕尾西服從樓上下來的時候,就有了答案。

    原來這個家伙也要去參加典禮。

    駱丘白一看這個架勢,忍不住開口笑道,“就算你要去,我也沒說一定要陪著啊?”

    祁灃瞪他一眼,“夫唱婦隨,你作為留白娛樂的董事長夫人,不去像什么樣子?”

    一句話噎的駱丘白上不來氣,夫唱婦隨你妹!董事長夫人你妹!

    “好好好,我去。”駱丘白舉手投降,往更衣室一走,發現自己原來的禮物和外套竟然全都沒了,“唉,我的衣服呢?”

    “送去干洗了。”祁灃坐在沙發上,端著一杯紅茶輕飄飄的說。

    “干洗了?那我穿什么?”駱丘白嘿嘿一笑,抱著兒子揮了揮他的小爪子,“沒衣服就不用去了,董事長您一個人請吧。”

    誰知祁灃竟然像是料到他會說這句話一樣,嘴角竟然勾起一抹得逞的笑意,抄著口袋站起來,在柜子里找出一身壓箱底的衣服遞過去,“只有這一件了,你湊合穿吧。”

    駱丘白一看這件衣服,當即頭皮都麻了,因為這件衣服不是別的,正是之前祁灃送給他的那件銀色緞面孔雀翎西裝。

    介于上次在車里穿著這件衣服留下了相當禽獸的回憶,駱丘白直接把他洗干凈扔進了冷宮,沒想到現在又被這個大鳥怪給翻了出來。

    天知道上面沾過兩個人的米青液,讓他還怎么穿!?

    所以,當他硬著頭皮穿著這件衣服走出家門的時候,只覺得全身上下都不自在,祁灃意味深長的看他一眼,滿意的點了點頭,“不錯,回來記得脫了褲子再穿給我看看。”

    祁灃告訴他宴會定在晚上九點開始,兩個人出家門的時候不過六點,扣去路上時間,到了地方估計也不會有多少記者。

    駱丘白這么一想,就直接坐了祁灃的車子。

    結果到了宴會現場才知道自己徹底被騙了,因為包括鄭淮江在內,沒有一個人告訴他這個宴會竟然還有紅毯儀式,正好是七點開始。

    當看到現場里三層外三層的包圍的密密麻麻的記者,駱丘白的頭都大了,隔著老遠就拽祁灃的胳膊,“喂喂!不能再往前開了,要不咱倆還怎么下車?掉頭去后門,我讓鄭淮江接應一下。”

    “你害怕走紅毯?”祁灃緊緊皺著眉頭,他的妻子怎么這么羞澀,還當明星呢,連紅毯都不敢走。

    “當然不是。”我害怕的是咱倆一起走!駱丘白撓頭發。

    “那你是覺得自己太=騷,不好意思跟別人一起走?”祁灃眉頭皺的更緊,芙蓉勾的內媚可不是鬧著玩的。

    駱丘白簡直快被他氣死了,一口血卡在喉嚨里上不來。

    “我=騷我樂意!”

    祁灃不悅的撇他一眼,在心里罵了一句“不知羞恥”,接著還沒等駱丘白反應就一腳踩下油門,直接沖進了記者扎堆的大門口。

    駱丘白眼看著大批記者涌上來,再阻攔已經來不及了。

    侍者開門,祁灃率先下車,他本身長得就英俊,如今頭發高高的梳上去,襯著身上那件黑色筆挺的修身西裝,簡直像上個世紀畫框里走下來的冷面紳士。

    因為是公司慶功宴,邀請的都是政商兩界名流,所以現場戒嚴,除了媒體和記者并沒有粉絲到場。

    記者一看是祁家大公子,紛紛涌上去,想要搶下頭條,還不忘七嘴八舌的猜測這位輕易不露面的祁少爺,會請哪個名媛或者女星當他的女伴。

    閃光燈連成一片,駱丘白被囧死了,真不知道該怎么下車。

    偏偏這時候侍者好心的幫他打開了車門,駱丘白只能硬著頭皮走了出去。

    一時間閃光燈都不閃了,祁灃和駱丘白站在一起,一黑一白,相得益彰。

    所有人都愣住了,完全忘了反應。

    到場的所有嘉賓全部都是男女搭配,怎么……怎么祁公子和駱丘白這兩個男人竟然會一起出現。

    想到以前兩個人之間盛傳的“包養”緋聞,所有媒體的眼睛都亮了,閃光燈霎時間多了好幾倍,快門聲此起彼伏,簡直要把人的眼睛刺瞎。

    “祁先生,請問您跟駱丘白一起出現是有什么深意嗎?”

    “駱先生,您與祁先生是什么關系?”

    “曾經盛傳您與駱先生關系曖昧,如今同乘一車,公開亮相,是什么用意?”

    ……

    駱丘白的手心里有點冒汗,不過臉上仍然一派淡然,往前走的時候故意狠狠踩了祁灃一腳,這個唯恐天下不亂的大鳥怪!

    祁灃雙手抄在口袋里,低頭撇他一眼,不悅的皺起眉頭,他的妻子竟然敢踩他,還這么用力,這個該死的芙蓉勾難道不知道他現在之所以抄著口袋,是為了克制自己不伸手摟住他嗎?真是一點也不善解人意!

    作者有話要說:上一章修改了,連接今天的劇情,如果今天接不上的筒子記得回去看一下

    關于如何對待老爺子,眾口難調,有人說他該死,作者留著他太圣母,有人說他可憐,作者寫的太過,我只能說作者有自己的想法,如果按照任何一個人的想法胡亂的改,這個文也不是作者菌自己寫的東西了,所以咱也別那么激動,慢慢看撒,作者菌自認三觀應該沒硬傷,該虐還是該留情也都有一桿秤l3l4 ( 巨星之名器爐鼎 http://www.xcolqm.live/9/9173/ )

小技巧:按 Ctrl+D 快速保存當前章節頁面至瀏覽器收藏夾。

上書網每天更新數千本熱門小說,請記住我們的網址www.xcolqm.live

去哪网5元火车优惠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