80晉江獨家連載

文 / 盈澈逝雪

章節錯誤/點此舉報 點擊/收藏到桌面
    捏著手中那張名片,韓昭覺得很滑稽。

    名片上有一個大大的“祁”字,這時候在茶館的燈光照耀下顯得有點刺目。

    “我當是誰大晚上的會邀我見面,原來是祁老先生,久仰了。”他把名片放進口袋里,挑著眉看了一眼走進屋門的老人家。

    祁老爺子被幾個保鏢扶著,拄著一根拐杖,身上一件絲綢唐裝,顯得頗為貴氣,只不過一張臉已經皺紋密布,帶著蒼老灰敗的顏色。

    他從上到下打量了一下韓昭,目光灼灼,看了好一會兒才笑著擺了擺手,“韓導演今天能來已經是捧場了,咱們坐下聊吧。”

    他轉身坐到對面,韓昭狹長的眼睛半瞇著,顯得意興闌珊。

    “祁老先生約我見面有什么事嗎?難道昆侖財團準備贊助我的新電影,還是貴公司打算與我洽談新的片約?”

    祁老爺子深深地看他一眼,目光渾濁撥動,半瞇著的眼睛里滾動著復雜的情緒。

    對面的男人就像調查資料里所寫的那樣,的確十分的英俊,特別是那雙狹長的眼睛像極了他的母親,猛的看上去與祁家人并不相似,但是若是細細打量,就會發現他的鼻子與臉型跟祁灃幾乎是一個模子刻出來的。

    說實話,事情過去了將近三十年,他從沒想到當年那個還在襁褓中,幾乎沒仔細看過就被打發走的孩子竟然還活著,甚至現在的身份竟然是娛樂圈里頗有名氣的導演。

    所以當下屬拿著調查資料給他看的時候,他簡直要懷疑弄錯了。

    “都不是。”低咳一聲,他搖了搖頭說,“韓導演,或許我應該叫你一聲祁洺,我今天約你見面并沒有什么目的,只是想來看看你這個遺落在外的孫子。”

    祁洺?

    韓昭挑了挑眉毛,露出一抹荒誕的表情,“祁老先生,我想您是不是哪里弄錯了,我從小到大都姓韓,壓根沒有過第二個姓。

    說著他頗為掃興的皺起眉頭,“我本來還以為你大晚上約我是什么大生意,結果竟然是烏龍狗血劇,這個就太搞笑了。”

    喝空一杯茶,他站起來說,“祁先生,你如果知道我是干什么的,大概也了解我這個人的脾氣不太好,沒利益的事情絕對不干,今天你既然不是跟我談生意,而是莫名其妙跟我這個初次見面的外人說著你的家事,那我沒什么興趣,這一杯茶我請,明早還要拍戲,先走一步,您慢用。”

    “我也知道你心里有怨氣,肯定責怪祁家到現在才來尋你,但這么多年你音訊全無,如今我自然要拿到證據才能來找你。”祁老爺子咳嗽一聲,把一沓文件放到了桌子上。

    韓昭似笑非笑的挑了挑眉,大喇喇的拆開文件,里面掉出一沓照片和調查記錄。

    從當年母親懷著他上門去找祁少澤,卻被拒之門外,到母親身亡,他獨自一人被社區送到孤兒院;從被韓德領養輾轉去了美國,到他所有成長的記錄……

    一條又一條,不知道用了多少手段才調查到這些東西,而這些卻讓他再一次回想起當年祁家的冷血無情。

    從那個生了他卻不管他的人渣父親,到眼前這個偽善的老頭,甚至還有那個占盡天時地利的祁灃大少爺……

    在他們吃香喝辣,享受著億萬家產錦衣玉食的時候,他跟母親在哪里?吃糠咽菜,朝不保夕,沒有拿到祁家一分錢,如果不是他的運氣好,遇上了貴人,他現在可能早就成了一堆腐爛的白骨。

    “看來我是在國外呆久了,竟然不知道赫赫有名的祁家董事長竟然還有追查別人**的嗜好。”

    韓昭似笑非笑的挑了挑眉毛,把資料扔到一邊,“所以呢,你今天約我到底有什么事?”

    他的回答等于默認了自己的確就是祁家人,祁老爺子半瞇起眼睛,長嘆一口氣,“當年你媽媽的事情我也是后來才知道,少澤,也就是你爸爸,這件事的確是他做得不對,如果我早就知道這件事,當年一定會出面阻攔。這么多年我也仔細找過,只是沒想你會去美國,這樣一來線索也斷了,這讓我非常的歉疚,祁洺啊,是我和祁家對不起你。”

    說著他咳嗽一聲,一瞬不瞬的看著韓昭說,“我這次找你也沒有別的目的,就是心里激動,想要看看你,現在看你過得不錯我也就放心了。”

    韓昭面無表情的看了他一眼,“我姓韓,不叫祁洺。反正我與你也沒有什么關系,當年的事情就不想提了,現在你既然看到了,那我就走了。”

    他起身,祁老爺子沒有攔住他,沉聲開口道,“祁洺,你想不想回來當祁家的繼承人?”

    韓昭腳步一頓,就聽他在背后繼續說,“我找了你這么多年,如今既然跟你把這件事情說開了,我們也不必藏著掖著。我這次來找你,就是想讓你回家。祁家到底是你的根,你若是認祖歸宗,我們一家團圓,也是我這么多年的愿望,現在總算是找到你,很希望你能回來,給祁家一個彌補你的機會。”

    韓昭就像是聽了什么天大的笑話,沒忍住笑出了聲。

    這老頭子聰明,他也不傻,這些漂亮話誰不會說,如果是真心想要讓他回去,這都過了快三十年了,憑借祁家的財力會找不到他?更何況如今他一出現,老爺子就拿到了自己這么詳細的資料,說明他根本不是找不到,而是愿不愿意找的問題。

    幾句煽情的話就想讓他放下母親的慘死和這么多年對祁家的厭惡,那是根本不可能的。

    “彌補就不必了,我這個人脾氣沖,婉轉的話也不說了,實話講,我從小就沒把祁家當成家,所以自然不會去陌生人家里認祖歸宗,你省省吧。”

    這次他去意已決,拿起衣服跨出了大門,這時祁老爺子沉聲開口。

    “為了表示誠意,我會把我手上的一部分股份送給你,昆侖財團的股份,哪怕只有1%也比你累死累活拍電影要多得多,我并不是開玩笑而是真心實意跟你談。”

    韓昭嗤笑一聲,連頭都懶得回,剛走了進步胸口憋悶的感覺又涌了上來,他捂住心口劇烈的咳嗽了一聲。

    “剛才在籃球場,我都看到了。”

    祁老爺子沒有任何征兆的突然開口,韓昭頓了一下,狹長的眼睛當即瞇了起來。

    剛才的籃球場上只有他跟駱丘白,這老頭子看到了什么?

    “駱丘白是個心軟的人,而且非常認死理,他心里只有小灃一個人,你以為現在憑你的本事,能讓他乖乖跟你走?”

    說到這里他頓了一下,盯著韓昭冷淡的背影說,“祁洺,你今天不必立刻給我答復,我會給你時間好好考慮。”

    韓昭垂下眼睛遮蓋掉里面的情緒,咳嗽一下,嗤笑一聲毫不猶豫的甩上了門,完全沒把屋里的老頭子看在眼里。

    人走之后,旁邊一直跟著的孫道長有點擔憂的走了出來,“老爺,恕我直言,之前您一直不認他回家,現在又突然要把他認回來干什么?我不認為少爺的脾氣會因為他跟你低頭。”

    老爺子咳嗽一聲,病的越發厲害,“他總有低頭的一天,現在翅膀硬了到處飛,還不是因為手上有錢?我就是讓他認清現實,如果沒有錢,也沒有祁家和我這個當爺爺的,他祁灃什么都不是。”

    夜風瑟瑟,房門“砰”一聲被撞開,他腳下不穩一下子摔倒在地,胸口絞痛的厲害。

    這時候電話響了起來,他咳嗽著摸起電話接了起來。

    “韓德叔……咳咳……叔叔……”

    電話那頭聲音一緊,急切地說,“你又發病了?怎么最近發作的越來越厲害了,吃藥了嗎?”

    韓昭踉蹌著站起來,全身發軟,胸口疼得像撕裂了一般,跌跌撞撞摸到速效救心丸和性=抑制劑,他抹著黑也沒有數粒數,直接往嘴里倒了一些,使勁吞下去他不停地咳嗽,痛苦的聲音從聽筒里傳出來,過了好一會兒才終于緩過一口氣,此時他已經滿頭大汗。

    “叔叔,舊金山那家診所開的抑制劑吃完了,你再幫我寄點……咳,要是沒這東西我分分鐘都得死。”

    韓昭緩過一口氣,一開口竟然還帶著笑意。

    韓德在那邊急了,“你只吃這種東西有什么用?你媽不是在臨死的時候告訴你,說你可能也有什么狗屁家族遺傳病,讓你找個陰年陰月出生的妻子嗎?這話到底靠不靠譜!”

    韓昭嗤笑一聲,心想道,這話當然靠譜。當年母親還是祁少澤那個人渣的秘書時,可是親耳聽他跟老頭子聊起過這件事。

    祁家沒有幫過他一絲一毫,卻給他帶來這個災難一樣的病。從很小的時候,他就知道自己活不過三十歲,一旦發病他就會情==潮暴漲,哪怕跟再多人上床、發泄再多次也沒法緩解,而且性谷欠上來的時候,心口會疼得更加厲害,簡直到了生不如死的地步。

    那時候他才知道這個天方夜譚一樣的怪病絕對不是傳說,而是真實存在他身上,必須要找個爐鼎才能治好的他的病。

    但是在美國那種地方,又沒有高人指點,他到哪里能知道誰才是陰年陰月出生的人?

    為了緩解病情,他不得不吃違禁藥,這種性=抑制劑可以克制情==潮,讓他在澎湃難捱的時候能夠冷靜下來,但是這種藥吃多了會紊亂神經,而且藥效對他起作用的時間越來越短,病情也也隨著年齡的增長越來越厲害,他經常懷疑如果再吃下去,自己會不會還沒等到死就變成了不舉的太監。

    “韓昭,你今年已經三十了,現在又正好回國,我不信憑你的條件找不到個合適的爐鼎,男的女的都好,你先把命保住再說,為什么非得找那個人不可?”

    還有半年,三十歲就要結束了,然后他的死期也快來了。

    “是啊,為什么呢?”

    韓昭自語了幾句,應付了幾句扣上了電話,順手打開了大燈。

    光輝灑滿房間,電腦正亮著,上面有好幾張駱丘白在《盲音》里面的劇照,還有幾張他與祁灃一起走紅毯的照片,桌子一角放著一盒兒童感冒沖劑。

    大概是因為所有自己想要的都被他奪走,從沒有一樣屬于自己,所以才千方百計的想要奪過來吧?

    韓昭翻了翻日歷,他剩下的日子真的不多了。

    *****

    轉眼,夏天就快到了,駱丘白接到一個天大的好消息。

    第二十三屆格林國際電影節就要開幕了,作為一檔有資歷又有權威的電影賽事評選,它在娛樂圈的地位舉重若輕。格林獎兩年才頒發一次,也正因為評選時間漫長且參賽作品眾多,所以哪怕只是被提名,也是一件無比光榮且被觀眾肯定的事情。

    《殘陽歌》作為一年前打破國產票房紀錄且至今沒被人超越的電影,自然也受到了電影節評委的青睞,在這一屆中獲得了最佳影片、最佳導演、最佳鏡頭等七項提名,成了當之無愧的無冕之王。

    而駱丘白作為《殘陽歌》里的男主角,同時獲得最佳男主角和最佳新人獎的雙項提名,雖然之前他參演的幾部大紅大紫的電視劇為他贏來了不少贊譽和獎杯,可是在電影屆這還是頭一次,當聽到這個消息的時候他整個人都懵了。

    “鄭……鄭閻王,你再說一遍?我被提名了?!”駱丘白手一哆嗦,差一點把團團的奶瓶打碎。

    鄭淮江在那邊笑了一聲,他平時嘴巴毒辣又很少笑,如今竟然笑出了聲,可見心情也是相當不錯。

    “對,你沒聽錯,你小子這次撞上大運了,不過我還有一件很重要的事情要跟你說,你要做好心理準備。”

    說到最后幾個字,鄭淮江突然沉下聲音,讓駱丘白的心也跟著提了起來,心里有了不太好的預感,“不是又出了什么岔子吧?”

    “這件事的確有點棘手。”

    鄭淮江頓了一下,在駱丘白把心都提到嗓子眼的時候,突然說,“剛才我收到了格林電影節組委會的通知,邀請你擔任特邀嘉賓出演電影節開幕式的微電影。”

    這話一出,駱丘白直接愣住了,簡直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

    格林電影節有一個傳統,就是每屆由當年最受熱捧的導演拍一個微電影向所有電影工作者致敬,當然這不是重點,最重要的是,能夠參演微電影的演員,都是得獎的大熱人選,甚至娛樂圈還有一個笑話:格林上演電影,金牛上捧獎杯。

    意思是說能夠出演微電影的人,在第080章上,都會有個好彩頭。雖然不知道這句話是怎么來的,但是很多大紅大紫的影帝和影后似乎都印證了這個“笑談”。

    很多國內外知名導演也都瞅準這個平臺,通過微電影給自己的下一部作品挑選合適的演員,畢竟被組委會看好的演員,得獎的機會就更大。

    所以一直以來,每一屆的微電影人選都是眾人的焦點,其所帶來的影響力和機會更是讓一眾藝人垂涎。

    直到被鄭淮江在耳邊喊了幾嗓子,駱丘白才猛地回過神,心里驚喜又疑惑,“這明明是好事啊,為什么說棘手?”

    “因為微電影開拍的時間非常緊張,而最近你還要趕排《盲音》和好幾個廣告,所以檔期非常滿。”說到這里鄭淮江頓了一下,“這次還有葉承、云錦書這幾個大紅人競爭最佳男主,你的希望不大,所以也別給自己太大壓力。”

    駱丘白接著笑了一聲,“我當你要說什么嚴重的事情呢,原來就是這個,能提名我就很開心了,閻王爺你有功夫擔心我拿不到獎,不如想想電影節那一天我穿什么西裝。”

    鄭淮江見他心態不錯,又叮囑了幾句注意事項,接著幫他在《盲音》劇組請了假,又跟格林電影節組委會那邊溝通過之后,把劇本發到了駱丘白的郵箱。

    以往格林電影節都比較青睞懸疑動作類的劇本,可是今年卻別出心裁,選的劇本竟然是文藝愛情片。

    故事并不新鮮,無非是窮小子和富家大小姐的愛情,但背景卻設置在民國那個動蕩的年代,戰爭洗禮、豪杰輩出的年代給整個故事籠上了更悲壯的基調,再加上臺詞寫的絲絲入扣,國仇家恨,兒女情長等戲劇沖突強烈,一口氣讀下來也讓人覺得酣暢淋漓。

    駱丘白這次要飾演的就是這個為了戰爭以身報國,最后戰死沙場與愛人陰陽兩隔的窮小子,他背臺詞背的投入,沒有注意到身邊什么時候坐過來一個人。

    這時候就感覺到一個結實滾燙的身體突然貼上來,從背后一把摟住他,強硬的把他手里的劇本搶走扔到一邊。

    駱丘白這時候才回過頭,看了一眼身后西裝革履的男人,笑著說,“你什么時候回來的,怎么一點動靜也沒有?”

    最近他拍戲比較忙,祁灃在公司里也經常加班,兩個人難得像這樣擠在一個沙發里說話。

    祁灃半瞇著眼睛看他一眼,不說話也不松手,瞳孔里似乎有些不悅。

    他都從進門到現在已經過了半個多小時了,他的妻子竟然現在才發現他回來了。

    駱丘白也沒在意,笑著給他摘下領帶之后,又拿起桌子上的劇本背臺詞,這次祁灃又把它抽走扔到一邊。

    “喂,你別鬧,明天我就要開拍了,臺詞還沒背完呢。”

    祁灃按住他的手,沖著劇本翻開的那一頁揚了揚下巴,一張嘴聲音冷冰冰的,“第080章加入感情,可是當念到最后一句的時候他突然卡殼了。

    因為這一句很簡單也很直接,無非就是一句我愛你。

    祁灃揚眉看他一眼,這時候臉上終于有了點笑意,“怎么不讀了?你的臺詞功底不是自認不錯嗎?”

    駱丘白低聲咳嗽一聲,總算明白大鳥怪這是不滿他有吻戲,有別扭的不能當面說出來,所以在這里換著法子占他便宜。

    他挑眉一笑,一把抱起團團,小家伙“咿呀”一聲,小肉爪一下子捏住爸爸的前襟。

    駱丘白親了親兒子,裝模作樣的說,“寶貝,爸爸愛你。”

    小家伙被親到咯咯一笑,“嗚啊嗚啊”的揮爪子,打著挺在爸爸懷里撒嬌,小胖臉蛋湊上來還要求親親。

    本來等著表白的祁灃卻被兒子搶了先,心里那個醋啊,自從家里有了這個蠢兒子,簡直就像亮起一盞一百瓦的電燈泡,真是神煩!

    他把小家伙夾在胳肢窩里,不管小家伙咿咿呀呀的笑聲,一句話也不跟駱丘白說,直接轉身上樓。

    “祁灃。”駱丘白在背后笑著叫住他,“你要真愿意聽我念臺詞,明天就來片場吧。”

    祁灃冷哼一聲,特別沒好氣的說,“不去,我哪有時間看這些亂七八糟。”

    說完他就頭也不回的進了臥室,結果第080章終于開幕了。

    璀璨的明星幾乎要把星光都壓蓋的黯然失色,衣香鬢影,香車寶馬,無數響當當的名流巨星悉數登場,閃光燈連成一片,這是一場電影的盛宴。

    駱丘白一個人前來,一身黑色西服,頭發梳得整整齊齊,一派復古優雅的紳士做派,談笑揮手之間,引得現場不少粉絲尖叫。

    “……現在向我們走來的是人氣爆棚風頭正勁的駱丘白,今天他還真是帥氣逼人啊,粉絲們你們說是不是!”

    支持人一通激情昂揚的話,引來現場有一陣尖叫,記者和媒體對著駱丘白一陣狂拍。

    主持人遞過話筒問道,“丘白,眾所周知你這一次不僅被提名了最佳男主角和最佳新人兩個獎項,而且還擔任了開幕式獻禮微電影的男主角,請問現在你的心情是怎么樣的?粉絲們可都盼著你的精彩表現,當然更期待著你能把兩個獎一起包攬,請問你對拿獎有沒有信心?”

    駱丘白笑著眨了眨眼,“心情肯定是非常激動啊,這是我第080章現在開始!”

    鄭淮江向駱丘白投去了贊賞的目光,駱丘白笑了笑,手機突然震了起來,拿出來一看是祁灃的短信。

    打開一看一個字都沒有,只有一張照片,是團團笑的手舞足蹈的樣子,而他的小手被祁灃握著舉起來,伸出拇指比了一個大大的贊。

    駱丘白被兒子的傻樣逗笑了,回復了一個【(づ ̄3 ̄)づ】

    接著現場的大獎開始了。

    《殘陽歌》這一晚無疑成了贏家,森川包攬了最佳導演、最佳影片和最佳鏡頭三項大獎,風光無限。

    等到最佳男主角的時候,駱丘白的心被提了起來,手心里全都是汗,燈光閃耀,在頒獎嘉賓念出別人名字的時候,駱丘白說不失落是假的。

    葉承也沒獲獎,大老遠用國際短信給他發了一個大哭的表情,倒是把駱丘白給治愈了。

    他笑著給旁邊的鄭淮江說,“森川得了這么多獎,卻把最佳男主角給弄丟了,你說他會不會殺了我和葉承?”

    “你倒是心態不錯,我當你會玻璃心呢,畢竟這是第080章目似的繼續觀禮,直到頒獎嘉賓突然開口,他才猛地想起自己還有一個最佳新人的提名。

    “今年最佳新人獎的競爭也很激烈啊,但是不管怎么說,評委心目中最佳人選只有一個,他就是——”

    嘉賓故意一頓,全場響起緊鑼密鼓的鼓點聲,駱丘白完全還沒反應過來的時候,他打開信封,“第080章,最佳新人獎是《殘陽歌》——駱丘白!”

    駱丘白根本沒有招架,連心里準備都沒有,就被鄭淮江和臺下一眾歡呼和掌聲推上了舞臺。

    他站在萬千星光中,捧起了沉甸甸的獎杯,笑的有點無措和靦腆,但是更多的是勇氣和自信。

    臺下的粉絲這時候尖叫著“謝謝cctv謝謝mtv”,駱丘白沒忍住笑了一下,“感謝評委會對我的肯定,也謝謝給我機會出演微電影這么好的劇本。我以前最大的夢想是演一個十句臺詞的角色,而現在我竟然站在了這里,謝謝大家。”

    說到這里他頓了一下,舉了舉小金人,“最后,嗯……還要謝謝對我不離不棄的某人,還有我的寶貝兒子,我愛你們。抱歉,稿子沒有背好,爭取下次繼續努力。”

    現場鼓掌聲與笑聲一起,伴隨著瘋狂閃爍的閃光燈,照亮了璀璨星光下的駱丘白。

    頒獎典禮結束,駱丘白從后面離開,驚訝的發現祁灃的車子竟然停在那里,還沒等他反應過來,就已經被拖進車子里,接著祁灃完全沒有顧忌身在什么場合,緊緊地摟住他落下重重一吻。

    四周漆黑一片,誰也沒有注意到一身禮服的韓昭也走的是后門,他看著車里纏綿親吻的兩個人,挑了挑眉最后撥通了一個號碼。

    “你說的事情我同意了。” ( 巨星之名器爐鼎 http://www.xcolqm.live/9/9173/ )

小技巧:按 Ctrl+D 快速保存當前章節頁面至瀏覽器收藏夾。

上書網每天更新數千本熱門小說,請記住我們的網址www.xcolqm.live

去哪网5元火车优惠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