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87章

文 / 盈澈逝雪

章節錯誤/點此舉報 點擊/收藏到桌面
    page_top;

    五月份的s市,即將進入雨季,之前首映式結束的時候還是晴空萬里,到了夜幕降臨,窗外就下起了大雨。

    宴會廳里熱鬧非凡,名流紳士,衣香鬢影,不少都是熟人,祁灃礙于身份敏感,留在了后臺,沒有跟著駱丘白去前廳。

    此時慶功宴上一眾主創人員和嘉賓正在狂歡,喝酒做游戲,玩的熱火朝天,駱丘白往窗外看了看,一片瓢潑,他惦記著祁灃,歸心似箭,沒興致加入狂歡,又喝了幾杯橙汁之后,準備隨便找個理由提前退場。

    這時候,韓昭這個導演正被一眾人圍攻玩真心話大冒險,一張平日里病態蒼白的臉帶著些醉態。

    “韓導這次拼酒你可又輸了,懲罰懲罰!”

    幾個小姑娘起哄,“就是,韓導您每次都選真心話太沒意思了,這次必須選大冒險!”

    韓昭問他們想怎么罰,這時有人靈機一動,哈哈大笑道,“我有了,韓導,就懲罰你找到駱丘白,然后跟他說‘其實我已經暗戀你很久了’然后吻他一下!”

    所有人都玩high了,一聽玩得這么大,全都起哄似的叫好,“這個棒!一下子罰了兩個,丘白可是男一號呢,竟然現在都沒露臉,必須讓韓導抓回來懲罰!”

    站在遠處的駱丘白,并不知道這里發生了什么,他只看到這里很熱鬧,正好方便他溜走,趁著那群人起哄的時候,他放下手里的杯子轉身向外走去。

    韓昭看到了他,猛的咳嗽一聲,突然潑了冷水,“今天就到這里吧,我身體有些不舒服,實在不能多喝了,大家好好玩。”

    說著他轉身,留下一眾發懵的群眾,等反應過來他竟然逃跑的時候,人都已經消失了。

    駱丘白走到幽靜的回廊,碰上一個端香檳的服務生,正準備寫個早退的紙條讓他轉交的時候,身后突然傳來了腳步聲,一回頭是拿著酒杯的韓昭。

    “剛才一直不見你人影,原來躲在這里了。”

    駱丘白本來打算繞開他自己開溜,可是如今碰上了又不能裝沒看見,只能淡淡說,“韓導是今天的主角,不陪客人,來這里干什么?”

    “來找你,宴會上都在嚷著男主角去哪兒了。”韓昭走過來,很直接的開口,駱丘白聞到了他身上的酒味。

    駱丘白拉開一點距離,抱歉一笑,“我今天開了車,不能跟大家一起喝酒。”

    韓昭一瞬不瞬的看著他,被酒精熏過的眼睛帶著一絲紅,“那有時間跟我聊聊嗎?”

    如果是聊電影,現在已經拍完了,如果是聊其他,他們更是沒有生太多交集,更何況這個人現在是祁灃同父異母的弟弟,駱丘白就更覺得彼此沒什么話好說。

    “抱歉,剛才我接到電話,家里出了點事,我得提前離開。”

    “不會耽誤你很長時間。”韓昭似乎料定駱丘白會拒絕,“合作完這一次,過幾天我就要回美國了。”

    一句話讓駱丘白愣了一下,見他這么鄭重其事的開口,一時還真不好再拒絕,站在原地沒再往前走。

    他想了想說,“我以為你以后會留在祁家。”

    韓昭往嘴里又灌了幾口酒,笑著說,“現在的祁家是你和祁灃的,我留下干什么?”

    他毫不掩飾自己知道駱丘白和祁灃的關系,駱丘白沉了一下眼睛,他跟老爺子走得這么近,知道這些事情不足為奇,但在立場上他不會動搖。

    “祁家是祁灃一個人的,跟我沒有關系。”

    這話看似是撇清關系,可是卻轉著彎告訴韓昭,雖然我同情你的身世,但是不代表你可以從祁灃手里搶走一切。

    反正他向來是個護短的人,而且也一點也不覺得祁灃搶走了誰的東西,這些本就是他應得的。

    韓昭笑了笑,臉上的表情有點諷刺,“你們倒是一往情深,你愛他嗎?”

    這種問題已經超出了“工作伙伴”可以涉足的范圍,駱丘白面無表情地說,“韓導,這個問題與你無關,如果這就是你要跟我聊的事情,那我真要告辭了。”

    “當然與我有關。”韓昭在駱丘白轉身的瞬間一把攥住他的手腕,“如果不是因為這個問題,我也不會回祁家。”

    他狹長的眼睛這一刻無比的銳利,帶著鋒芒和灼灼的溫度,看上去竟然有些……瘋狂?

    駱丘白冷下臉來,猛地把手抽出來,“我不知道你在說什么。”

    撂下這話,他轉身就走,韓昭看著他的背影,沉聲開口,“駱丘白,我喜歡你。”

    他就這樣突然說了出來,沒有任何鋪墊,狹長的眼睛漆黑一片,帶著執拗的光,駱丘白整個人都懵了,覺得這事荒唐極了。

    韓昭,祁灃的弟弟,竟然現在跟他說這種話?!

    “韓導演,你喝醉了。”

    他腳步不停,身后一股大力卻將他猛地扯回來,駱丘白踉蹌一下,真的怒了,“你到底要干什么?再這樣,別怪我不顧場合揍你。”

    “我沒喝醉,沒有比現在更清醒了。”韓昭不為所動,死死地攥著他的手腕,目光更加銳利。

    “駱丘白,我沒有看玩笑,我是真心的。”

    一個剛認識沒有多長時間,全部交集都在工作上的人,能有什么真心?

    他的力氣非常大,像是要把駱丘白的骨頭捏碎,駱丘白看了看周圍,知道沒法跟他硬碰硬,冷冰冰的說,“你早就知道我跟祁灃的關系,還說出這種話,有意思嗎?”

    韓昭突然嗤笑一聲,瞳孔激烈的晃動,“是,我早就知道,可是這根本不公平。”

    “他只是出身好,遇到你比我早,他對你的態度糟糕透了,你難道感覺不出來?”

    “我們一起回美國,離開這里,離開祁家,只有我們兩個可以嗎?祁灃能做到的我也能做到,而且會比他做得更好。”

    “他對我好不好我自己知道就行了,勞駕你這么關心。至于去美國,我更沒什么興趣。”駱丘白的目光里沒有一絲溫度,毫不退縮的跟他對視,瞳孔猶如深井一樣透著寒氣。

    祁灃的好,根本不是別人能理解的,那種好并不是衣食住行上的滿足,也不是彼此的相守,而是此生唯一,他從不擔心祁灃背叛,因為他知道這世上再也沒有一個男人能像他一樣好。

    所有人都看到了他冷漠堅硬的一面,可是只有他才明白這層堅硬的外殼下面,是一顆無比火熱柔軟的心。

    愛情本來就是如人飲水冷暖自知的事情,旁人憑什么置喙?

    “韓先生,今天我就當你說醉話,不跟你計較,我還有事,不奉陪了。”駱丘白不想多說什么,今天留下聽他說這些話其實就是個錯誤。

    有事?

    韓昭閉上眼睛,能有什么事呢,不過就是祁灃在等他罷了。

    想到剛才他無意中看到兩個人在后臺一起吃飯,耳鬢廝磨的樣子,手掌緊緊的攥了起來。

    “哪怕我快死了,我們……有沒有一點可能?”

    “沒有,永遠沒有。”駱丘白腳步頓住,他并不相信韓昭說的話。

    韓昭垂下了眼睛,額前的碎發遮住了他瞳孔里的情緒,他緊緊攥著的拳頭終于松開,把酒杯里的紅酒咕咚咕咚一口氣灌了進去,再次抬起頭來的時候,他臉上竟然還帶了點笑。

    “好……我明白了。”

    他突然變換的口氣讓駱丘白疑惑的回過頭來,兩個人的目光撞在一起,韓昭咳嗽了幾聲,扯了扯嘴角。

    “你也不用這樣看我,我也不是那么放不開的人,剛才是我說了瘋話,抱歉,以后再也不會了。”

    窗外的雨越下越大,他走近駱丘白,伸手去碰他的臉,駱丘白戒備的閃開了,韓昭的力氣像是被抽空似的,又捂住嘴巴咳嗽了幾聲,之前喝酒熏紅的臉色再一次變得蒼白。

    “電影宣傳完之后我就會回美國,你也不用擔心,就當……最后的告別行嗎?”

    他的狀況看起來非常糟糕,呼吸也有些急促,狹長的眼睛一瞬不瞬的看著駱丘白,目光里甚至帶了點……懇求?

    駱丘白沒有動彈,盯著對面的男人,半瞇著眼睛思索著他這樣一前一后的態度,到底是什么意思。

    難道是真的耍酒瘋,才說出這些胡亂語?可是他這突然病病殃殃的樣子又是什么回事?

    他一不發,細細的探究韓昭臉上沒一個破綻,可就在他走神的一剎那,韓昭卻突然上前緊緊地摟住他。

    一切發生的太快,在駱丘白正憤怒的要推開他時,他注意到韓昭的目光突然落到了他的身后。

    駱丘白的心“咯噔”一下,回過頭,看到了立在不遠處的祁灃。

    此時他那只受傷的手正拿著飯盒,另一只手里是一把雨傘,他面無表情的看著這里,深色的瞳孔里一邊冰霜。

    駱丘白知道自己被韓昭算計了,一時間怒火、驚慌甚至心疼……全都涌了上來。

    明明他什么都沒有做,可是卻連手掌都顫了一下。

    他并不是心虛,而是知道這肯定刺到了祁灃的心,他根本受不了祁灃難受,更何況這還是因為自己。

    “祁灃。”他快步上前,一把抓住了祁灃的手,語速急切的說,“我可以解釋。”

    祁灃并沒有像以前那樣憤怒,只是深深地看了駱丘白一眼,接著慢慢的走了到韓昭身邊。

    兩個人第一次用同樣祁家子孫的身份,這樣兵戎相見一般的對視,韓昭靠在墻上,似笑非笑的看著祁灃,“我剛才跟丘白說了點事情,大哥不是連這個都不允許,又要像上次那樣打我一頓吧?”

    他第一次用了“大哥”這兩個字,口氣里控制不住帶著譏諷,而祁灃卻不為所動,目光仍舊冰封,沒有絲毫波瀾。

    上一次他有多么怒不可遏,這一次就有多么冷靜可怕,他湊到韓昭耳邊沉聲說了一句什么,接著毫不猶豫的轉身就走了,甚至連駱丘白都沒有多看一眼。

    駱丘白慌了,祁灃發怒才證明有緩和的余地,而像現在這樣冷靜到發指才是真的糟了……

    他從沒見過祁灃這么生氣,一時甚至來不及教訓韓昭,急步去追祁灃。

    “你不能去!”韓昭在后面猛地扯住他的胳膊,赤紅的雙目刺目逼人。

    “啪”一記響亮的耳光狠狠地落在韓昭的臉上,駱丘白氣的臉通紅,胸膛劇烈的起伏。

    “放手!”

    韓昭不為所動,拳頭越攥越緊,用近乎絕望的口氣說,“你答應我來慶功會就應該有始有終,這是最后一次機會了,丘白……別去,算我求你。”

    駱丘白只覺得他瘋了,以前他的脾氣雖然古怪卻絕對不會像現在這樣外露,可是駱丘白現在沒心思研究這些,摸到窗臺上擺放的一個裝飾花瓶,猛的沖韓昭砸過去。

    韓昭下意識的躲避,駱丘白猛地推開他,接著頭也不回的追著祁灃的身影跑遠了。

    韓昭半靠在墻上,臉色慘白,死死地咬住嘴唇,掐在掌心的手指都留下了血痕,酒后的腦袋嗡嗡作響,他想起祁灃剛才給他說的那唯一一句話。

    他說,“別做夢了,他一輩子也不可能看不上你。”

    *****

    窗外的雨瓢潑而下,原本只是淅瀝瀝的小雨,如今雨幕密集的幾乎看不到人影。

    祁灃沒有打傘,全身濕透,駱丘白就更加糟糕,身上的禮服西裝破敗的不成樣子,他一路跟著祁灃,好不容易追上他,猛地擋在他跟前。

    祁灃看著他,深邃的瞳孔看不出情緒,駱丘白從沒見過他這樣的目光,深吸一口氣,努力讓自己鎮定一點,“聽我說完,否則我不會讓你走。”

    “讓開。”祁灃沉聲開口,繞過駱丘白繼續向前,駱丘白不依不饒又一次堵住他,丹鳳眼透過雨幕帶著零碎的光。

    “如果我說,我剛才是在拒絕他,你信不信?”

    祁灃沒開口,只是把雨傘扔給他,自己頂著大雨繼續向前走。他越是這樣駱丘白越害怕,他知道平時的祁灃絕對不是現在這個樣子。

    那把雨傘落在了原地,兩個人在大雨中奔走,最終駱丘白終于在祁灃上車之前再一次攔住了他。

    祁灃冷著臉,抬起他的手甩開,然后打開了車門,一句話沒有說。

    駱丘白固執的按住車門,不讓他關上,覺得此刻連心臟都發木了。

    大雨傾瀉而下,駱丘白看到了祁灃手指上斑駁的傷口,一張嘴聲音都啞了,“灃灃,你不要我了?你要把我一個人丟在這里?”

    駱丘白脊背直直的挺著,在大雨中瘦高的身影有些單薄,祁灃的嘴唇越抿越緊,最后猛地把飯盒讓進車里,冰封似的說,“上車。”

    說著他就要坐進駕駛座,卻又一次被駱丘白擋住。

    “你到底有完沒完?”

    “你的手受傷了,讓我來開。”駱丘白一瞬不瞬的看著他,祁灃半瞇起眼睛,最終甩上車門,坐到了副駕駛座。

    大雨嘩嘩的下著,車子在路上行駛,車里卻一片死寂。

    駱丘白抓住祁灃的手,“……你剛才是給我送雨傘的嗎?”

    祁灃抽出自己的手背,冷著臉閉著眼睛不發一,可是嘴角卻緊緊地抿了起來。

    “是我不對,對不起。”

    駱丘白的聲音有點啞,他此刻竟然猜不透祁灃在想什么了,一顆心也懸在半空,可是不管怎樣,祁灃生氣了是肯定的了,他必須要把事情說清楚。

    祁灃終于睜開了眼睛,“你沒錯,一點錯也沒有。”

    一聽這個口氣,駱丘白的臉色變了變,低聲說,“祁灃,你別誤會,那只是個擁抱罷了,而且我可以解釋,我知道現在說什么你肯定都不愛聽,可是我真的跟他沒有一點關系。”

    “我壓根不是因為這個!”

    祁灃突然爆發了出來,就像一座火山,表面的冰雪崩裂之后,就是憤怒的巖漿噴涌而出。

    “那個人是韓昭!我警告過你那么多次,你卻還讓他抓住了機會!我一點也不懷疑你會拒絕他,可你竟然懷疑我會這么想,你到底有沒有腦子!你覺得我就那么小心眼,為了一個無關緊要的人誤會?他韓昭可沒有這么大的臉!”

    祁灃一發不可收拾,一張臉繃得緊緊地,深邃的瞳孔散發著憤怒。

    他之所以不在韓昭面前發作,是因為他不配,他絕對不信駱丘白會變心,但是受不了自己的人被別人一次次的騷擾!所以這些怒火只能等到只有兩個人的時候才能發泄出來。

    駱丘白看他終于發怒了,心里反而如釋重負,可是腦袋還是有點反應不過來,“……你沒誤會我倆?”

    “開你的車!他配讓我誤會嗎?”祁灃暴躁的開口,“是你駱丘白一而再,再而三的挑戰我的底線!你到底還要讓我看到這種事幾次?!駱丘白,你是不是覺得這樣很好玩,看著我為了你一次次的生氣,這樣才讓你覺得在我心里特別重要是不是?”

    駱丘白有點慌張,“不是,祁灃,你知道我愛的只有你,也不會背叛你,這樣還不夠嗎?”

    “那也只能證明你愛我沒有我愛你深!”祁灃氣急了,口不擇。

    車里一片死寂,駱丘白半天沒說出一句話。

    半響之后,他使勁扯了扯嘴角,搓了把臉,心尖都疼。

    他竟然讓祁灃有這樣的想法……是他識人不清沒想到韓昭來陰的,可是他卻實打實傷了祁灃的心。

    傷了他的心……

    一時間,駱丘白的鼻腔都酸了,祁灃也知道自己腦袋進水了,竟然對妻子說出這么惡劣的話。

    如果愛不夠深,駱丘白不會陪他走到今天,更不會在異國他鄉有一個團團。

    祁灃抓住駱丘白的手,在掌心小心翼翼的摩挲,張了張口準備說點什么,駱丘白卻反握住他的,使勁用明快的口氣說,“灃灃,我會對你好的,會比現在更好,所以別這么說,我很難受。”

    一句話刺到祁灃的心窩,他覺得自己是瘋了,才會為了一個外人跟妻子發這一通無名火。

    “停車。”他控制不住想要緊緊地把妻子摟在懷里,去他媽的吃醋,都通通去見鬼!

    雨越下越大,駱丘白笑了笑,一打方向盤,剛要在路邊停車,可是他突然發現一個非常嚴重問題。

    車子的剎車竟然失靈了!

    剛才兩個人一直在爭吵,車子也在路上漫無目的的開,他一直沒有注意到剎車有問題,他不敢相信這是真的,臉色變得慘白瞳孔劇烈的收縮,他說不出話來,腳下使勁的踩,可都無濟于事,剎車真的壞了。

    祁灃這時候也看到他的臉色變了,坐直了身子碰他,“怎么了丘白?”

    “剎車……”

    車子速度不快,可是在瓢潑大雨中,剎車失靈都是致命的!

    這是祁灃的車子,他開車給自己送飯的時候肯定是好的,為什么回來的路上突然出現了故障!?

    駱丘白的手死死地攥著方向盤,這時候祁灃也意識到了問題,“丘白倒車去撞后面那面墻!馬上!”

    駱丘白猛地方向盤,狠狠擦下油門,祁灃撲上來護住他,車子“砰”一聲撞倒了兩棵樹才總算停了下來,加長的車尾救了兩人,這突然的變故讓人心驚肉跳。

    駱丘白手心里都是汗,祁灃猛地直起身子檢查他身上有沒有上。

    “我沒事,你有沒有事?”

    祁灃對他很明顯的笑了一下,可就在這個時候,街角突然傳來刺耳的轟鳴聲,接著耀眼的大燈閃光,一輛車子沖著兩人就沖了過來。

    駱丘白的瞳孔劇烈收縮,他甚至已經聽不到祁灃的吼叫,在千鈞一發之際,猛地把方向盤打到右邊,用自己死死地護住了祁灃……

    救護車呼嘯而過,手術室的燈散發著綠色的光。

    鄭淮江、蘇麗玫,還有特意從鄰省趕回來的葉承,全都聚在門外,此刻心急如焚。

    誰都沒想到駱丘白會遇上車禍,此刻在手術室里生死不明,而祁灃身上還掛著斑斑血跡,他沉默的坐在原地,仿佛已經變成了一尊冰雕,周圍站了一片下屬和保鏢,可是所有人都不敢上前說一句話。

    祁灃看著自己的手,似乎上面還殘留著駱丘白之前留下的溫度,上一秒還跟他說話的人,下一秒就被推進了手術室,到現在都沒有出來。

    他一想到事發時那一刻,他還在亂發脾氣,甚至用冰冷的話說,“你愛我沒有我愛你多”

    然后駱丘白說了什么……

    他說“灃灃,我會對你好的,比現在更好”,接著他真的做到了,在車禍發生的那一刻,他甚至沒顧上自己的死活,沒有任何停頓的,幾乎出于本能的護住了他。

    他到底對駱丘白做了些什么……

    祁灃捂住半張臉,上面仍舊看不出分毫表情,可是黑色的瞳孔卻一片死寂,仿佛再也活不過來一樣。他的腦袋上還裹著紗布,身上多出軟組織挫傷,可是他就直挺挺的坐在離手術室大門最近的地方,一動不動,仿佛駱丘白不出來,他就一輩子這樣坐下去。

    鄭淮江看不下去,走過來低聲說,“祁先生,您去休息一吧,這里有我們幾個,丘白……會沒事的。”

    祁灃不為所動,也不說話,只是看著手術室。

    葉承這時候也湊上來,“你自己都一身傷,趕緊去休息,要是丘白活蹦亂跳的出來,看到你這個樣子不得氣死?’

    他努力活躍氣氛,可是收效甚微,祁灃的瞳孔冷若冰霜,心口鉆心疼,仿佛都快不知道怎么呼吸了。

    車子是他的,同意駱丘白開車的也是他,如果他當時阻止,如果他不跟妻子吵架,現在躺在里面的就不會駱丘白。

    他把人放在心尖上啊,現在跟被人剜出一顆心的滋味還疼。

    “砰!”他一拳正中墻壁,鄭淮江和葉承都嚇了一跳,瓷磚裂開了,絲絲縷縷的鮮血順著紋路淌下來,滴答嘀嗒在地上。

    旁邊幾個下屬看得心驚肉跳,忍不住開口,“少爺……您別這樣,駱先生吉人自有天相。”

    祁灃突然瞇起眼睛,一張嘴聲音像冰窖里出來一樣,“去查,仔細的查,那輛車子到底是誰動了手腳。”

    “封鎖消息,丘白受傷這件事一個字也不準泄露出去!把所有保衛都調來,二十四小時守著。”

    出事的是他的車子,可是受傷的是駱丘白,這一次到底是誰下的手,目標又是誰?

    祁家剛剛易主,他結下的仇怨不在少數,而駱丘白又是大紅大紫的公眾人物,娛樂圈爭斗不比商場廝殺遜色,無數種可能涌入腦海,他沉下臉來,死死地攥住了拳頭。

    下屬齊聲應下之后,祁灃就像被抽掉最后一絲力氣似的坐在椅子上,直挺挺的盯著手術室。

    這時候大門突然打開,醫生走了出來,那一刻祁灃的呼吸都要靜止了,第一個沖了上去……

    睜開眼睛的時候,是白茫茫一片,耳邊是“嘀嗒——嘀嗒——”的儀器聲。

    駱丘白艱難的睜開眼睛,一時反應不過來自己究竟在哪里。

    他動了動手指,想要發出聲音,可是喉嚨干澀的厲害。

    這時一雙手突然握住他,一個高大的影子罩上來,他看到了祁灃的臉。

    男人臉上破天荒的胡子拉碴,以往的他是整潔挺拔,英俊瀟灑的,此刻穿著一件薄襯衫,領口打開,頭發凌亂,顯得有點頹廢。

    駱丘白仔細的打量他,還是沒反應過來是怎么回事,不過這個樣子的大鳥怪卻別有風味,讓他忍不住伸手去摸,“……你怎么這個樣子?”

    結果一伸手他看到了上面的吊針,駱丘白一陣恍惚,回想起雨夜的那一場車禍。

    祁灃終于看到他醒了,臉上仍然是淡淡的,可是整個瞳孔都柔和了下來。

    “別亂動。”他按住駱丘白亂動的手,幫他塞了塞被角,用拿著沾水的棉簽往駱丘白嘴上擦。

    “……你受傷了沒有?”芙蓉勾的嗓音變得無比沙啞。

    聽到妻子醒來第一句話不是問自己,反而來問他,祁灃就緊緊抿著了嘴唇,又一次想到那天晚上他說的那些混賬話,心口收縮。

    “你跟個傻瓜似的撲上來,我能受傷嗎?”

    “嗯……那就好。”駱丘白挺高興,扯了扯嘴角想要坐起來,卻不小心拉到了腿,疼得吸了一口涼氣,這時候才想起來問,“我這是怎么了?”

    祁灃一聽這話,當即陰下臉來,按住亂動的駱丘白說,“都斷了一條腿了,還不老實,你想變成殘廢嗎?”

    駱丘白眨了眨眼睛,覺得不可思議,當時那輛車可是直沖著他們就來了,他怎么可能只斷了一條腿?

    “怎么傷的這么輕,我以為得去半條命呢。”

    祁灃的臉因為這句話變得很難看很難看,冷哼一聲說,“你也知道得去半條命。你是不是留著命覺得特不正常,非要死了,讓我當鰥夫才安心?”

    提到這個他就一肚子火,那天駱丘白被救出來的時候滿臉是血,一動不動,就像死了一樣,而他偏偏是清醒的,他親眼看著駱丘白在自己跟前失去意識,可是卻被掐在變形的車座中無法動彈,那時候他甚至連伸出手摸一摸妻子的臉都不可能,無論他怎么叫,駱丘白都沒有反應,那種絕望錐心的滋味,他一輩子都不想再嘗試第二次。

    同樣在一輛車里,他幾乎就是擦破皮,可駱丘白卻被推進了手術室,那時他真的害怕妻子就這樣出不來了,直到手術室大門打開,醫生告訴他這是個奇跡。

    幸好在車禍發生的一剎那,他們的車子是靜止的,而對方也早就意識到了危險,采取了緊急制動,雖然還是在大雨天里不可避免的撞上了,可是卻把損傷降到了最低。

    駱丘白最嚴重的傷就是腿,之所以滿臉是血是撞破了腦袋,縫了幾針也就沒事了,可謂是撿回了一條命。

    看著祁灃漆黑僵硬的臉色,駱丘白抓住他的手,指尖在他手心里劃拉兩下,“灃灃,我們和好吧,我知道錯了。”

    祁灃一瞬間愣住,都不知道他何出此,等到反應過來駱丘白說的是車禍那天晚上跟自己的那一場爭吵時,他的鼻腔一酸,竟然有點想掉淚。

    都隔了這么多天了,他還惦記著這件事,仿佛用身體保護住他只是一種本能,并不是兩個人關系和好的籌碼,所以他現在才會用這樣的口氣,說出這樣溫柔的話。

    這世界上怎么有他妻子這么傻的人。

    祁灃發出一個單音,算是同意,他不能說話,他怕一說話就讓妻子發現自己瘋狂涌動的情緒。

    駱丘白立刻笑彎了眼睛,窗外陽光正好,投進屋里,在他還略微有些蒼白的臉上籠上一層柔和的輪廓,祁灃心中一動,湊上來低頭吻了吻他。

    駱丘白拿手撥弄他胡子拉碴的下巴,覺得挺有意思,美人果然就是美人,就算頹廢了,也是頹美人,不會變成猥瑣大叔。

    這么一想他笑了起來,祁灃不知道什么時候跟他擠到了一張床上,兩個人享受著劫后余生的滋味。

    “以后跟我在一起你不許開車。”

    “怎么,祁老板要當我的司機啊?”

    “閉眼睡覺。”祁灃沒有解釋,只是兇巴巴的捂住了駱丘白的眼睛。

    這個人,是敢為他以命相搏的人,可他怎么舍得讓他再次為自己冒險。

    駱丘白養傷這段時間,工作迫不得已停擺,正好趕上《盲音》的宣傳期,他一次都沒有參加,留白對外說他長病了,需要休養一段時間,搞得官網和微博上的粉絲天天嚶嚶嚶一片,不停地給他寄鮮花和禮物。

    之前為了幫留白渡過難關,駱丘白幾乎是連軸轉,現在終于閑下來,他樂得逍遙,除了吃就是睡,沒事兒還逗逗團團,幾周下去硬是被祁灃喂胖了五六斤。

    期間也有不少人來看他,不過不熟悉的都被保鏢擋在門外,一天晚上韓昭給他發了一條短信,內容很簡單你就那么愛他?駱丘白看完順手刪了,沒有再跟他聯絡一次。

    與此同時,車禍的檢驗報告出來了,說剎車系統是因為老化變形所以才會失靈,并沒有人為破壞的痕跡,駱丘白不太相信,因為祁灃的車子有專人保養,這么大的毛病不可能查不出來,而祁灃更不相信,最近一直在詳細調查。

    日子就這樣過了幾天,這天祁灃睡在醫院,兩個人正迷迷糊糊的時候,祁灃接到一通電話。

    “少爺,出事了,祁老爺子失蹤了。”

    “失蹤?”祁灃心口一條,猛地皺起眉頭。

    “懷疑……是綁架。”

    作者有話要說:我是親媽,真的_(3」∠)_頂鍋蓋跑遠~~~ ( 巨星之名器爐鼎 http://www.xcolqm.live/9/9173/ )

小技巧:按 Ctrl+D 快速保存當前章節頁面至瀏覽器收藏夾。

上書網每天更新數千本熱門小說,請記住我們的網址www.xcolqm.live

去哪网5元火车优惠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