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96章 番外這兩口子1.0(買)

文 / 盈澈逝雪

章節錯誤/點此舉報 點擊/收藏到桌面
    page_top;

    星光璀璨下,這一刻值得被永遠銘記。

    這一晚,駱丘白和祁灃出柜的新聞,簡直比金牛獎的影帝和影后究竟花落誰家還要轟動。

    所有媒體、網絡、論壇上全都炸開了鍋,誰都沒想到駱丘白在事業的巔峰之夜會選擇用這樣轟動的方式出柜,更沒有想到兩人謠傳多年的親密關系竟然全都是真的。

    這年頭出柜的藝人也不是沒有,但是不到被狗仔隊拍到死證,退無可退的地步,沒幾個人愿意公開說出來。之前孟良辰出柜也是因為“三角戀”的惡劣影響太可怕,他不得不站出來承認,可現在駱丘白剛剛從陰影中走出來,事業也達到了很多人一輩子夢寐以求都到不了的高度,他卻突然向同性示愛,這在一些人眼中幾乎是自取滅亡。

    可是這一次公眾對于兩個人的關系卻異常的寬容,雖然網上仍然有小水花對駱丘白和祁灃頗有爭議,其中也不乏一些極度“反同”人士的罵聲和擔憂,但更多的人選擇了祝福和支持,甚至絕大部分人雞血瘋狂的轉發著頒獎典禮上駱丘白對祁灃表白的那一幕。

    短短幾個小時之內,視頻被轉發了一百多萬,點擊率更是高的驚人,“祁灃駱丘白,祝你們幸福”這句話被當成熱門話題,在微博上置頂,這一晚不僅是電影節的盛宴,更是整個娛樂圈和駱丘白大批粉絲的狂歡。

    貼吧里早就已經擁擠不堪,可是五花八門的帖子還在快速的置頂、蓋樓,以前那些兩人之間的點點滴滴,都被粉絲一點點的挖掘出來。

    有三年前,舞臺架子倒塌,祁灃不顧自身安危,豁出性命救了駱丘白的照片;有“三角戀”丑聞爆發,祁灃向所有媒體下“封嘴令”的小道消息;還有當年祁灃突然轉行創辦娛樂公司,起名叫做“留白”的鐵證;

    樂動全球的總決賽上,駱丘白放棄唾手可得的出唱片的機會,用一首無詞哼唱向所有人暗示自己已經有了愛人,如今又光明正大的在金牛獎的舞臺上說出這個愛人就是祁灃。

    這份勇氣可以說是瘋狂,但是這年頭就算是有法律保護的異性戀都很難保證始終如一,可是駱丘白和祁灃做到了,這份多年的堅持也足夠讓萬千網友感動。

    “啊啊啊啊啊啊啊!我受不了了!把祁灃和丘白的照片重新翻了一遍,哭成了傻逼。”

    “哭成傻逼+1,一直以為是自己拉郎配,沒想到一切都是真的,祁駱黨修成正果,現在還雞血的停不下來!”

    “停不下來+10086!!丘白表白的時候,祁公子臉上的表情喲,簡直萌到爆!現在好想看他們一家三口公開出現啊啊啊啊!”

    “提到一家三口,只有我一個人注意到丘白家的小正太簡直跟祁灃長得一模一樣嗎?!如果他們倆是真的,那孩子豈不是……?!瞬間腦補無數男男生子文,我自重otz”

    “臥槽,ls的腦洞太英俊,傲嬌忠犬老板攻x癡情生子明星受,帶感的完全停不下來!”

    “帶感+13800138000!”

    關于兩人出柜的消息就這樣狂轟亂炸了整整一天,駱丘白無論走到哪里都被大批粉絲和媒體圍追堵截,結束了金牛獎的頒獎典禮之后,他還沒來得及回家跟團團和祁灃團聚,又馬不停蹄的跟著節目組到處宣傳,等到終于閑下來的時候已經是第二天晚上。

    “這都是些什么亂七八糟。”坐在車子里,駱丘白翻著網上五花八門的新聞哭笑不得。

    現在外面鋪天蓋地都是他跟祁灃的新聞,有些富有想象力的網友還特意做了mv,把兩個人同時出席節目的點滴片段都拼在一起,其中有一幕,網友把他在某部電視劇中穿著燕尾服的鏡頭剪輯出來,跟祁灃出席某宴會時的鏡頭拼成結婚的畫面,猛的看上去跟真的似的,簡直比他跟祁灃當年在瑞士結婚還要像模像樣。

    開著車的鄭淮江笑著回過頭,“你們倆這次玩這么大,我的心臟都快被玩壞了,更何況是你的那些粉絲,他們雞血一下還不正常?再說這算什么,剛才我還看見一個更勁爆的,你的粉絲們分析昨天頒獎典禮之后你們倆會做什么,百分之九十九的人都說是做羞羞的事,哈哈哈。”

    駱丘白撫額,又好笑又好氣,“這些家伙真是太無聊了,改天我要披馬甲去貼吧里正正風氣。”

    提到昨天晚上真是一片人仰馬翻,頒獎典禮結束之后,會場的大門硬生生的被狂熱的粉絲和媒體擠壞了,兩個人迫不得已分開走,結果組委會又臨時通知他去做宣傳,從昨天到今天這一整天,他根本就沒顧得上祁灃,又哪來的時間做羞羞的事?

    想到這里,他猜測這時候祁灃一定在家里抱著團團,臉色鐵青的生悶氣,嘴里沒準還會埋怨他“不守婦道”之類亂七八糟的話,駱丘白越想越想笑,剛要拿出手機給祁灃打電話,卻先接到了他的短信。

    回公司

    只有短短三個字,再也沒有其他。

    駱丘白眨了眨眼睛一頭霧水,在這種人仰馬翻的時候,祁灃讓他回公司干什么?再打電話過去,已經是無人接聽,正是疑惑不解的時候,他一抬頭才發現車子正駛向跟回家路完全相反的方向。

    “閻王爺,我們這是去哪里?”

    鄭淮江挑了挑眉毛,“你不知道?今天留白娛樂要給你開慶功宴,我以為祁灃已經跟你提了。”

    駱丘白愣了一下,接著笑了起來,原來只是慶功宴,虧祁灃還有這個心,不過如果只是為了慶祝,在家里就好了干嘛弄得神神秘秘的。

    心里這么想著,胸口卻沒有任何來由的跳漏了幾拍,冥冥之中似乎預感到有什么東西正在等待著他,車子駛入夜色,鄭淮江意味深長笑著回頭看了他一眼。

    車子到了地方,留白整個大樓里一片漆黑,沒有一盞燈。

    駱丘白站在大門口,心跳的越來越厲害,他深吸一口氣慢慢的推開大門走了進去,偌大的大堂里伸手不見五指,完全沒有一丁點慶功宴應該有的喜慶氣氛。

    這時候,大門外面的廣場上,不知道是誰突然燃起幾十串火紅的鞭炮,紅色的碎屑在夜色中飛舞,環繞立體的音響里傳來茲茲兩聲,接著正中央的舞臺上投下一盞聚光燈,兩個身影并肩而立,音響里傳出悠揚輕快地節拍。

    不知道隱藏在哪里的一眾人,跟著節拍一起拍手,整齊的拍子越來越響,在黑夜中帶著驚心動魄的力量。

    “難以忘記初次見你,一雙迷人的眼睛

    在我腦海里你的身影,揮散不去……”

    一個人影跳下舞臺,跟著節拍一起輕快的晃動,這時另一個人跟著一起唱:

    “握你的雙手感覺你的溫柔,真的有點透不過氣

    你的天真我想珍惜,看到你受委屈我會傷心……”

    全場的大燈在這一刻突然亮起,閃光燈瞬間連成一片,在漆黑的屋子里像寂寂宇宙中璀璨的星河,駱丘白驚呆了,完全站在原地無法動彈。

    兩個人這時已經走到了他的跟前,一個笑的沒心沒肺,一個笑的溫柔持重,他們穿著一摸一樣的黑色西裝,胸口戴著紅色的綢花,上面用金色的油墨寫著“伴郎”兩個大字。

    赫然是葉承和孟良辰!

    “只怕我自己會愛上你,不敢讓自己靠的太近,怕我沒什么能夠給你,愛你也需要很大的勇氣……也許有天會情不自禁,愛上你是我情非得已……”

    他們一遍一遍的唱著,舉起雙手打著拍子,英俊的臉上滿是笑容,兩位重量級影帝的嗓子自然不用多說,更何況葉承還是出過專輯的人,溫柔又溢滿幸福的聲音在耳邊回蕩。

    原來隱藏在黑暗中的人,竟然是上百家媒體記者,這時候他們也顧不上手里的長槍短炮了,跟著音樂一起搖擺,當葉承和孟良辰唱到最后一個音的時候,不知道從哪里變出了玫瑰花,一起塞進駱丘白手里。

    振臂一呼,帶著全場人一起喊:“祝丘白祁灃結婚快樂!”

    上百人齊聲喊這一句話,駱丘白這時候才反應過來,原來所謂的“慶功宴”竟然是一場不折不扣的婚禮。

    他拿著玫瑰花,驚愕了半天,半響撲哧一聲笑了出來,眼眶都酸澀了,抬腳踹他們兩個,“祁灃給了你們多少錢,讓你們串通好了騙我?還想不想讓我請客吃飯了。”

    葉承哈哈大笑,“吃飯是次要的,看著你‘出嫁’才是身心巨爽!”

    孟良辰沒他這么脫線,溫和一笑注視著駱丘白,“認識你這么多年,總要親眼看著你幸福才安心,所以,我也來湊熱鬧了。”

    駱丘白失笑一聲,鼻尖都酸了,仔細盯著手里的玫瑰花看上一眼,能夠看到花瓣上有很淺的水印,每一朵上都印著“心尖人”三個字。

    祁灃從不會說,他只會做,他在用自己的方式告訴無聲的所有人,駱丘白被放在祁灃的心尖上。

    駱丘白再也說不出一句話,現場的媒體瘋狂的拍著照片。

    看過那么多明星的婚禮,最讓人感動的竟然是兩個男人之間的婚禮,誰都知道這場婚禮是沒有效的,最多走個形式,法律永遠也不會承認,可是看著兩個相守的人,不顧世俗的眼光走在一起,那種感動無法說。

    這場婚禮是全球現場直播的,除了駱丘白以外,這里的每一個人都知道。

    此時網絡上看著直播的粉絲和觀眾們,全都無法壓抑心情,瘋狂的刷樓、蓋帖子,他們的祝福通過大屏幕在會場里顯示出來。

    “祝親愛的白白跟祁灃永結同心!”

    “不離不棄,始終有你!”

    “白白,快把你的一輩子也送給祁灃吧!”

    ……

    成千上萬的祝福匯聚成了一整面墻,祁灃和駱丘白在金牛獎上緊緊相擁的定格被無限的放大,天花板上開始下花雨,耳邊響起恢弘的婚禮進行曲。

    這時就聽現場無數記者突然大喊一聲,“快看外面!”

    葉承和孟良辰眼眶也紅了,推著早就哽咽的駱丘白往外走,留白娛樂大樓外面是一片空曠的廣場,原本漆黑一片的地方突然亮起璀璨閃爍的華燈,在濃重的夜色中交相輝映。

    不知道從哪里涌出幾百個人,他們全部是留白的工作人員、簽約藝人還有駱丘白在圈中的好友,每個人臉上都喜笑顏開,在看到駱丘白和身后大批記者涌出來的時候,同時放飛了上千盞孔明燈。

    每一盞孔明燈上都寫著同一句話,“祁灃愛駱丘白”,現場所有圍觀的人群發出一聲驚嘆。

    點點火光像耀眼的流星,在夜色中閃耀,仿佛想讓整個星穹來見證這一句箴,千萬語無法形容這樣的恢弘的場面。

    這時最前排的蘇麗玫和森川笑著拉開一個條幅,上面寫著一句話,“我愿意永遠當你的鑰匙”

    本已經鼻眶酸澀,狼狽不堪的駱丘白看到這一句話一下子笑出了聲,周圍所有人都不知道這一句話是什么意思,大家的目光全部在漫天的孔明燈上,只有駱丘白自己明白這個“鑰匙”和“鎖”到底是什么。

    鎖鑰之契,一旦達成,只有死亡才能分開彼此。

    這一刻,駱丘白終于明白最近一段時間祁灃都在忙些什么,他神出鬼沒、遮遮掩掩的理由又是什么。

    這個男人脾氣那么的古怪,很少有人能跟他交流,可是他的心是柔軟而火熱的,他只是不說,不代表不懂。曾經,兩個人孤零零的在瑞士結婚,沒有家人沒有朋友沒有祝福,只拿到了一紙婚書,在國內還沒有法律效力。

    而現在,祁灃履行了他當年的諾,既然要公開他就要光明正大,他要告訴所有人他的愛人是誰。

    這一次,有鮮花,有朋友,有數不清的祝福,邀天地星光為證,只要兩個人的心在一起,婚書也不過是廢紙一張。

    這一晚,全城見證了這一場世紀婚禮,現場的觀眾和記者看到滿天的孔明燈和一句句愛語,有一些都禁不住紅了眼眶。

    正是鬧哄哄的時候,人群中爆發出一聲尖叫,人潮騷動,接著所有人都哄笑起來,自發往兩邊退。

    這時就看到一個圓滾滾的小家伙,穿著白色的小西裝,脖子里系著粉紅色的領結,鼓著一張紅撲撲的包子臉,手里還挎著一個裝滿玫瑰花的小籃子,他一邊往前跑,一邊回頭軟糯糯的開口,“灃灃,快一點!”

    這時就看不遠處氣喘吁吁的跑過來一只同樣圓滾滾的胖貓咪,身上竟然也穿著白色的禮服,甚至連脖子里的領結都跟小家伙一模一樣,嘴巴里叼著花籃,滾啊滾啊跟著小主人一起跑過來。

    “這就是駱丘白的那個兒子吧,好可愛!”

    “小花童呢,萌死了!好想掐他的臉蛋!”

    “啊啊啊,那只貓咪也好喜感!叫灃灃的白貓,這分明是秀恩愛啊!”

    兩個憨態可掬的小家伙瞬間秒殺了在場所有人,閃光燈瘋狂的閃爍,這一刻小家伙簡直比駱丘白這個新影帝還要搶眼。

    駱丘白的心不斷地膨脹,像是有什么滾燙的東西從身體里溢出來一樣,他深吸一口氣,跟著所有人笑了起來。

    小家伙一見到駱丘白就“爸爸爸爸”的撲上來,旁邊的胖灃灃也跟著跳到駱丘白的肩膀上,高興地直搖尾巴。

    駱丘白笑著摟住他倆,這時就聽到遠處傳來汽車引擎的聲音,接著一輛黑色的賓利緩緩的駛過來,車頭上擺著火紅的玫瑰花。

    記者們眼尖,大喊一聲“祁先生來了!”接著蜂擁而上,祁灃開門下車的一瞬間,閃光燈刺目的讓人睜不開眼睛。

    祁灃穿了一件黑色的男士三件套,白色的襯衫和領結,搭配黑色的西褲,高大挺拔,英俊強悍,一雙深邃的眼睛比夜色更加重,刀削斧鑿的臉上沒什么表情,可是瞳孔卻始終盯著駱丘白的方向,一瞬不瞬,眼睛里再也沒有其他。

    網上因為第二個“新郎官”的出現,徹底炸開了鍋,一眾粉絲瘋狂的刷屏,“被新郎官帥瞎了眼啊啊啊!他們兩個怎么這么配!”

    周圍人蠢蠢欲動,滿臉都是壓抑不住的笑意,祁灃一步一步的走向駱丘白,再也沒有停在原地。

    在瑞士的雙塔教堂,他等待著駱丘白的出現,而現在他像是多一秒也不愿意浪費,一步又一步,像是跨過萬丈紅塵和萬千風雨,親自走到了駱丘白面前。

    兩個人四目相對,駱丘白滿臉都是笑意,祁灃的臉上沒什么比表情,可是耳朵卻染上一層紅暈。

    “喂,你計劃了多久?”

    祁灃抿住嘴唇,半響才露出一點笑意,“很久了,本來想等你拿到獎之后當做禮物送給你,卻被你搶了先。”

    “哦——”駱丘白裝模作樣的拖長音調,往前湊了幾步,兩個人此時已經額頭抵著額頭,周圍人響起瘋狂的口哨聲和尖叫聲,祁灃臉上的表情更加透出一股古怪的紅。

    “那要是我最后沒有拿獎,你是不是就不打算公開了,這份禮物也不打算給了?”

    祁灃搖了搖頭,“只要你愿意,隨時都可以。”

    駱丘白覺得心窩像是被人刺破了,悶聲笑了起來,芙蓉鉤的聲音在夜色中回蕩,他抬手摸了摸祁灃的堅毅的側臉,沒有任何征兆的突然吻了上去。

    周圍的尖叫聲幾乎掀翻了整個穹頂,閃光燈在這一刻閃耀如白晝,兩個人擁吻的畫面迅速在網絡上直播,廣場上聞風聚集的人越來越多,簡直比新年倒計時的場面更恐怖。

    被爸爸抱在懷里的小家伙“唔啊”一聲,意識到當眾親親好丟人的,連忙捂住了包子臉,接著又像是突然想到了什么,看了看手里的花籃,糟糕!剛才灃灃來的時候忘記撒花花了。

    他一個骨溜坐起來,拿著兩個籃子往兩個爸爸腦袋上一倒,火紅的玫瑰當頭傾瀉而下,周圍一片叫好聲,葉承這時候也不知道從哪里拿來一個大喇叭,簡直像開演唱會似的,找了個臺階站上去拍著手大喊道,“結婚!結婚!結婚!”

    一眾圈中友人,這時候也忘了自己是明星了,全都湊到麥克風跟前和葉承一起起哄,現場上千人的氣氛全部被調動起來。

    所有人都揮著手臂,齊聲喊,“戒指!戒指!戒指!”

    祁灃深吸一口氣,目光炙熱的看著駱丘白剛要從口袋里拿什么東西,駱丘白卻突然按住他的手,在眾目睽睽之下拿出了一個絲絨盒子,慢慢的打開,里面是一枚戒指,跟祁灃落進火海的那一枚一模一樣。

    祁灃臉上沒有波瀾,但瞳孔卻驚訝的收縮了一下,“這是……”

    他的妻子是怎么找到這枚戒指的?他現在突然拿出來又是想干什么?

    駱丘白抿嘴笑了笑,這是他找人定做的,今天才拿到手,本來想回家送給祁灃,不過現在嘛……

    “某人親手扔了我們的結婚戒指,現在是不是該接受懲罰呢?”

    他壞笑一聲,祁灃的臉色一僵,還沒來得及阻止,他的妻子就在所有攝像頭前,在成百上千人的目睹下,單膝跪在了他的面前。

    一剎那間,現場所有人都傻眼了,祁灃的臉瞬間綠了。

    “祁灃先生,你已經答應把一輩子作為禮物送給我了,現在可以答應我的求婚了嗎?”

    駱丘白朗朗開口,聲音微啞柔韌,一雙丹鳳眼彎起,瞳孔如繁星一樣明亮。

    在場所有人愣了短短幾十秒,接著爆發出瘋狂的笑聲和尖叫,葉承更是直接,完全忘了自己曾經被祁灃修理的多慘,哈哈笑著說,“哎呦喂!祁老板快點答應啊,我們等著看丘白娶媳婦兒呢!”

    這次連留白娛樂的員工都憋不住笑出了聲,駱丘白更是忍笑忍的肚子都疼。

    祁灃的臉色以肉眼可見的速度迅速黑下去,他硬邦邦的看了駱丘白一眼,耳朵通紅,目光暴躁,如果不是場合不對,駱丘白毫不懷疑自己一定會被這只大型野獸壓倒狠狠地從上到下啃到尾。

    他的妻子翻了天了,竟然敢當這么多人的面挑戰他作為丈夫的權威!

    夫為妻綱,你這個該死的芙蓉鉤到底懂不懂!

    周圍的起哄聲越來越大,看直播的觀眾在屏幕跟前笑得眼淚都出來了。

    駱丘白深知見好就收的到底,施施然站起來,湊到祁灃耳邊沉聲說,“灃灃,你不想跟我結婚啊?”

    這句話聲音實在是太小,哪怕是站在他們身邊的葉承和孟良辰都沒有聽見,所有人都只看到了祁灃的臉陡然漲紅了,這個冷面冰塊似的大少爺,破天荒的露出這樣的外露的表情,甚至……可以算的上羞澀了。

    祁灃低聲暴躁說了一句“你怎么這么多廢話”,接著偏過腦袋,臭著一張臉伸出了左手。

    上面還殘留著戒痕,駱丘白給祁灃慢慢的戴上戒指,就像交付了某種一輩子的儀式。

    同款戒指在夜色中閃閃發亮,仿佛與天穹上萬千孔明燈呼應一般,緊緊交握,訴說著一輩子的不離不棄。

    這一刻,仿佛整個城市都轟動了一般,廣場上爆發出雷鳴般的歡呼聲,婚禮進行曲還在繼續,伴隨著掌聲響徹天地。

    駱丘白和祁灃一同走進大堂,身后是成百上千的記者和親友,此時這里被裝點的古香古色,到處都是大紅色的綢帶,龍鳳呈祥和紅色的喜字貼到到處都是,大紅燈籠高高掛起,祁家的所有傭人已經等在門口,一見兩人攜手而來,喜慶的鞭炮噼啪的響著。

    幾個傭人笑著塞給兩個人一朵紅色綢花,一人拎一頭,走到桌案前,祁老爺子坐在輪椅里,身上蓋著厚重的毯子,明顯已經體力不支,可仍然堅持坐在那里,他穿著一件喜慶的紅色唐裝,看到兩個人攜手而來,一邊咳嗽一邊笑著流淚,“好,好。”

    他拉著駱丘白的手,手背顫抖著塞給他一個紅包,然后拿出一張紙給他,斷斷續續的說,“……小駱啊,我把祁家都給你了,等我不在了,好好對小灃。”

    說著他劇烈的咳嗽起來,駱丘白展開手里的紙,竟然是一份股份贈與合同。

    老爺子竟然把他自己手上的祁家45%的股份全部送給了駱丘白,自己沒有留下一絲一毫。

    “老爺子,這不行……”

    駱丘白驚訝的睜大了眼睛,眼眶發紅,他的親人早就死了,如今祁灃與他只剩下這一個老人,他說什么也不能把老人一輩子的心血都拿走。

    “咳咳……還叫什么老爺子,要叫爺爺了。”

    祁老爺子拍了拍他的手,蒼老的臉上帶著笑容,渾濁的眼睛滿是慈愛和釋然。

    周圍的所有人都傻眼了,甚至連記者都愣了幾十秒才突然反應過來,閃光燈瞬間連成一片。

    祁家老爺子把上億的股份全部送給了駱丘白,這就意味著把半個昆侖財團和祁家的命根都交了出去。

    從今以后,祁家再也沒有祁老爺子,昆侖的天下屬于祁灃和駱丘白。

    所有人都殷切的看著駱丘白,祁灃跟著收緊了握住他的手,深色的瞳孔里滿是笑意。駱丘白的鼻腔都酸了,笑了一聲,帶著濃重的鼻音點了點頭,“爺爺”。

    “好孩子……好孩子,你們倆過得好我就高興了。”祁老爺子拍了拍駱丘白的手,眼眶濕潤。

    周圍響了叫好聲,駱丘白看著祁灃的側臉,突然明白了他的意思。

    這世上再也沒有比得到親人祝福的感情更讓人幸福。

    這里有他們的親人、朋友、同事……是一生中全部組成部分,只有愛情的婚姻是不完整的,而這份厚重的踏實感,只有祁灃能給他。

    兩個人按照舊時風俗,跨過火盆,趁著熱鬧,孫道長突然湊到駱丘白身邊,塞給他幾本書,笑瞇瞇地說,“小駱啊,這幾本書你拿回去好好瞧瞧,按著練習保準如魚得水。”

    駱丘白打開書一看,當即他鬧了個大紅臉,趁著記者沒發現趕緊藏了起來,卻還是被祁灃逮了個正著。

    他意味深長的看他一眼,湊上來捕捉他的嘴唇,就聽旁邊的葉承和一眾記者喊著:

    “還沒有拜天地怎么就先親上了?還讓不讓人看熱鬧了?”

    所有人哄堂大笑,團團高興地手舞足蹈,在兩個爸爸之間轉來轉去,孫道長充當司儀,笑著喊著:

    “一拜天地!”

    “二拜高堂!”

    兩個人在一眾起哄聲和快門聲中,乖乖的行禮,這種中式婚禮讓人非常新鮮,沒有雙塔教堂的莊嚴肅穆,但是卻讓人覺得溫暖,一直暖到心窩子里。

    駱丘白演了那么多戲,現在整個大堂里還貼滿了他的劇照,可是他從沒有演過帶著紅花的新郎官,此刻他笑的異常開心,目光發亮的看著祁灃,只要一眼,祁灃就已經心癢難耐。

    這時候就聽“夫夫交拜!”

    就在這一剎那,也不知道是誰使壞,兩邊上百人蜂擁上來,用力一推,把兩個人狠狠地撞在一起。

    彼此的鼻尖碰上,駱丘白一邊揉著鼻子一邊哈哈大笑,祁灃一直沉默寡,深邃的目光鎖在駱丘白身上,一只手摟住他的腰,甚至都沒有等到那一聲“送入洞房”,就已經吻住了他的嘴唇。

    “啊啊啊啊!我圓滿了!”

    “幸福的快哭了!”

    網上的祝福聲刷爆了棚,無數在屏幕前看婚禮直播的人掉下了眼淚,現場的閃光燈在這一刻仿佛照亮了夜空,無數花雨撒下來,尖叫聲、口哨聲響起,現場上百個留白員工大喊一聲,“恭喜老板老板娘!”

    這一場世紀婚禮,邀夜色與群星見證,孔明燈飄到天空,告訴所有人,再璀璨的星光,也比不上今晚的你。

    駱丘白愣了一下,接著笑著迎了上去。團團捂住胖灃灃的眼睛,自己害羞的紅了臉蛋,窗外“砰”一聲燃起無數煙火,五光十色,就如駱丘白冉冉升起的星途。

    炫目的火花在兩人的背后盛開,照耀天地,最后拼成了一顆巨大的心將兩個人緊緊環繞。

    三年,一千零九十五個日夜,感謝有你在我身邊,今后的人生中,還將與你風雨同舟。

    潮水般的歡呼聲中,祁灃放開氣喘吁吁的駱丘白,深色的瞳孔里溢滿柔情,他抬手摸了摸他的嘴唇,一句“我愛你”已經到了嘴邊。

    而就在這個時候,駱丘白突然感覺胃里一陣翻滾……

    “嘔……”他干嘔一聲,猛地捂住了嘴巴,驚訝的睜大了眼睛。

    全場歡呼戛然而止,祁灃的臉色一下子變了,瞳孔驟然收縮,嘴角控制不住上翹,眼里閃過狂喜。

    這……這這不是又有了吧!?

    這世上終有一個人,與你天生一對,這世上終有一種愛情,不早不晚,就在抬頭的時候,他已經站在原地對你笑了。 ( 巨星之名器爐鼎 http://www.xcolqm.live/9/9173/ )

小技巧:按 Ctrl+D 快速保存當前章節頁面至瀏覽器收藏夾。

上書網每天更新數千本熱門小說,請記住我們的網址www.xcolqm.live

去哪网5元火车优惠券