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94章

文 / 盈澈逝雪

章節錯誤/點此舉報 點擊/收藏到桌面
    page_top;

    一個月之后,《功夫之魂》正式上映,作為駱丘白第二部國際大片,他還是當之無愧的男主角,自然賺足了眼球和票房,上映第一天的票房就破了五千萬,圈中一眾人都笑稱駱丘白已經不僅僅是當之無愧的“收視王”,還是導演最愛的“票房帝”,簡直演什么紅什么,勢頭強盛的勢不可擋。

    結束了漫長的電影宣傳周之后,駱丘白終于有了一段清閑的假期,他推掉了十幾個廣告片約,只挑了兩三個下半年才開拍的電影,徹底給自己放了大假,準備沒事在家里逗逗兒子,溜溜胖灃灃。

    可當他終于有空了,祁灃卻突然沒了影子,以前他對駱丘白的工作極度厭惡,總說他有了工作忘了丈夫,不守婦道,不賢惠之類亂七八糟的胡話,可是最近一段時間他卻神出鬼沒,總是不著家也就罷了,駱丘白追問起來也總是說工作很忙,要是再追問下去,他就會發脾氣,然后暴躁的上來又啃又咬,直到把駱丘白折騰的沒勁兒才罷休。

    一連幾次這樣,駱丘白覺得自己已經提前步入了老年,腎虛腿軟,腰酸背疼,連張嬸都忍不住偷偷對他說“駱少爺,年輕人也要悠著點,要是把腎玩壞了,可是一輩子的事情,來喝一碗牛==鞭湯補一補。”

    說著她當著團團的面,給駱丘白盛了一大碗。

    在祁灃一臉詭異笑容,小家伙一臉饞嘴又好奇的問道“爸爸什么叫牛==鞭湯?團團也想喝”的時候,駱丘白徹底放棄了追問的念頭。

    大鳥怪你他媽愛干什么就干什么去,老子屁股疼,管不了!

    之后的日子,祁灃仍然不見人影,也不知道在玩什么貓膩。駱丘白在家里閑的沒事干,找鄭淮江一起看劇本,人家說“你又不是星輝的人,《功夫之魂》都拍完了,還有我什么事兒”,駱丘白憋得一肚子火,又約葉承出來喝咖啡,結果這家伙直接來了一句“你放假老子又不放假,少拉仇恨”,接著咔嚓一聲就掛了他的電話。

    駱丘白對著屏幕使勁呲牙,不明白自己怎么就突然成了全世界最閑的一個人,無奈之下,他只能天天帶著團團和胖灃灃吃了睡,睡了吃,半個月不到的時間,兩個小家伙連帶他自己都養胖了一大圈。

    也就在這個時候,駱丘白接到一個好消息,第四十三屆金牛獎果然如期而至。

    金牛獎在娛樂圈的地位首屈一指,代表了華語影壇的最高榮譽,與格林獎并稱雙雄,但比格林獎的分量還要重,可以說能拿到金牛獎的小金人是太多太多演員一輩子努力的方向,其含金量自然不而喻。

    今年獎項的競爭格外激烈,不僅有投資上億的大片,也有眾星云集的大制作,而《盲音》這部以犯罪心理學為題材的小眾電影,成本幾乎是別人的零頭卻以黑馬之姿,突出重圍,獲得了最佳故事片、最佳導演等六項提名。

    駱丘白也因為這部電影,獲得了最佳男主角的提名,應證了孟良辰的那個賭注,而一起入圍的名單卻相當的有戲劇性。

    駱丘白——《盲音》

    葉承——《古都密探》

    孟良辰——《愛回首》

    三大候選人,全部參演過當年盛極一時的《殘陽歌》,曾經的搭檔如今的對手,再加上三個人之間說不清道不明的關系,引來一片轟動,最佳男主角的角逐也成這次金牛獎上萬眾期待的焦點。

    本來駱丘白對這些獎項看的很淡,但是如今跟孟良辰的賭約既然已經定下,他就打起了十二分的信心,提前一周就準備好了典禮需要穿的衣服。誰想到祁灃聽說他們的賭約之后,一改之前神出鬼沒的行蹤,天天往家跑,還把駱丘白早就準備好的衣服全部沒收,特意讓專人給他定制了幾身價值不菲的西裝,顏色也是定了又定,那副事無巨細,嚴謹認真的樣子,簡直比駱丘白這個當事人還要上心。

    最后駱丘白干脆把所有事情都交給祁灃去做,自己當了甩手掌柜,反正對他來說穿什么、用什么都無所謂,再昂貴的東西也比不過祁灃的一片心,所以無論他挑什么自己都沒意見。

    頒獎典禮很快就到了,祁灃作為留白娛樂的董事長也在被邀之列。

    這一天,駱丘白穿上祁灃再三斟酌定下的白色西裝,站在鏡子面前系領結,他的頭發高高的梳上去,露出光潔飽滿的額頭,一身男士三件套,襯托的他器宇軒昂,舉手投足溫潤瀟灑。

    那雙帶著笑意的丹鳳眼,從鏡子中回望著身后的祁灃,平凡無奇的臉上卻有讓人挪不開視線的魅力。

    這個男人是他珍藏的,像美玉一樣天天擦拭,好像全世界只有他一個人知道他的好,那種私藏在心中,想要告訴全世界,又怕全世界覬覦的心情那么強烈,就像現在,眼前的駱丘白讓他根本過不開視線,甚至想現在就把他鎖起來,不讓任何人看見。

    “怎么,是不是我太帥了,把祁老板都看傻了?”駱丘白沖祁灃眨了眨眼,笑著回過頭。

    祁灃穿著跟駱丘白一摸一樣的衣服,只不過兩個人一個著白一個穿黑,可這件衣服穿在他身上就遠不如妻子好看。他挪過腦袋,臉上閃過一絲不自然,過了好半天才硬邦邦的開口,“……還算過的去。”

    要知道祁灃一向口是心非,喜歡也不會直接說出來,反而會用很別扭的反話來掩飾自己的內心,如今他竟然沒有發脾氣,反而說“還算過的去”,那跟“很喜歡”的意思也差不了多少了。

    駱丘白驚訝的挑了挑眉毛,“你真的這么喜歡?”

    “……你很煩。”祁灃艱難的把視線轉到一邊,臉上微微閃過一絲羞赧,配著他刀削斧鑿的五官和硬朗高大的身材,有一種非常微妙的反差感。

    駱丘白低聲笑了起來,越笑越大聲,等到祁灃終于要動怒的時候,他走上前摟住男人的脖子,蹭了蹭他的鼻尖,“你喜歡以后就只穿給你看,再也不給別人看。”

    祁灃半響才哼了一聲,算是默認,他的妻子總算是對他這個丈夫還有點良心。

    兩個人的額頭相抵,炙熱的呼吸噴在彼此的鼻尖,駱丘白伸出手他撫摸著男人左手無名指上那個已經沒有多少殘留的戒痕,心里突然下了一個決定,“灃灃,今天我要是拿到獎,你得給點獎勵吧?”

    祁灃低頭舔了舔他的嘴唇,“你想要什么?”

    駱丘白挑眉一笑,“秘密,等到結果揭曉的時候我再告訴你。”

    祁灃罕見的笑了一下,深邃的目光里帶著溫柔的神色,“好,要是你得獎了,我就送你一份禮物,如果沒得獎,你就要送我一份禮物。”

    “喂,沒拿到獎已經很慘了,你個黃世仁還好意思跟我要禮物?”駱丘白失笑著瞪他一眼。

    “不會,我祁灃的人不可能比不過兩個野男人。”

    祁灃異常嚴肅正經的說出這話,自動把孟良辰和葉承歸入“野男人”的行列,反正在他看來跟妻子太接近的男人全都不是好東西,全都是他嚴防死守的對象。

    一句話引得駱丘白哈哈大笑,這時候旁邊的團團抱著胖團團跑下樓梯,一眼就看到了穿上白西裝的爸爸,當即興奮地跑過來說,““哇!爸爸……好帥!”

    小家伙的臉蛋紅撲撲的,睜著大眼睛,像個不安分的小動物似的在駱丘白身邊轉來轉去,他懷里的胖灃灃“喵嗚喵嗚”兩聲跳下地,跟著團團一起跑,兩個肉呼呼的小家伙瞬間把整個客廳搞得熱火朝天。

    駱丘白一把抱起小家伙,“團團親我兩下,分給爸爸點好運,等晚上回來,我們一起跟灃灃要禮物好不好?”

    “嗯嗯!”小家伙笑沒了眼睛,鼓著包子臉用力點頭,兩只小肉爪摟住爸爸的脖子,使勁親了好幾下,還故意發出“mua”的聲音,碎碎念,“團團唔……要多親幾下,運運都給爸爸。”

    小家伙這副傻乎乎的樣子讓所有人都忍俊不禁,連站在旁邊的張嬸都抿著嘴偷笑起來。

    時間不早,祁灃開車帶著駱丘白一路去了會場。

    因為兩個人一個是參與角逐的大明星,需要走紅毯,另一個是娛樂公司代表,沒有這么多形式,所以收到的請帖并不是同一個時間,這會兒,祁灃把車子開到離宴會廳還有一段距離的地方停了下來。

    門口已經有大批記者和媒體在蹲守,炫目的燈火和鎂光燈交織,現場星光璀璨,熱鬧非凡。

    祁灃幫駱丘白整理了一下領口和頭發,“我不方便跟你進去,我們一會兒會場見,記得絕對不可以輸給孟良辰。”

    這時候已經有大批的記者瞄到了風聲向這邊圍上來,駱丘白明白祁灃仍然在為他考慮才這樣委曲求全。

    這個男人的脾氣再古怪惡劣,內心也如此的柔軟,只要是自己不喜歡的,他一輩子都不會去做,好像為他退讓已經變成了一種發自本能的習慣。

    駱丘白心中一動,沒有說話,直接抓著祁灃的領帶湊上去吻住了他的嘴唇。

    外面就是閃爍的燈光,他們已經要被包圍,可是這時候他眼前只有祁灃,其他的已經管不了了。

    祁灃很快反應過來,用力把駱丘白壓在椅背上奪回了主動權,兩個人唇齒相依,炙熱又瘋狂的吻在一起,嘖嘖的水聲響起,一吻完畢,駱丘白嘴唇嫣紅,氣喘吁吁。

    大批記者已經開始敲窗子,駱丘白深深地看了祁灃一眼,笑著說,“記得之前你答應的,我會跟你來討禮物。”

    說完這話,他推開了車門,迎接漫天的星光和璀璨的鎂光燈,昂首挺胸的踏上了紅毯。

    紅毯兩側聚集著大批粉絲,全都揮舞著熒光棒和閃光板,興奮的尖叫著:“丘白!丘白!”

    粉絲們撕扯著嗓子又蹦又跳,有些甚至已經激動地掉眼淚,駱丘白笑著揮手,步伐從容,游刃有余。

    主持人激昂豪邁的聲音響起:“現在向我們走來的是本屆大賽影帝的大熱人選,響當當的‘收視王’和‘票房帝’,一年前他憑借《殘陽歌》一舉摘得格林最佳新人獎,用短短一年時間,連續接拍《戰爭史詩》《功夫之魂》兩部高含金量國際大片,成為三十歲之前唯一闖入國際影壇的男演員,現在他又以《盲音》卷土重來,向著影帝發起沖擊,粉絲們告訴我他的名字,他就是——!”

    “駱丘白!!!”

    瘋狂的吶喊聲響徹天際,鎂光燈閃成一片,駱丘白被主持人請上臺,“丘白對這一次拿獎是否有信心?現在心情如何,有什么想說的嗎?”

    所有的鏡頭在這一刻全部對準他,以前的駱丘白在面對這些的時候,還會緊張的手心冒汗,而現在他只是笑著說,“現在我唯一想說的就是,格林獎的時候我沒有背好臺詞,這次特意在家苦練一番希望有機會能派上用場。”

    風趣幽默的一句話引來全場一片笑聲,氣氛瞬間更加熱絡起來,主持人窮追不舍,“這一次與緋聞對象孟良辰和多年好友葉承同時被提名,你有沒有信心擊敗他們,此刻對他們最想說的話是什么?”

    這個問題可以算是刁鉆,全世界的人都知道孟良辰是同性戀,曾經喜歡的對象就是駱丘白,而葉承又是挺他到底的好哥們,這時候回答的稍有不慎,就可能被人捏住小辮子,可駱丘白一點也沒緊張,反而悶笑一聲說,“我祝二位上臺的時候千萬不要像我一緊張就忘了臺詞,該打小抄就打小抄,反正上臺沒人看得見。”

    一句話四兩撥千斤,連一向刁鉆的記者都忍俊不禁,粉絲更是激動地嗷嗷尖叫,這時人群中一片騷動,有人大叫一聲“孟良辰和葉承來了!”接著整個紅毯掀起了高==chao。

    只見孟良辰和葉承真的一前一后走了過來,他們身后還跟著許久不見的森川、蘇麗玫,還有一起合作過劇組成員,他們笑著駱丘白揮手,三個影帝候選人兩年后再聚首,閃光燈瘋狂的閃爍。

    駱丘白失笑一聲,葉承一個箭步已經走到了他跟前,他今天穿著一件孔雀綠的西服,整個人英姿勃勃,一只手摟住他肩膀,“今天誰當影帝誰請客,丘白我一定把你一頓吃到解放前!”

    駱丘白哈哈一笑,抬手砸了他肩膀一下,這時孟良辰走過來,他穿著一件黑色禮服,沉穩持重,“丘白,還記得賭約嗎?我可不會隨便認輸的,請客的錢都準備好了。”

    “那就說定了,今天這頓飯誰也別跟我搶。”駱丘白笑著摟住兩個人的肩膀,在一眾人起哄的叫聲中,如好兄弟一般挨個擁抱了他們,所有恩仇一笑付之,快門聲響起,這一刻被永恒的定格。

    旁邊的小姑娘們激動地面紅耳赤,尖叫連連,不停地喊著“萌死了!”

    與此同時,網絡直播貼也在瘋狂的蓋樓。

    “有一種愛叫做放手,孟駱黨表示心碎,嚶嚶嚶”

    “今天我才發現自己不是葉駱黨,而是閨蜜黨,好有愛!”

    “多年媳婦熬成婆,壯哉我大祁駱黨,這酸爽簡直不敢相信!”

    ……

    星光熠熠的紅毯秀之后,頒獎典禮馬上開始,駱丘白入席就坐,身后是葉承、孟良辰,還有森川、蘇麗玫這幾個熟人,旁邊是《盲音》所有主創人員,本應該坐在他左手邊的導演位置空缺著,這個位置本來屬于韓昭,如今哪怕他被提名了那么多獎項也沒有出現,所有人都知道或許這一輩子都不可能等到他出現了。

    駱丘白看到椅子上貼著“韓昭”兩個字的紙條,心里說不上來是什么滋味。

    韓昭這個人就像一團煙火,毫無征兆的突然出現,散發出讓人無法忽視的火光,在點燃別人的同時,也把自己燃盡,那么短暫又火熱的生命,最終在黑夜中選擇了煙消云散。

    這時一只手突然握住了他,駱丘白往右邊一回頭,赫然是不知道什么時候坐過來的祁灃。

    “你……什么時候來了,怎么坐到了這里?”各大特邀嘉賓與明星本不應該在同席,駱丘白驚訝極了,驚喜的揚起眉毛。

    祁灃在昏黑一片的會場,悄悄地摩挲著他的手,一身筆挺的西裝襯得他高大挺拔,這時候他露出很淡的笑意,目光里甚至帶著點狡黠,“我看完紅毯就進來了,剛才跟別人換了位置。”

    駱丘白失笑,趁著現場亂哄哄的時候壓低聲音說,“這也能亂換?你就不怕一會兒主持人介紹的時候弄錯你的名字。”

    “這重要嗎?有坐在你身邊,在領獎的時候第一個擁抱你重要嗎?”祁灃皺起眉頭看他一眼,一本正經,說的那么理所當然。

    這個男人總是會在無意中說出驚心動魄的情話,駱丘白覺得自己像是被什么鋒利的東西狠狠地擊中了,半響才低低笑了起來,在一片漆黑中,男人收緊了握住他的手。

    駱丘白的右手上有一枚婚戒,祁灃的左手上卻空空如也,只留下戒痕,兩個人在人來人往鏡頭交織的會場里,一直握著彼此的手,冰涼的戒指被體溫熨熱,駱丘白沖他眨眨眼,“怎么辦,我已經迫不及待想要今天晚上的禮物了。”

    祁灃不輕不重的哼了一聲,最終“嗯”了一聲,英俊的側臉被舞臺上炫目的燈光籠罩著,目光是前所未有的溫柔。

    “我說你們倆夠了啊,閃瞎了我的眼,考慮一下單身漢的感受好嗎?”后面的葉承開始呲牙,引來小范圍的一片哄笑,周圍一小片人都知道祁灃和駱丘白的關系也只差一個形式而已。

    這時激昂的音樂聲響起,頒獎典禮正式開始,結束了冗長的最佳紅毯著裝、最佳化妝之類無聊的獎項之后,最先頒發的獎項是最佳導演。

    頒獎嘉賓走上臺,展開信封的那一刻,臉上露出惋惜的表情,“或許這個獎來的有些遲了,但還是愿他在天堂一路走好,讓他的電影繼續感動著世人,最佳導演,當之無愧的韓昭。”

    熱烈的掌聲響起,現場一片感傷和唏噓,外界的說法是韓昭葬身于一場意外車禍,沒人知道他真正出了什么事情。

    當大屏幕上開始播放《盲音》的花絮中,他一邊咳嗽一邊修改劇本,忙前忙后的樣子時,現場響起了啜泣聲,連駱丘白的眼眶都有些酸澀了。

    在電影上,韓昭是絕對的天才,他捕捉人性的角度,對角色的挖掘都那么淋漓盡致,他死的時候還不到三十歲,或許他錯了,但是他沒有像命運的詛咒低頭,用自我毀滅的方式,在三十歲之前提早結束了生命,白日焰火一般刺痛人的神經。

    至今警方沒有找到韓昭的尸體,駱丘白倒是寧愿相信他還活著,畢竟像韓昭這么精明的男人,他不信就這樣葬身火海。

    最終是《盲音》劇組的工作人員帶領了這份榮譽,這是韓昭在國內獲得的第一個獎杯,也將是最后一個。

    感傷的氣氛過后,主持人詼諧幽默的風格讓現場重新熱鬧起來,一連串獎項頒出,爆出了幾個冷門,也算是驚喜連連,直到臨近最后影帝和影后的角逐,現場的氣氛才真正的進入白熱化。

    當頒獎嘉賓念出最佳女主角的名字時,駱丘白的腦袋已經容不下其他了。

    說不緊張都是騙人的,參與角逐的葉承和孟良辰無論哪一個都是實力人氣具佳,而這個獎項對駱丘白又有著非同一般的意義,并不是他多么重視這個獎杯,而是期待著拿到獎杯之后,他要向祁灃所要的那份禮物。

    女主角流著眼淚走下舞臺,激昂又緊鑼密鼓的音樂響起,最后壓軸的,萬眾期待的最佳男主角終于要開始了,快節奏的鼓點像是敲在心頭一樣,把現場所有人的心情都掉到了極點。

    鏡頭這時候在每個人臉上搜過,駱丘白的心撲通撲通的跳著,手心里都沁出了汗水。

    “今年的影帝角逐還真是前所未有的激烈啊,到底是我們老牌實力巨匠孟良辰,還是演而優則唱,人氣爆棚的葉承?”

    主持人的聲音響起,鏡頭隨著他的話移動到兩個人臉上,“又或者是我們的后起之秀,闖入國際的駱丘白?”

    這時鏡頭落在駱丘白身上,他笑著點了點頭,就聽主持人驚訝又詼諧地說,“哎呀,坐在我們丘白身邊的人不是祁灃先生嗎?他們好像穿的是一樣的衣服這種事情我會說出來嗎?”

    女主持馬上接話,“拜托,你已經說出來了,我想臺下又要有不少小姑娘要開始尖叫了。”

    果然后面看臺上大批的尖叫聲幾乎要掀翻了整個屋頂,祁灃面無表情的對著鏡頭點了點頭,駱丘白笑著看他一眼,兩個人的目光交纏,這一幕被無限的放大在巨大的熒幕上,瞬間在同步網絡直播上瘋傳。

    這時燈光暗了下來,嘉賓主持上臺,“今天的影帝究竟花落誰家,請大家先看一段vcr。”

    畫面一轉,是孟良辰抱著愛人的衣服絕望跪地的樣子,這時戰火響起,葉承一身黑衣與一眾厲鬼廝殺在一起,眼神決絕狠辣,瘋狂嘈雜的音樂響起巨浪,尖銳的呼嘯聲中,一切歸于平靜,現場一片漆黑,這時就聽有人溫柔又邪惡的說,“喂,你相信聲音會殺人嗎?”

    “啊——!”一聲女人的尖叫,全場燈光陡然亮起,駱丘白一襲白衣,慢慢的回過頭,腳邊躺著一具尸體,眼睛里蓄滿了絕望的淚水,可嘴里卻泄露出去歇斯底里的大笑。

    緊鑼密鼓的音樂聲再次響起,頒獎嘉賓打開了信封。

    駱丘白閉上眼睛深吸一口氣,他的一切都暴露在鏡頭下,這時祁灃緊緊地握住了他的手,戒指咯到手心,像是給他力量。

    “今晚的最佳男主角是——”

    “《盲音》,駱丘白!”

    現場沸騰起來,掀起鋪天蓋地的人浪,所有人都在為駱丘白歡呼,一時間整個會場的人都站了起來,掌聲雷動。

    駱丘白站起來,第一個撲上去緊緊地摟住了祁灃,現場響起一片尖叫,孟良辰沖他眨了眨眼,第一次對兩個人露出無比真誠的笑容,“丘白,你贏了,快點上去吧。”

    葉承不停的吹口哨,簡直比自己得獎還開心,撲上來摟住駱丘白的肩膀,伸出手沖著全場的觀眾一邊揮手一邊喊,“丘白!丘白!”

    所有人跟著他一起喊著,整個大廳里回蕩著駱丘白的名字,這一刻屬于他的時代終于到來!

    這時主持人的聲音也隨之響起,“駱丘白憑借在《盲音》飾演的人格分裂一角,獲得最佳男主角,這是他第一次在金牛獎上提名,也是第一次捧得影帝獎杯,他成為三十年來,金牛獎史最年輕的影帝,這份榮耀值得銘記!”

    恢弘而象征著榮譽的音樂響起。

    “祁灃,等我。”駱丘白笑著握了握祁灃的手,轉身向著燈光璀璨的舞臺。

    祁灃站在原地,看著妻子一步一步的走向象征夢想與榮耀紅色的階梯,就如當年他在雙塔教堂的婚禮上,一步步的走向自己。

    站在舞臺中間,駱丘白握著得來不易的小金人,深深地吸了一口氣。

    “抱歉……我忘了臺詞,明明已經背了很多次了。”

    他一張口引來臺下一片笑聲,氣憤瞬間變得熱烈又輕松。

    “以前有人跟我說,駱丘白你不適合娛樂圈,我不信,哪怕只是演小龍套,我也不信。從不能露臉沒有臺詞的龍套走到現在,我用了整整六年,這六年風光過,也狠狠地跌倒過,好幾次我以為自己完了,要徹底離開我熱愛的熒屏的時候,謝謝一路支持我、鼓勵我的你們。”

    “謝謝《盲音》劇組的每一個人,謝謝導演韓昭,沒有他的劇本就沒有今天站在這里拿獎的駱丘白。當然,最應該要感謝的是我的愛人。”

    現場因為這一句話一片嘩然,駱丘白注視著臺下祁灃的位置,看著他英俊堅毅的側臉,笑著說,“對,就是我的愛人。”

    “我的愛人不愛說話,卻給了我毫無保留的支持,他可以扔下一切為我遠赴美國,可以不顧身份救我于水火,他是世界上最好的男人,我不想再把他躲躲藏藏,我想要光明正大的牽著他的手站在陽光下。”

    “所以在來這里之前,他答應我如果能得獎就送我一份禮物,現在就是我索要禮物的時候了。”

    說著他在全場震驚的目光中,微笑從容的看著祁灃,像是跨過千山萬水,一字一句地說,“你愿意把一輩子當做禮物送給我嗎,祁灃先生?”

    現場死寂了短短幾十秒,接著葉承和孟良辰帶頭站起來鼓掌,全場爆發出沸騰一般的尖叫和掌聲,閃光燈連成一片,這一刻夜晚也仿如白晝。

    祁灃一向面無表情的臉上頭一次閃過驚愕,在所有人的歡呼和起哄聲中,他看著星光璀璨下的駱丘白,心口緊緊的蜷縮,這一刻腦袋里完全空了,直到駱丘白從臺下走下來,緊緊擁抱住他的時候,他才回過神來。

    在萬千燈火下,他的妻子給了他一份天大的禮物,他說過要堂堂正正的把駱丘白介紹給所有人,而這個愿望卻被提前實現了。

    這一夜,駱丘白和祁灃公開出柜的消息,猶如一顆驚天的炸彈,讓群星都黯淡失色。

    星光璀璨下,鮮花、掌聲,身邊人,這一刻值得被永遠銘記。

    作者有話要說:某雪生病了,昨天發燒實在是爬不起來,寫了三千多一點實在是不夠塞牙縫,就今天一起多寫點貼出來

    下一章大結局!!!o(*▽*)q繼續開放番外點單,筒子們想看什么要抓緊時間哦

    繼續滾地求收藏作者菌,咱會一直努力加油滴~

    ps:謝謝l.w璀璨星光.扔了的手榴彈,謝謝妖若扔的三顆地雷,謝謝honeysang、shishuang1762、憶語扔的兩個地雷,謝謝熊~好久不見、s君、巖海苔、小桃子、miwuxue、薇題、yoyo、柚秦、怪阿姨、小板、摹然回首扔的地雷,(づ ̄3 ̄)づ ( 巨星之名器爐鼎 http://www.xcolqm.live/9/9173/ )

小技巧:按 Ctrl+D 快速保存當前章節頁面至瀏覽器收藏夾。

上書網每天更新數千本熱門小說,請記住我們的網址www.xcolqm.live

去哪网5元火车优惠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